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湘

周叶双花、银桂高威、不拆不逆~

【扉泉】不相负

此时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绝大多数人都处在深度的睡眠中。连村子里守门的人也困倦的打着哈欠,只能互相说几句闲话,努力打起精神来。

 

 

‘南贺川,桥畔路,

清清水,青青树。

宇智波,不怕苦,

风无惧,雨难阻。

手里剑,火遁术,

掷千本,制弓弩……’

 

睡梦中的泉奈迷蒙间似乎听到有稚嫩的童音吟唱着宇智波的童谣,这是他和斑小时候常唱的那一首,让他一时间有些恍惚。

 

 

‘泉奈’

 

‘泉奈’

 

‘你忘记答应哥哥的事了吗?’

 

似乎是斑的声音,泉奈一下子清醒了许多。他推开被子坐了起来,看到斑背对着他站在旁边。开口唤道:“哥哥。”

 

‘你忘记了吗?你答应过哥哥的事?’斑的声音里透着失望和落寞。

 

“没有,我不会忘记的。”泉奈见斑这样失落,急切的爬了过去拉住斑的袖子,“我们说好了——既相约,勿相负。”

 

‘那就好。’斑似乎被泉奈的话所安抚,转身面对着泉奈笑了起来。即使现在的环境那么黑暗,但泉奈还是能看清他的样子——他身上带着战斗过的痕迹,撕裂的伤口里裹着沙粒、断掉的衣襟边有烧灼过的焦黑,满是尘土的脸上虽然带着笑,但一双写轮眼早已不见了踪影,空洞漆黑的眼眶中不停的流出殷红的鲜血。

 

 

 

“啊!”泉奈大叫出声,猛的坐了起来,过快的动作使他有些晕眩,眼前一阵阵的发黑。

 

“怎么了?”扉间被他惊动,也跟着坐了起来。借着外面微弱的晨光,他看见泉奈睁着一双万花筒写轮眼失神的看着前方,面色青白、额头上全是冷汗,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着,“做恶梦了吗?”

 

泉奈没有回答,只是抖个不停。

 

“别怕,梦都是假的。”扉间轻轻抚着他的背,缓解着泉奈紧张的情绪,“我去给你拿条毛巾擦擦汗。”

 

“别去!”泉奈回过神,用力拉住要起身的扉间,“别去……”

 

“好,我不去。”扉间一把将泉奈搂在怀里,一只手扯着自己的袖子擦掉他头上的汗珠,另一只手又扯过被子包住两人。然后一下下抚着泉奈的背,低声哄道,“别害怕,我在这里,我会一直保护你的。”

 

泉奈整个人缩在扉间怀里,双手紧紧抓着他胸前的衣服,头抵着他肩膀。听着平时冷漠又刻板的声音此时变得温柔而低沉,在他耳边一遍遍的说着安抚的话。

 

“我没事。”半晌后,泉奈抬起头,对着扉间扯出一个笑容,“你不用担心。”

 

“没事就好。”扉间倾身亲吻了一下泉奈的额头,然后又重新搂紧了他。泉奈刚刚的样子让扉间很担心,无端升起一种害怕的情绪,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过这种感觉了。

 

 

“泉奈。”扉间轻声唤道。

 

“嗯?”

 

“我爱你。”

 

“嗯。”泉奈无声的笑了笑,转过头亲上扉间的脸。

 

 

 

 

 

 

 

 

村里人都知道,在宇智波斑死后,他弟弟泉奈继承了他的眼睛。当上了族长并拥有永恒的万花筒写轮眼的泉奈并没有如以前一样主战,而是和千手结盟建立了木叶忍者村。

 

村子发展稳定,大家也过上了和平安稳的日子。泉奈和扉间这对宿敌不知怎么在不知不觉间就变成了情侣。泉奈似乎把全部感情放到了扉间身上,他本就温柔体贴,对人和善,再加上偶尔的撒娇耍赖,真真是让扉间把他爱进了骨子里,放在心尖上宠得上了天。

 

但就算与扉间感情再好,泉奈也总是一张冷脸对着柱间,就算扉间说情也丝毫不给面子。大家都说是因为斑死在了柱间手里,泉奈是有心结解不开。所以就算泉奈总是不给他们初代火影大人面子,但大家也不会计较这些。毕竟泉奈即温和又关心大家,在村里的人缘也是非常的好。

 

 

 

 

“凌寒霜,过酷暑,

岁月转,成傲骨。

杨柳青,蝴蝶舞,

桃花面,凝脂肤。

日月复,生情愫,

绾青丝,赠玉梳……”

 

泉奈伫立在斑的墓旁,轻声念着童谣。

 

“在和斑说什么呢?”扉间从墓园门口的方向走来,显然是刚刚下班就找了过来。

 

泉奈没回头,轻声答道:“宇智波的童谣。”

 

“回去吧,泉奈。”扉间把手轻轻搭在泉奈纤瘦的肩膀上,微微用力握了握,“斑最心疼你,要是知道你这样不吃不喝的站在这里一整天,他会心疼的。”

 

泉奈缓缓转过头,脸上的表情并不像扉间想象中那样悲伤,漆黑的眼睛回望着他,目光平静。

 

“跟我回去好吗?”扉间又一次轻声询问道。他的表情有些小心翼翼,好像生怕触动到泉奈敏感的神经。

 

今天是斑的忌日,泉奈这样平静反而有些反常。

 

“嗯。”泉奈微微点了点头,举起双手做了要抱的姿势,“站太久腿麻了。”

 

扉间从善如流的抱起泉奈,低头亲了一下他的额头。唇上的触感冰凉,不禁让他有些担心泉奈会不会感冒。虽然忍者的身体素质一向很好,但自从斑死后,泉奈就一直郁郁寡欢。大概因为长时间忧思过度,导致泉奈很容易生病。

 

路过甜品店的时候,扉间自觉的带着泉奈进去买了一份他爱吃的甜丸子。只为了一会可以哄他喝下一碗姜汤。

 

 

 

 

 

 

 

“泉奈,我们明天去看看房子吧。”扉间回家后就脱掉外套穿起了围裙。在厨房准备晚饭的时候,忽然对打下手的泉奈说道,“我看了几处觉得都不错,正好明天我们都休息,一起去看看决定一下怎么样?”

 

“为什么要买房子?”泉奈的视线离开了手里正在洗的蔬菜,抬头看向扉间。

 

扉间没有抬头,继续切着的案板上的豆腐,回道:“这边总有人来找大哥,人来人往的太嘈杂了。我看好一处村外围的房子,带一个小院子。离宇智波族地很近,既清静风景又好,明天一起去吧,你看看喜欢不喜欢。”

 

“那要不少钱吧?”泉奈知道,千手大宅只住了扉间兄弟俩和几个家忍,再加上他也宽敞的很。可他对柱间的反感全村人都知道,扉间大概不希望他看到柱间后心情不好,所以才想带着他搬出去。

 

“你不用担心这个。”扉间把切好的豆腐块放进盘子里,转头回望着泉奈,脸上表情意外的柔和,看起来心情不错还带着点小得意,“自从村里的任务系统完善之后,每次任务的佣金我都存起来了,加上以前的一些积蓄应该是够了。”

 

“可是这里离火影楼很近,处于木叶中心地带,你平日处理公务也很方便。”泉奈说。

 

原来扉间一直在偷偷的攒钱,他居然从没透露过,大概是想给他个惊喜吧。这个严肃认真到有些刻板的男人偶尔流露出来的这种朴实的浪漫,让泉奈的感动来得猝不及防。

 

“没关系,现在很少有需要战斗的任务,我的飞雷神总得有个用武之地吧。”扉间说。

 

那就要用它来赶路上下班吗?如果飞雷神这个忍术也有思想的话,大概会被气死。泉奈被自己的想法逗得笑了出来,他微微扬起下巴,傲娇气十足的说道:“那好吧,我就给它一个发挥作用的机会。”

 

“那我替它谢谢你。”扉间语带宠溺,“那就说好了,明天一起去。”

 

“嗯。”

 

 

 

 

 

 

 

没多久扉间和泉奈就搬进了新居,他们兴致勃勃的讨论家具的摆放位置和院内花草的种植品种,一起打扫屋子擦拭地板……一切都有了一种新开始的感觉,一个更美好的开始。

 

 

夜里,扉间搂着泉奈说着睡前夜话。

 

“泉奈,我们成亲好吗?”

 

“成亲?”泉奈从扉间的臂弯里抬起头。

 

“是啊,成亲。”扉间的声音听起来认真极了,一点也不像在开玩笑,“我想告诉所有人我们是一对,你是属于我的。当然,我也只属于你。”

 

“可是我们现在这样不好吗?”

 

“我想我们有一个名分,一个我们俩可以名正言顺站在一起的名分。”扉间抬手摸了摸泉奈散落在枕边的长发,“我知道你不在乎这些,但我不想你受委屈。”

 

泉奈看着扉间朱红的眼睛,有些戏谑的问道:“你就不怕你要跟男子成亲那群千手长老反对?”

 

“你不用担心这些,交给我就好。”扉间坚定的说,“我会让他们知道,今生今世,我要娶的人只有你。只有你宇智波泉奈一个人。”

 

“好,我们成亲。”泉奈笑了起来。

 

扉间也露出的笑容。

 

“难得看到你笑。”泉奈伸手轻轻扯了扯扉间的面颊。

 

扉间捉住那只作乱的手吻了吻,说道:“我只笑给你看。”

 

“真的?”泉奈挑眉。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泉奈忽然有些愣怔,然后他伸头凑到扉间旁边,主动吻上他的唇。

 

 

 

 

 

 

他们还没来得及筹备婚礼,泉奈独自在家的时候就遇袭受伤了——他伤的很重,当胸一刀差点刺穿他的心脏。

 

扉间是在工作时忽然感觉到泉奈的查克拉爆发又一瞬间虚弱下去,他马上使用了飞雷神赶回家,只见泉奈心口插着一把太刀,脸色惨白的躺在院子里,喷涌而出的鲜血流了一地。

 

扉间吓得不敢动他,只能再次使用飞雷神把柱间找来。好在柱间来的及时,泉奈虽然伤重但终究性命保住了。

 

“是谁袭击了你?”扉间一边细心的喂泉奈喝水,一边询问着。

 

“红色长发的女子。”泉奈垂眸,虚弱的说着,“穿着一身白衣,紫色的眼睛,带着黑红相间的狐狸面具。”

 

“紫眸红发,红黑狐狸面具的白衣女子。”红发……难道是漩涡一族?扉间心里寻思着,面上却安慰道,“你不用担心,好好养伤,这件事我和大哥会处理的。”

 

“她速度很快,你遇到还好,要是其他人可得抢先出手,不然未必留得下他。”泉奈喃喃道。

 

“嗯,我会跟大家说的。你别担心。”重新给泉奈拉了拉被子,扉间摸了摸他毫无血色的脸,“快点好起来啊。”

 

泉奈轻轻笑了笑,答应道:“好。”

 

 

 

 

 

没多久,那个袭击泉奈的人就出现在了柱间面前。

 

柱间自然是听扉间说过袭击泉奈那个女子的特征,此时一对比,发现所有特征吻合,马上就如扉间提示的那般发动了攻击。红发的女子也毫不怠慢,手里剑与起爆符雨点般洒落下来。

 

扉间感知到了自家大哥的查克拉暴涨到战斗状态,马上也飞速赶到,然后他就看见木遁的一个巨大树枝贯穿了对手的腹部,把那个袭击过泉奈的人挂在了枝头。

 

“唉?”柱间对这个状况措手不及,他本没想要如此重创对手,毕竟他的目的是想抓住她审问出目的和主使者,但扉间出现的那一瞬间,红发的女子忽然改变了移动的方向,正撞上他的木遁树枝。

 

“先过去看看。”扉间制止了柱间要说的话。

 

两人一起赶到那重伤濒死的女子身边,摘下面具的一刹那,扉间忽然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视——那居然是泉奈的脸。柱间也睁大眼睛一脸的不可置信,他抢步上前扯了一下那头茂密的红发,然后他手上多出了一个红色的假发。

 

“为什么?”扉间平静的有些不可思议。泉奈伤的太重,连扉间都没有试图让柱间救治泉奈。

 

流着血泪的泉奈却微微笑了起来,用气音说着:“对不起……但是……我终于完成了…和哥哥……哥哥的约定。” 

 

“为了宇智波斑?”扉间也似乎笑了,但他的表情实在太惨然,太痛心,让人看不出一丝笑意,“为了他你就做到这种程度?为了他……你为什么不想想自己,想想我……”

 

为了斑,泉奈抛弃了和平的生活,抛弃了自己和扉间的爱,甚至精心策划了袭击与偷袭,让自己死在柱间手上——自己的爱人死在亲大哥的手里,千手兄弟以后如何面对彼此,还会毫无隔阂的同心协力吗?

 

泉奈看着扉间的那接近于扭曲的脸,眼里的血泪流得更凶了。他努力抬起沾满鲜血的手,抚上那让他心痛的脸。

 

‘不能让他们兄弟俩过得逍遥自在,你要让他们付出代价。’斑的遗言声似乎渐听渐远,取而代之的是那首童谣——

 

 

星河灿,席夜幕,

皎月下,吾与汝。

千秋岁,携手渡,

既相约,勿相负。

 

 

 

“既相约……勿相负。”泉奈再次努力抬起脸,早已不能视物的双眼再次深深望了扉间的方向一眼,嘴唇无声的翕动,“我等你来娶我。”

 

 

扉间握着那个眼部带有一层蓝色薄膜的狐狸面具一动不动。他感到泉奈的手无力的垂落,心脏停止跳动,身体变得冰冷。他知道,他的爱人,宇智波泉奈真的离他而去了。

 

自此,愧疚至极的柱间尽量避免在弟弟面前出现。

 

而终身未娶的扉间再也没笑过。

 

 

 

 

 

 

 

 

 

番外

 

四站后,那些秽土转生的人被复活了,扉间回到了那个离宇智波族地很近的小宅子。开门的一瞬间,他看见宇智波泉奈站在木廊上望着推门而入的他。笑着说道:“我一直等着你回来娶我。”

 

“啊,我回来了。”

 

END

 

注:

一战之前扉间研制出秽土转生,并召唤出泉奈。然后他就死在了金角银角的暗算下。秽土转生的泉奈一直在他们的家里等扉间回来,因为他也是秽土转生出来的人,所以赶上了四战后秽土转生集体复活。

 

泉奈等了几十年,除了要履行当初答应的要和扉间成亲的约定,也是对扉间的愧疚和爱。

 

开始脑洞来源于‘为什么有万花筒写轮眼的泉奈没有被秽土转生,因为他早被秽土转生所以不能再次召唤。’后来又有了一个‘泉奈设计让扉间爱上他,又死在他面前让扉间终生受折磨。’和‘扉间研发出秽土转生召唤出泉奈,不能自己解除术、受伤又能无限制恢复(扉间研发术时有意弄出的效果)的他被困在扉间的秘密实验室里几十年而无人知晓。’的互相伤害黑暗梗….再后来又有了个‘如果当初死的是斑而不是泉奈’…….整合起来的故事。

 

最后我还是不想他们太惨,毕竟以前的‘坑哥哥’系列已经插刀一次了,补了个不算好但是毕竟有转机的番外。

 

 

我会说编童谣超级累吗?!附上整个童谣——

南贺川,桥畔路,

清清水,青青树。

宇智波,不怕苦,

风无惧,雨难阻。

手里剑,火遁术,

掷千本,制弓弩。

凌寒霜,过酷暑,

岁月转,成傲骨。

 

杨柳青,蝴蝶舞,

桃花面,凝脂肤。

日月复,生情愫,

绾青丝,赠玉梳。

星河灿,席夜幕,

皎月下,吾与汝。

千秋岁,携手渡,

既相约,勿相负。

 

 

评论(11)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