筱湘

周叶双花、银桂高威、不拆不逆~

【角飞】琴师——春江花月夜(下)


我不知道他等待了多久,只是有些羡慕那个让他一直等候的人。白云苍狗,千年一瞬……这把古琴在我家已经传承了十几代,几百年的光阴匆匆而过,而他却只是默默的看着世间的轮回更替,静静的等待着跟他约定会回来找他的人。 

“那…你找到他了吗?”妖精应该有些常人没有的本事吧,找人应当不难。 

“你说呢?”角都的笑容有写高深莫测。 

“我不知道。”我本想说的是‘没有’,如果找到了那个让他等待的人,他哪会大半夜的跟我在这里聊天啊,可是想着他的感受,我就说不出那些打击人的话。 

“等人很辛苦吧?” 

角都愣了一下,也许是没想到我会说出这样的话,其实我自己也很惊讶,为什么心里想的事我会不自觉的用嘴巴说了出来。 

然后他开始大笑,仿佛忽然间高兴了起来。笑到最后,他用堪称温柔的声音对我说:“是很辛苦啊,所以见到那小子之后,我一定要好好收拾他!让他把我这么多年付出的辛苦都给我补偿回来。” 


“对了,你觉得刚刚的曲子怎么样?” 

“很好听。”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这么问,但是依然如实回答了。 

“这是他为我做的曲子,叫《春江花月夜》。也是那个懒散的小子除了回忆之外,留给我的唯一纪念了。我教你弹怎么样?” 

我不是很热衷于抚琴,但是那曲子真的很美,跟今晚的景色一样——春、江、花、月、夜。只是简单的景物组合呢,看得出来起名字的人真的很懒。不过这名字和那优美的曲调意外的相配。 

“嗯。”没有拒绝的理由,于是顺理成章的跟着角都学了一晚的琴曲…… 





我是在黎明时醒来的,我觉得这时候应该应景的叹一句——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可惜我没有迪达拉那样纤细敏感的神经,只是感慨着昨夜的一切好似南柯一梦,不知是真?是幻? 

焦尾静静的躺在我身边,一如之前的无数岁月一般。 

“角都?”我对着它轻轻呼唤。然后期待着那黑色的古琴可以变成一个人,带着略显嘲讽的笑容问我‘什么事’。 

不过终究是镜花水月般的虚幻,那琴也只是琴…… 

 

 

 

 

 


“又在发呆……”一双厚实的大手绕过飞段略显纤瘦的肩,把他环抱在怀里。“想什么呢?” 

“在想我们第一次见面的事啊。”飞段紫色的眼睛带着疑问回望向角都,“我一直想问,为什么第二天我喊你的时候,你不出来?” 

“教你这个笨蛋弹了一夜的琴,有些累就睡着了啊。”角都的回答似乎合情合理。 

“那……为什么你那时候才现身见我?” 

“呵,难得你憋了一年才问这个问题。”角都的手在飞段身上肆意的摩挲着。 

“你快说啦!”飞段开始急促的喘息着,想要离开角都的怀抱。无奈角都的手臂很有力,哪是飞段那蚊子般的力气可以推开的。 

“那是因为……”角都吊足了飞段的胃口,才缓缓说道,“那天是你的生辰啊。虽然你自己忘记了,但是我可是不会忘记我们的约定——在你二十岁的生辰之日找到你。” 

“你因为这个约定,所以之前一直不出来?”飞段很惊讶,角都居然因为这个约定而一直不现身。 

拉开碍事的腰带,尽情抚摸着柔滑的肌肤,角都吻着飞段的脸颊笑道:“是啊,所以为了我如此守约,你是不是应该奖励我?” 

“你…”飞段紫色的眼睛染着迷蒙的水汽,修长的柔白手指紧抓住角都的黑袍。 

“还有什么问题?”角都咬着飞段柔嫩的小巧耳垂戏谑的问道。 

“为什么我们要来这里啊?” 

又是这明亮的月光,又是这粼粼的江水,春风拂面,满树桃花……这是他们初见的地方。 

“因为明天是四月初二啊。”角都俯身含住那张一直问个不停的小嘴,喃喃说道:“生辰快乐,飞段!” 

主动搂住角都的脖子,飞段带着开怀的笑容,轻声回应着:“谢谢你。” 

谢谢你,用千百年的光阴守护着我们的爱; 

谢谢你,如约出现让我们再续前缘; 

谢谢你,角都…… 





----------------END------------------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