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湘

周叶双花、银桂高威、不拆不逆~

【周叶】一叶枫留(欠债)

 *修仙梗(修仙周×枫树精叶

------------------------------------

“大眼,你那个首乌王呢?”叶修懒洋洋的半倚在竹塌上,对着正在园中侍弄草药的微草堂堂主王杰希喊道。

 

“你也说了是我的首乌王。”王杰希把手中的水壶置于木架之上,拂了下挽起的青绿长袖,走入室内。

 

“别那么小气啊。”叶修坐起身来,伸出细白的食指,指着桌案上的白瓷盖碗——那盖碗似被无形之手托住,稳稳的飞起,悬于王杰希身前,被他抬手接住。

 

喝了一口温度适宜的茶水,王杰希笑问道:“ 怎么?想用我的茶贿赂我。”

 

“给不给,说句准话。”叶修敛起衣袍,站起身来。

 

“你要它做什么?我怎么不知道你身为草木之精还需要治病的草药。”王杰希一手捧着盖碗,一手拉过叶修,把他带到桌旁坐下。

 

“小周遇到血煞了。”叶修说话的时候表情没什么变化,语气也是淡淡的,还带着一丝懒散。

 

“小周……轮回的周泽楷?”王杰希与他相交多年,自然看出他的担忧。微微点头开口接道:“遇到血煞……补益精血首乌王自然是首选。”

 

“是啊。”一只手撑住下巴,一只手沾着杯中的茶水在光洁的桌面上随意涂画,“多亏小周功力深厚,否则不但救不了小安,还得把自己搭上。”

 

王杰希微愣。听叶修所言,这周泽楷是为了救叶修身边那只银狐才和血煞交手的。血煞可不好对付,他能抽取活物精血,本身还带着扰人心智的邪煞之气。能护着那腿部有疾的小狐狸遭遇血煞后成功逃走,这个轮回的后辈绝非徒有虚名,确是有些真功夫的。

 

“他现在怎么样?”王杰希打探道。

 

“血竭气虚呗。”叶修叹了口气,把湿着的指头伸向王杰希胸前,明显是想把人家的袍子当手巾用。

 

王杰希连忙从袖中掏出一块淡绿方巾,在那只秀美的手碰到他之前将之擦干。

 

“所以你就想把我的首乌王拿去给他吃?”王杰希无奈一笑,“你我相识这么多年,也没见你对谁这么好过。”

 

“话可不能这么说,我对你也不错啊。”叶修一脸的不同意,“你忘了上次你冲破七重天瓶颈的时候,是谁把灵气最盛的嘉世峰慕仙洞借你冲关修炼的?”

 

“是苏师妹。”王杰希如实答道。他可是用了不少上品丹药才换来在那个顶级修炼之地修炼冲关一个月。

 

“大眼你这样就没意思了啊,说动沐橙的人还不是我。”叶修挑眉看向王杰希,“去采雪莲你没冰玉匣承装,没忘记是谁借你东西应急的吧。”

 

王杰希一叹,他怎会不记得。叶修借给他能保雪莲药性不散的冰玉匣不假,但他取走冰玉匣的时候,可是连带雪莲也带走了一半,那可是他在天山之巅苦守半年才得来的。

 

“怎不见你把孙谷主的花精要来送我?”

 

“我敢送你敢要吗?”叶修不屑的瞟了一眼微草堂堂主,“大孙对他的花精可宝贝得紧,你要是不想被他那把葬花剑劈死,就别打张佳乐的主意了。”

 

“说说而已,你知道我可不会拿有灵之物炼药。”

 

“别说些有的没的了,小周还等着我回去呢。”叶修不耐烦的瞪了扯闲话的王杰希一眼,“包子守着他呢,我总是有些放心不下。”

 

“真是欠了你的。”王杰希无奈一叹,左手手掌虚托身前,右手手势变换,连掐法诀——一个拳头大小、酷似人形的首乌凭空出现在他虚托的左手之上。

 

叶修一把抓过,脸上现出了灵动的笑容,转头对王杰希道:“这次算我欠了你的。首乌王,以后定会还你。”说罢,脚尖轻点地面,身子腾起飞身离去。轻灵的身影飘然若仙。

 

王杰希却没什么心情欣赏。失了难得的首乌王,够他肉痛一阵子的。

 

“你不是欠了我的,你是欠了周泽楷的。”叶修身影都看不见的时候,他才淡淡反驳了一句。

 

 

 

 

“小周,我带了首乌王回来,快起来把它吃了!”

 

“嗯。”

 

评论(3)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