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湘

周叶双花、银桂高威、不拆不逆~

【高威】春风复来5

ooc预警~~耍流氓的高杉和娇羞的尼桑

————————————

 

地牢里终日不见阳光,夜间更是潮湿阴冷,带着挥散不去的血腥气。高杉沿着不算宽阔的过道走着,视线随意的扫过一个个牢房,最终锁定了神威所在的那间——

 

神威衣衫凌乱的躺一堆稍微干燥些的茅草上,手脚上都被黑色的粗大锁链锁住,令他几乎无法活动。一个狱卒正压在他身上,一边用力撕扯开他的衣服,一边急切的去吻他。

 

面对凑过来的唇舌,神威微微蹙起细长的眉,扭头避过。这却把他纤细的脖颈露了出来,那狱卒低下头去,在白嫩的脖子和玲珑的锁骨处啃咬舔舐,这使神威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吸吮舔咬的水声和急促的喘息声渐渐向下游走到胸口,一直忙碌的双手也已经撕开了神威长裤,抚上了白皙修长的双腿,揉捏着挺翘的臀瓣……

 

“吻我。”神威水润的双唇吐出难耐的喘息,说话的声音低哑,带着颤抖的鼻音,媚的惑人,“快,快来。”

 

狱卒被这魅惑的声音一唤,不由自主的从神威身上爬了起来,咽着口水凑向那双粉嫩的唇……

 

神威半眯着水蓝的眸子,见狱卒的脸已经凑过来,瞬间睁大了双眼,漂亮的脸蛋上带着笑——他借着狱卒凑向他的力道,顺势用了个头锤,将额头从斜下方向上狠狠顶了过去,正撞到狱卒的鼻梁骨上,就听鼻骨断裂,发出一声闷响,碎骨当即反刺入脑,狱卒连哼也没哼一声,顿时软软的趴在了神威身上。

 

 

 

 

“精彩,精彩绝伦。”高杉抱臂倚着牢门,看神威费力的将狱卒的尸首从他身上弄下去,然后艰难的坐起身。

 

神威衣衫凌乱不堪蔽体,被扒下的素白衣衫卡在臂弯处,露出个整个白皙的肩膀和胸膛,上面还带着刚刚被啃咬出的嫣红吻痕;裤子已经被撕烂,只剩几块破烂的黑色碎布挂在腿上,更显得修长的双腿白得欺霜赛雪。——他毫不在意的看向高杉,清澈的蓝眸中哪有一丝意乱情迷,刚刚诱惑狱卒的种种不过是做的一幕好戏,在内力被封,手脚被束的情况下还能杀人,难怪高杉连连夸赞。

 

“高杉教主怎么有此雅兴,这大半夜的来地牢散步?”神威微微仰起头,看向气定神闲的高杉。

 

“来这里自然不是为了散步。”高杉垂下手臂理了理衣袖,站直了身体,推开牢门走了进来,“我来是想问问你——你还想继续留在春雨这嫉贤妒能的地方吗?可否愿意跟我走?”

 

“就这些?”高杉已经走到了神威面前,使得他不得不更高的仰起头才能看见他的脸,“不说点有诱惑力的条件什么的?”

 

“遇到高手尽可能让你去对付,怎么样?”高杉一笑,想起了神威的爱好。

 

“饭要管够!”神威马上提出附加条件。

 

高杉点头应允道:“可以。”

 

“那就好。”神威满意的笑了起来。

 

“既然说好了,那你从现在开始就是我的人了。”高杉抽出腰间长剑,利落的挥动了两下,神威手脚上的铁链应声而断。

 

高杉俯身抬手,把神威垂至脸畔的一缕妃色发丝别到耳后,然后扯着手臂把手脚发软的神威拉了起来。

 

神威皱着眉,颇有些苦恼拢着破破烂烂、还粘着茅草和泥土的衣衫。高杉见状不由分说扒掉了那件白衣,脱下自己的外衫围在神威光裸的身上,他微微弯下腰,一把搂住神威的双腿,把他抗在了肩上。

 

高杉利落快速的动作使神威一时没反应过来,等他想明白这是高杉体谅他中毒后四肢无力不便行走的时候,他已经趴在高杉的肩头被带出了地牢。

 

“我自己能走,放我下来。”他不安的在高杉肩上扭动着,无力的手捶打着他的背。被抗着的姿势很不舒服,倒垂着的头被晃的阵阵晕眩。

 

“别乱动。”高杉抬手在他堪堪被外衫盖住的翘臀上用力拍了一下,发出‘啪’的一声脆响,另一只手更紧的搂住挣动的膝弯,“再动衣服可就盖不住了。”

 

神威被他意有所指的话说得不再动弹,紧紧抓住高杉背后的衣服,尽量稳住身体。本来白嫩的脸颊不知是因为充血还是因为害羞,此刻红的厉害,那是比他艳丽的发丝还要美的颜色。

 




【高威】春风复来3

 魔教教主高杉×春雨堂主神威

半吊子武侠风

——————————————

 

高杉晋助信步走到河边,脚尖在岸边青石板上轻轻一点,身形跃起直奔一艘精致画舫——飘然越过五六丈的距离,轻巧的落到船头。刚刚在船头站定便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

 

“教主,您刚刚去哪了,我们一直在找您。”来岛又子见高杉回到船上,匆匆走来。

 

高杉从袖中抽出烟杆,动作娴熟的点燃,优雅的吐出一口暗蓝的烟雾后,才淡然问道:“找我何事?”

 

“阿呆总堂主请您明晚去春雨总堂赴宴。”又子从怀中掏出信来呈给高杉。

 

“知道了。”高杉看也没看又子递过来的信,转身挑起珠帘走进舱内。

 

 

 

 

“晋助,何事如此开心?”坐在竹席上弹奏着三味线的万齐见高杉进来,随意的问道。

 

“遇到了一只很有意思的兔子。”高杉放下手中的烟杆,坐到了万齐对面,墨绿的眼眸中闪过一抹饶有兴趣的光。

 

“兔子?”万齐停下手上弹拨着的三味线,抬头看向高杉,见他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恍然道,“那个夜兔美人?”

 

“美则美矣……”高杉拿起桌上的白瓷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抿了一口后才继续说道,“却是个嗜血美人,杀气重的很。”

 

“看来其狠辣之名真不是空穴来风呢。不过这也在意料之中,光凭脸蛋怎么可能屡立大功,江州的势力错综复杂,没点真本事可是立不住的。”

 

“话虽如此,不过真的很难将狠辣这个词和那张笑脸联系在一起呢。”高杉淡淡一笑,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看来真的是只漂亮的小兔子呢,漂亮到让你都不禁要以貌取人的程度。”

 

高杉摇摇头,否定道:“此言差矣,我只是觉得新奇罢了。”

 

“新奇也好,漂亮也罢。”万齐站起身,把手中的三味线背在身后,微笑道,“明日春雨总堂……让人有些期待呢。”

 

“呵。”高杉也微微一笑,目送万齐离开。

 

 

 

 

此时神威已经走到了街尽头的花神庙前,这里已经没有了卖吃食玩物的摊子,只有一个老妇人坐在一个小桌子后面,桌子上是一个签筒、几张宣纸和一个倒扣的大瓷碗。

 

神威坐在花神庙前的台阶上吃着桃花酥,随口问道:“老婆婆,你这碗中扣的是什么啊?”

 

“是命。”老妇人浑浊的双眼看向神威,苍老的声音中带着刺人耳膜的沙哑。

 

“那你是为人算命卜卦的卦师咯?”

 

“不,我是荷官。”老妇人伸出枯瘦的手按在瓷碗上,缓缓解释道,“这是个赌局,我帮人赌命。”

 

神威本是随口一问,这时却被这老妇人的说辞勾起了兴致。于是接着问道:“那怎么个赌法?又如何下注呢?”

 

“你来猜这碗中之物是单是双。”老妇人推着瓷碗在桌面上缓缓划着圈子,“输赢的赌注日后便见分晓。”

 

“双。”神威觉得有趣,也不知有没有认真思考,便笑眯眯的答道。

 

“真可惜,是单。”老妇人揭开瓷碗,露出里面的东西——一只毛笔和一块砚台。

 

神威看见里面的东西愣了一下,接着便又笑了起来。“呀,真是遗憾呢,居然输掉了。”

 

此时去牵马的阿伏兔正好回来,看见神威坐在庙前的台阶上,便唤道:“堂主,我们走吧。”

 

“来了。”神威对着老妇人一笑,便站起身拍拍衣裤的灰土,跟着阿伏兔骑上马匹,直奔总堂而去。

 

 

 

 

【高威】春风复来2

魔教教主高杉×春雨堂主神威


半吊子武侠风


——————————————

春雨江州分堂的人都知道,他们的堂主有两大爱好。

 

一是和高手过招——神威从小爱武成痴,小小年纪便离家拜师。虽不知为何他不留在家中跟其父学艺,但他师傅也不逊于其父星海坊主,乃是号称夜王的凤仙,武林中排名前十的大高手,一生只收了神威这一个徒弟。神威不负武学奇才之名,未及弱冠便已鲜有敌手。

 

第二个爱好便是吃——别看神威身材纤细,饭量却是不小,每每让人疑惑他吃进去的那么多东西究竟跑去了哪里。说神威爱吃倒也不是他喜欢多么精细的吃食,只是一锅米饭就可以让他喜笑颜开。

 

 

神威这众人皆知的两大爱好在阿伏兔这里可是会被善加利用。他以‘回去晚了会错过高杉晋助’为由,拉着神威快马加鞭的赶路,把半月的路程硬是压到了十天。好在神威很期待见到这个未曾谋面的高手,倒也没抱怨赶路辛苦。

 

这日两人已赶到了春雨总堂所在的瀛州地界。此时斜日向晚,落霞漫天,正是家家户户吃晚饭的时辰,按理说街上应当没多少人才是。可今日不但人头攒动,而且有很多是平日很少出门的妙龄少女。

 

“阿伏兔,今天好像比往日热闹不少啊。”由于街上人多,神威只得努力控制马匹缓步慢行。

 

阿伏兔也觉反常,算了一下日子恍然大悟道:“今天是花朝节啊,难怪有这么多姑娘出来赏红、拜花神。”

 

“花朝节啊。”神威瞬间开心了起来,蓝盈盈的眼睛眯成两道弯弯的月牙,“那花神庙前的祭祀庙会我们也去看看吧!”

 

“虽然我很想说‘我们应该去总堂’,但是我知道说了你也不会听。”阿伏兔无奈耸耸肩,补充了一句,“你吃饱之后我们就回总堂,可不许拖着不走啊。”

 

“嗯。”

 

神威笑着点头的样子乖顺得很,但阿伏兔却没被表象迷惑。他可是知道神威是少年心性,一会在庙会上还得看紧了他,不然两人什么时候能到总堂还真是不好说。

 

 

神威不等阿伏兔拴好马匹便挤进人群,身形灵敏的穿过众人,在一个糕点摊子前面站定。

 

“店家,给我来两块米糕,两块凉糕,一碗绿豆汤。”神威认真的盯着摊子上挂的水牌,对卖糕点的大娘说着,“啊,对了!还要一块桂花糕。”

 

“好嘞。”大娘忙不迭的点头,从锅中舀出一大勺绿豆汤倒进碗中递给对面的俊美青年,又把一块块糕点放在油纸上包起来,“公子您拿好了。”

 

“嗯嗯。”神威一大口喝掉碗中剩下的绿豆汤,鼓着双腮点头接过纸包,迫不及待的拆开吃了起来。

 

“堂主,你等等我啊!”这时候阿伏兔终于挤了过来,习惯性的付了钱。

 

神威白净的小脸吃得鼓鼓的,见阿伏兔赶了过来便转身继续跟着人流往前走。

 

 

 

 

 

花神庙前的这条街东侧临河,西侧是店铺。此时天色已暗,西侧的店铺已经挂出成串的灯笼,街上的小摊子也点起蜡烛油灯,并罩上半透明的彩色灯纸。东侧河上的精巧画舫亮起七彩琉璃灯,映得河面波光点点,流光溢彩。

 

神威和阿伏兔已经走完了大半的街市——神威嘴里叼着一个包子,手里捧着几块桃花酥走在前面。阿伏兔心痛的摸着怀中的钱袋跟在他身后。

 

忽然一个璀璨烟花绽放在夜空之中,神威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身形停住,不慎肩膀撞上了迎面走来的人。这本也没什么,神威习武之人自然是不会在意这一撞之力。但由于这一撞,他叼在嘴里的包子掉到了地上,这使他皱起眉头,回头瞪向撞到他的紫衣公子。

 

那已经走过去的人似乎也感受到了神威凌厉的视线,停步回头,墨绿色的眼睛回视着瞪向他的妃发青年,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弧度。

 

 

“堂主?”阿伏兔见神威不知何故看向身后,便疑惑的问了一声。

 

神威也对着紫衣公子翘起嘴角,弯起盈盈的蓝眸,笑得灿烂。听到阿伏兔唤他,便转回身子继续向前走去,笑嘻嘻的回道:“没什么,我们去那边买碗青梅羹吃吧。”

 

 

‘高杉晋助,果然与众不同。’

 


【高威】春风复来1

 魔教教主高杉×春雨堂主神威

半吊子武侠风

——————————————

“听说了吗?夜王凤仙居然死了!”高壮的大汉对身边喝茶的同伴说道,略显粗犷的男声从他们坐的位置传出,过高的声音和惊人的内容吸引了小茶馆内大多数食客的目光。

 

“那个吉原的夜王凤仙?真的假的?”邻桌一个消瘦的中年人好奇的站起身,略一抱拳施礼,便带着自己的茶点凑了过去。

 

“自然是真的。”刚刚说话的高壮汉子见别人对他话题感兴趣,也是来了精神。不顾同伴提醒的眼神,跟那凑过来的中年人说道,“说起这个可不是这几天的事,上个月我回师门办事,遇到从吉原那边回来的师弟,听他说吉原城早已经换了主子。”

 

“吉原可不是那么容易进出的,你这师弟居然有门路?”

 

“他以前是夜王凤仙的侍从,凤仙死后就离开了吉原。也是因为这样,才知道这些事。吉原的很多人压根就不知道换了主子,否则江湖中人也不会不知道凤仙的死讯了。”高壮的汉子面露笑意,带着点神秘继续说道,“你猜他是怎么死的?”

 

看那神秘的神色就知不是寿终正寝,削瘦的中年人也没多加猜测,顺着话说道:“这可怎么猜,兄台还是快点告诉我吧。”

 

“呵,想那凤仙英雄一世,最后竟是死在了自己徒弟手上。”

 

“诶?凤仙居然有徒弟?”壮汉的同伴也被勾起了兴致,忍不住插了一句。

 

“说起凤仙的这个徒弟,也是大大的有名,他就是春雨江州分堂的堂主神威。”

 

削瘦的中年人惊讶道:“神威虽然不常在中原武林走动,但其狠辣之名却是有所耳闻。却不知他功夫已在凤仙之上啊。”

 

“神威的功夫自然是好的。”高壮的汉子喝了口茶,面露猥琐之色,低声笑道,“不过……是在床上。”

 

“床…..床上……此话怎讲?”

 

“听我师弟说,那神威乃是稀有的夜兔族,还是以貌美著称的徨安夜兔,自然长得极好——面若桃花、肤如凝脂。每次他去吉原,凤仙便会遣退众人,与他昼夜相伴……他就是死在了这上面。”壮汉不自觉了咽了下口水,喃喃道,“想来能叫掌管整个吉原的夜王凤仙沉迷不已的人,滋味必然是极好的……”

 

 

 

 

 

 

“我只知道夜兔族生来骨骼清奇擅出高手,原来也有美人吗?”高杉放下手中的茶杯,低声笑道。

 

 “当年我也一直以为夜兔的那些人都跟凤仙一样呢,直到十四年前参加星海坊主给女儿办的满月宴,见到了星海坊主的夫人江华和小公子神威。”武市一脸的向往怀念,“江华不愧为徨安夜兔的第一美人,当真是倾国倾城。神威像极了母亲,粉雕玉琢的一个小人儿,甚是惹人怜爱。”

 

“咳,武市兄,我们都知道你喜欢孩子。”万齐端起茶壶为高杉填满茶,轻声叹道,“想不到春雨总堂竟要除掉神威,江州分堂这几年可是给春雨立下不少汗马功劳啊。”

 

“那又怎样。”高杉一声轻笑,毫不在意的说道,“现在神威势大,又不服管教,这把双刃剑春雨没自信可以伤人不伤己,自然要除掉。”

 

“而且神威功劳显赫,春雨不好自己动手,这才让我们出手。”武市叹了口气,有些伤感道,“只是可惜了神威,当年那瓷娃娃般的漂亮孩子,现在必然已经变成大美人了。”

 

“呵。”高杉勾起嘴角一声轻笑,对武市的感慨不置可否,“春雨内部不稳正是我们的机会,想来没了神威一派,江州地界就是我们鬼兵教的囊中之物了。”

 

“教主英明。”

 

“不早了,快些赶路吧。”

 

 

 

 

 

 

 

拨开散落在身边空掉的碗盘,黑衣青年随意的拢了拢肩头浅灰色的披风,懒懒的推开房门。莹润的水蓝色眼眸轻轻合上,深深吸了几口清晨的空气——很湿,很凉,带着淡淡的青草味——还有些困倦的头脑瞬间清醒了不少。

 

“阿伏兔,我们今天就要走吗?”青年偏头看向已经站在门口的高大男人,嵌在精致小脸上的蓝色大眼睛眨了眨,看起来漂亮极了。

 

“当然了,总堂那边催了好几次,我们已经耽误很多天了。”阿伏兔却不为美色所动,只是认命般叹了口气,不厌其烦的强调着,“堂主,你太任性了。”

 

青年满不在乎的理了理妃色的发丝,理所当然的回道:“这里的米饭特别好吃。”

 

“堂主!”

 

“好啦好啦,现在就走总行了吧。”说罢无所谓的摆摆手,转身走向码头,留个阿伏兔一个纤细的背影。

 

 

 

 

盘腿坐在船头上,神威百无聊赖的撑着伞,看着那个晨光中的小镇——炊烟和着晨雾袅袅升起,给这里添了几丝缥缈的朦胧。孩子们欢快的笑声、打柴青年的爽朗歌声又把朦胧感驱散,让人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

 

“阿伏兔,我果然还是喜欢这里的米饭。”收回忧郁而迷离的视线,神威脸上挂起开朗的笑容。

 

在船尾默默摇橹的阿伏兔没说话,只是扶了扶因为摇橹而带上的斗笠,把脸更深的藏进了阴影里。他可不想顺着神威的话题说,万一那个喜欢胡来的年轻堂主改变主意想再回去吃几天小镇的米饭,他就更没办法向总堂交代了。

 

神威见阿伏兔不接话,无趣的甩掉鞋子,挽起雪白长裤的裤脚,露出细嫩白皙的小腿,伸出脚踢踩着水面,自顾自的玩了起来。忽然他转头对船尾的阿伏兔问道:“总堂急着召我们回去什么事啊?”

 

“堂主,能不能请您偶尔也看一下总堂的密信。”阿伏兔无奈的回道。

 

“我忘记了嘛。”神威笑得眉眼弯弯,丝毫没有愧疚之意。

 

“总堂说鬼兵教的教主高杉晋助近期会到总堂拜访总堂主,让我们借机除掉他。”

 

“鬼兵教……”神威偏头想了想,“他们不是经常跟我们春雨合作吗,那个蠢得无药可救的阿呆总堂主怎么心血来潮要杀他们教主呢?”

 

“谁知道呢。”

 

“算啦,总之我也喜欢这类任务,又可以跟高手过招了!”神威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高杉晋助,听说是个高手呢。”

 

“堂主,到了总堂你可不要胡来啊。”阿伏兔不放心的嘱咐道,“我们也好久没回去了,先看看形式再说。”

 

“知道了,知道了。”神威笑眯眯的答道,“真是期待呢!”

 

好久不做手生啊,应该没事就做点的......

矮杉你那么温柔的给小夜兔撑伞很ooc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