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湘

周叶双花、银桂高威、不拆不逆~

【角飞】他们的秘密(完结)

 

 

  • 金蚕蛊的私密日记9

 

不得不说,角都所在的组织真的是太不靠谱了,根本不像有组织有纪律,极端严密的杀手组织。开会时候大家全都一副懒散随意的样子,甚至还有人经常缺席。

 

角都是最兢兢业业的成员了,开会时候就属他听的最认真。还会不时的在账本上写写画画。

 

虽然在不知不觉间,我已经加入了这个组织,会跟角都一起接任务,然后跑到乱七八糟的地方去完成。不过几年的时间过去了,那个满脸钉子的佩恩还是没什么安排任务的经验,都是随便选个人去做。

 

他难道不知道这样很辛苦吗?前几天,我和角都刚刚在蜀中的山林里翻山越岭的找什么山庄。昨天又在茫茫大漠里烤太阳。我讨厌这该死的风沙!

 

虽说我变小窝在角都怀里,感觉还好。可是看着角都脸上留下的汗水,我总觉得我们俩的命真是有够苦。

 

所以我在今天的会议上说出了我一直憋的心里的不满。佩恩也应该好好考虑一下我们这些做任务的人的感受啊。

 

角都倒是没什么表示,只是在我说完之后,扔下一脸茫然的佩恩,带着我继续去执行任务了。

 

他也真是的,我还不是看他可怜才说的这些,不然我变小舒服的窝在他怀里不就好了,干嘛去跟佩恩浪费口舌。

 

話說,角都总是在血肉问题上克扣我,所以为了不饿肚子,我平时会吃一些人类食物。最喜欢的就是炸猪排,但是角都小气的要死,说太贵不跟经常买给我。

所以當看到他递给我的晚饭是炸猪排的时候,我吓了一跳。每次吃这个,都是我苦苦哀求很多天,角都才会答应。没想到今天他会主动买给我 

 

我开心的叼着猪排,看着角都包的得很严实的面孔。忽然觉得,为了他去跟佩恩吵架,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呢......

 

 

 

▲十年后的总结

 

最近飞段有些怪,常常皱着眉发呆。他已经跟在角都身边十年之久,这种情况以前可不曾发生过。谁也不知道他那一根筋的脑袋里又在想什么。

 

有疑问就要解决,角都决定不在放任自流,喊过又在发呆的飞段,开始‘审问’。

 

“最近你一直心事重重的,到底怎么回事?”角都开门见山,直接说出疑问。

 

“我在你身边已经十年了呢,你现在还缺钱吗?”飞段有点答非所问。

 

“当然缺钱!”角都的声音可一点不像在骗人,“我们每年算账的时候,不是把账目说的很清楚,你又不是不知道。”

 

飞段转了转紫色的眼睛,愣愣的点点头,犹豫的说道:“那倒是。可是就算这样,我也为你赚了很多钱吧,你还缺钱吗?”

 

角都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飞段一直执着于他缺不缺钱的问题,但是答案却是肯定的。

 

“我很缺钱。如果你有咒术能看到我内心的话,我不介意你来看一下‘真相’。”

 

没想到飞段还真露出一副‘正有此意’的表情,接着嘴里嘟嘟囔囔的念起咒语。——角都觉得眼前景物一闪,然后消失不见。一片黑色中,只有他和飞段相对而坐。

 

“你缺钱吗?”飞段再一次重复问题。

 

不等角都回答,黑色的空间就发生了变化——各色的字体整齐有序的布满整个空间,并缓缓滚动着,内容只有两个字——缺钱!

 

角都忍不住微微一笑,这读心术,还真是好玩。

 

飞段就没有角都这么轻松了,这个咒术虽然看起来搞笑,但是却很实用。哪怕对方对自己的问题存在一丝迷惘,那后面的文字就会表现出来。可是这满满的‘缺钱’,真是让他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样,我不是没办法完成我的天命了。”解除咒术,飞段有些沮丧的喃喃说道。

 

“天命?”角都第一次听说飞段有需要完成的天命,“你的天命是什么?不完成会怎么样呢?”

 

“我的天命......”飞段露出迷惘的神色,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飘忽,“帮主人赚钱,然后等主人不缺钱的时候咒杀掉还愿。继续跟下一任主人......”

 

“那你现在跟着我,不是也是在实行你天命的一部分吗?”角都的声音沉稳,绿色的眼眸盯着一脸迷茫的飞段认真的继续问,“十年时间确实不短了,但是你杀掉我以后不也是继续帮下一个主人赚钱,工作又没差。还是说......你对自己的能力没信心,或者是我的血肉你已经吃腻了?”

 

飞段垂下眼帘没有回答。他不知道该怎么做,努力赚钱然后咒杀掉角都?他觉得自己接受不了角都死去的一幕。就这样继续下去?飞段又被自己‘天命’的问题困扰...... 其实他并不想离开角都,反而很怕某天角都嫌弃他而把他嫁出去。

 

角都看飞段的表情就猜到了他害怕被自己抛弃,一来他们相处十年实在太熟悉对方,二来飞段那单纯的个性一直未变,心事全都写在了脸上。

 

角都伸手拉过飞段,动作轻柔的抱在怀里。难得温柔的说道:“我不会让你离开我。到我死,你都不能离开,更不会被嫁出去。你懂我的意思吗?”

 

飞段愣愣的看着角都眸子里的坚定,微微摇了摇头,而后又忙点点头。有点不确定的反问道:“是不是,我们永远都不会分开?”

 

角都笑了出来,答道:“虽然有点偏差,但是也可以这样理解。”

 

飞段听到肯定的答案,开心的笑起来,有点调皮的说出了角都不知道的事。“其实,你应该会活很久,因为你是我的主人,在你完成愿望之前我都有权利让你活着。”看来他对角都那以死亡为界限的承诺还是有点介意呢。

 

角都也配合他的语调,假装感叹道:“那你可能要失望了,因为你永远都达不成我的愿望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有机会换主人了呢。”

 

飞段笑的更欢了,他用开朗又真挚的声音承诺着:“我也不想要其他人做的我主人,你死了我就跟你一起去。”

 

角都抬手揉了揉飞段软软的银发,淡淡道:“走吧,赶快完成这里的任务,然后我带你回苗疆,吃你最喜欢的炸猪排。”

 

飞段开心拉着角都往外跑,嘴里嚷嚷着:“那就快走吧,然后我们回家!”

 

角都一笑,默默重复着:我们回家......

 

 

--------------END--------------

 

 

 

 


评论(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