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湘

周叶双花、银桂高威、不拆不逆~

【角飞】他们的秘密5

 

▲年终报告之飞段不知道的秘密

 

看到角都走进店里,迪达拉知道他已经和飞段算完帐了。也不顾黑下去的天色,迪达拉提着红色的灯笼,拿着几串爆竹跑到外面和飞段一起放了起来。

 

也不知道这一人一蛊是怎么熟起来的,明明第一次见面时候打的你死我活。不过经过那次之后迪达拉对飞段的毒产生了抗体,所以现在他们在一起玩,角都和蝎才不会担心。

 

“真的没赚到钱?”蝎抱臂倚靠在窗边,看着跟飞段嬉笑打闹的迪达拉,说话的对象却是坐在桌边喝茶的角都。

 

“我自己确实没赚啊。”角都放下喝空的瓷杯,又往里面蓄满茶水。

 

“那谁赚了,组织吗?”蝎关上窗子,走到桌前,坐在了角都对面。

 

角都轻轻一笑,墨绿色的眸子微微眯起。“果然被你猜到了。”

 

“官银的事......”蝎拿起一个杯子,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你是怎么处理的?”

 

“我把它们融掉了。”似乎是想到那些白花花的银子,角都嘴角上翘,带着一抹笑意,“虽然融成碎银时有些火耗,但是着实是一大笔钱。”

 

“那前朝的铜钱呢?”蝎也了然一笑,就知道角都不可能放过到手的钱财,哪怕是违法的。

 

“那个确实是前朝的,但是......是很多朝代以前的。虽然没有古玉或者古瓷那样值钱,但是好在数量大,我足足运了十多车。”提到那些铜钱,角都更是欢愉,平时只会紧皱的眉头也舒展开了,笑容之灿烂堪比迪达拉。

 

“盛世古董,乱世黄金。现在是太平盛世,你那些铜钱可是比金子做的还值钱啊。”喝了口馥郁清香的茶水,蝎可是很理解角都此时的心情呢。

 

“那是自然,为了控制价格不跌,我也只分散出售了一箱。其他的已经入库,待时机适合之时再卖掉。”果然是最会敛财的角都,赚钱和抬价这方面,蝎永远也比不上他。

 

“胡萝卜一样的那根人参,你可是高价卖给我了啊。”说道这里,蝎挑眉盯着角都,似乎在用眼神谴责他这种不仗义的行为。

 

“那可是根好参,你配药不是正需要。生意就是生意,可没有后悔这一说。”角都倒是理直气壮,那时候蝎正好在做药剂研究,需要鲜人参,角都马上顺水推舟,给那参卖了个好价钱。

 

“你真的赔钱给采参人了?”蝎也知道,跟角都做生意很难讨到便宜。再说他也不是在乎钱财的人,需要就买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角都会赔钱给一群村民,他还是不太相信。

 

“是赔给他们了啊。那时候一群人在我店里面吵吵闹闹很影响生意的。”

 

角都居然说的如此无所谓,这不对啊,赔的钱肯定不会少,角都不可能如此不在乎。蝎微微一笑,说道:“然后呢?”

 

“然后晚上我就去那个村子,把钱拿回来了。”角都继续用无所谓的语气说着。好像他屠村的事不值一提。

 

“飞段说的,那个官员的银票......”蝎也没纠缠,钱和人命哪个重要,不用问他也知道角都的回答。

 

“让擅长易容的绝,易容成那个官员,然后取出来了。”角都有些愤愤不平的继续说着,“绝那个混蛋,不就是帮个小忙,居然收了我一百两的‘佣金’。”

 

蝎轻笑一下,心想着,绝还能从角都这里弄钱,着实也是个敛财好手。

 

“那些镀金首饰,也有些价值吧。飞段是专门聚财的蛊,应该不会拿没有价值的东西。”

 

“真被你说中了。”角都用赞赏的眼光看了看蝎,然后为两人的杯子填满茶水。“那些首饰确实是镀金的,但是上面的珠玉却是货真价实的极品东西。而且主要是工艺精湛,应该是波斯巧匠的手艺,中原很少见到。”

 

“卖了不少钱?”看角都眉飞色舞的样子,蝎相信那套首饰给角都带来了不少好处。

 

“老大收去了,准备小南生日的时候送给她。”

 

“佩恩有那么多私房钱?”组织的钱角都看得很紧,不可能让佩恩随意花费。

 

“老大钱不够,用他独家武功《神罗天征》的秘籍换的。”角都似乎对自己做的这单生意满意至极。

 

蝎苦笑着叹了口气,佩恩的功法千金难求,根本不是可以用钱衡量的东西,角都这次可是赚翻了。

 

 

 

忽然里间的房门被推开,有着蓝色脸膛的壮汉探出头来,声音温和的喊道:“饭做好了,就等你们几个了,老大让你们快过去。”

 

“这就去。”角都回了一句,对鬼鲛点点头。

 

“你还真是好命,遇到了一个单纯好骗的蛊。”蝎放下茶杯站了起来,向门口走去。“要是遇到个聪明的,恐怕小命难保呢。”

 

“聪明的也不怕,我会在算账之前把它杀掉,能咒杀我角都的蛊还没出生呢。”角都说的自信。

 

“也对,飞段应该感谢他的一根筋呢。”

 

蝎推开门,走了出去,角都听见他轻喊:“迪达拉,吃饭了。”

 

“又是只喊迪达拉。”角都摇摇头,也站起身,对着门外喊道:“飞段,再不回来,我要锁门了!”

 

“等等我!!!我这就来。”爽朗的声音从门外传来,然后是急急的脚步声。

 

除夕夜,还真是个开心的日子呢......

 

 

 

注:

火耗:指官银熔化重铸为碎银时的折耗。

 

 

▲ 佩恩的疑惑

佩恩,武林中赫赫有名的大人物。

虽然他只是一个杀手组织的老大,而直属手下也不到十个人。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在武林中说一不二、权势滔天。

先不说他手下的几个人有多厉害,如何武功卓绝,以一当百。单是佩恩自己,就是个绝世高手。独门武功——神罗天征、地爆天星,更是一等一的武林绝学。

光是武功高,并不能让他如此备受尊敬。俗话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江湖中的莽汉可不会觉得自己不如某个高手、掌门。

最让人无法抗拒的,是佩恩可以活死人,肉白骨的绝顶医术。在绿林道这种刀口舔血的亡命生涯中,谁不想给自己留一条活路呢。

说不定哪天自己有什么不治之症,中了无解之毒,佩恩可是最佳的救命稻草。虽然他并不怎么愿意治病救人,但是谁也不愿意得罪他,断了这条生路。



可是权势如此如日中天的佩恩,也有不如意的时候。譬如最近他就在疑惑,自己的手下中,何时多了‘飞段’这个人物呢?

第一次见到飞段,大概是在三年前吧。 那时候他们还是每月进行一次例会,总结上个月的得失,然后分配这个月的任务。

 

不像现在,由于生意扩大,组织成员各自东奔西跑,总是分散在天南海北,很难聚首。每个月一次的会议已经被迫改为三个月一次。

那时候,飞段就像跟班一样跟在角都身后,出现在了他们的会议上。开始鬼鲛和绝还有点诧异,毕竟这个会议大家都不会带手下来。但是角都没说,佩恩也没问。大家就很默契的闭口不言,仿佛飞段是透明人一般。

散会后,角都有时候会约蝎小酌几杯(当然是蝎请客),飞段就跟迪达拉两人到附近玩耍,说是玩,其实根本是两人一起到处闯祸。

接连几个月都是如此,大家也就习惯了飞段的存在。阿飞还会时不时的凑过去跟闯祸二人组一起玩闹。飞段就在不知不觉中融入了这个杀手团体。

其实大家都有搭档,只有角都是孤身一人。时间长了,大家也就把飞段当作了角都的搭档,对俩人形影不离也不觉意外。后来,飞段穿上了晓袍,按时出席会议,会挑剔任务,抱怨太累什么的……完全就像是一个正式的成员。

大家也就把他当成了伙伴,承认他是杀手组织‘晓’的成员。


就在昨天,开会的时候,飞段爆发了长久以来的积蓄的怒气和抱怨。他滔滔不绝的数落着佩恩接任务的不挑剔,分配任务不合理,导致他和角都一直都在不停的赶路,任务却没完成多少。什么大漠的风沙太大,下次应该要多收费;蜀中的路很难走,山里的任务别接了……

直到他说累了,才和角都一起离开。完全没有一点自己是别人属下的自觉。

佩恩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喃喃道:“我当初怎么会选了这样没大没小的人做属下?”

倒是小南聪敏,提醒佩恩道:“你记得是什么时候同意他加入组织的吗?”

这时候佩恩才后知后觉的发现,飞段的加入根本没有经过任何人同意。有这样糊涂的首领,‘晓’组织的未来,还真是令人担心呢。

 

 

 

 


评论(1)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