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湘

周叶双花、银桂高威、不拆不逆~

【角飞】他们的秘密4

 

  • 黑店老板的秘密账本9

 

我不知道如何表达我此时的心情......

 

今天赤砂蝎来传达佩恩的秘密命令,但是还带来了那个总惹事的迪达拉。我一直有种不好的预感,便和蝎进入里间谈事情,免得迪达拉那个小鬼捣乱。

 

没想到好的不灵坏的灵,事情还没说完,就听见迪达拉的惊叫,还有飞段的怒骂,接着是桌椅翻倒的声音......

 

还没等我反映过来,蝎已经飞奔而去。我也急忙跟着出去看看情况。不过外面的情况还真是......

 

迪达拉和飞段身上满是鲜血的扭打在一起。也不知道是谁受伤了,或者两个人都受了伤。

 

不过现在可不是研究这个的时候,看着蝎皱起眉头,我就知道事情不好。每当这种表情出现在他脸上的时候,肯定要有人成为他怒火下的牺牲品。这里可是我的店,飞段也是我的人(虫),我可不想他们有事。

 

所以我马上拉起飞段,检查了一下他的情况。这绝对不是我要关心他,我是想要迪达拉赔偿我的损失而已。嗯,就是这样。

 

可是看见的情况让我震惊——飞段胸口处有一处很明显的伤口,应该是苦无造成的,伤口不算大,但是应该很深。鲜血正随着飞段胸膛的起伏而不断涌出。

 

我急忙捂住飞段的伤口,用秘术修补。直到不流血了我才转头去看迪达拉的情况——那小鬼此时正虚弱的躺在蝎怀里,本应白皙的脸颊泛着青色,变成紫色的唇不断开合,喝着蝎给他的药水。

 

而蝎只是面无表情的用他的药水擦着迪达拉身上的血迹。迪达拉沾满鲜血的外袍已经被脱下来扔到了一边。

 

“迪达拉怎么样?”就像小孩子打架之后,家长要出面道歉一样。飞段也是个能惹事的主,明显他的情况比迪达拉好很多,那我也只好先开口化解矛盾。谁让人家的孩子吃亏了呢。

 

“你从哪里找来这样的毒物?”蝎没抬头,手下的动作利落,“要不是我是用毒的人,随身带着解毒剂,迪达拉恐怕性命不保。”

 

“飞段他是蛊虫。”我转头看向一脸气愤的人——现在也顾不得惊讶他能变大和不穿衣服的问题,要是迪达拉真的出了什么事,恐怕蝎不会善罢甘休。

 

倒不是他赤砂蝎比我厉害,我怕了他。其实我们俩的本事应该不相上下。可是共事多年,在组织里大概只有他还能算我半个朋友,再说现在也就是小孩子打架般的矛盾,所以我只能耐着性子解释。

 

听到这个解释,蝎抬眼看了看飞段。“是金蚕蛊?”一个疑问句硬是被他问出了肯定的语气。不得不说蝎是用毒的行家,竟能知道飞段的种类。

 

“是啊。”

 

蝎把药水收进怀里,说了句改日再会,便抱着迪达拉走了。

 

我也没有阻拦,看来不对症的万用药水不能让迪达拉脱险,蝎应该是回他的研究室了。希望迪达拉那小鬼没事,不然接下来的日子就要难过了......

 

 

 

 

 

 

  • 金蚕蛊的私密日记8

 

 

没想到我也有预知准确的一天。金蚕蛊向来专长于聚敛钱财,对预知祸福可不在行。不过‘角都的朋友会欺负我’还真被我说中了。

 

那个叫什么迪达拉的黄毛小鬼真是暴力,刚见面就扎我心脏。要不是我们蛊虫的心脏并不是致命要害,这下我就被他弄死了。再说,就算心脏不是要害,被扎个洞也是很疼的。

 

而且角都那是什么态度,居然好像我错了一样,去跟那个红头发小鬼‘示好’。最主要,他居然更加关心迪达拉的情况。我才是受伤的那个啊!!你没见满地的血都是我流的嘛!

 

不过我早已经用无数的事实证明,跟角都讲理是没有用的。他会根据自己想要的结果自动忽略一些关键性句子,只把他需要的话留下。

 

幸好那两个人走的很快,不然那种不知所谓尴尬气氛还不知道要持续多久。之后角都就开始收拾被弄得乱七八糟的房间。

 

我讨厌那种沉默的感觉,好像无声的谴责一样。角都一直不说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表明我的清白,可是这样一直不出声也不是办法。

 

“是他先动手的。”我实在受不住这种感觉,只能先开口打破沉默。

 

角都倒是没有追问这次打架的细节,反而停下动作,盯着我问道:“你可以变大,为什么一直保持那么小的样子?”

 

原来是因为这个......我一直以为他因为我没听他的话,跟他朋友打架了,他才不高兴的。

 

“因为你一直没有要求我变正常大小啊。”我如实回答。其实变大变小对我来说无所谓的,只是以前主人为了掩饰我的存在,通常都会要我变得很小。

 

角都成了我的主人之后,只要求我变成人形活动,并没有限制大小,所以我就习惯性的变小了。

 

不过我理所当然的回答又换来了角都的一顿拳头。还好啦,这么久我已经习惯了被他揍,刚刚那种默然无语才是我最受不了的。

 

 

 

 

 

▲年终报告之会赔钱的金蚕蛊

 

角都和飞段两个人关了店,一起坐在后门的门槛上。夕阳的暖黄色光线铺在银色的积雪上,给寒冷的冬天加了几抹暖意。

 

“好了,现在开始算账吧。”角都拍了拍账本,抬眼看了看正用手抓着雪玩的飞段。

 

“你还缺钱吗?”飞段扔掉手里略微融化的雪块,改用脚在雪地里踩出圆圈套三角的图案。明明是他非要在这里算账的,现在自己却玩的开心。

 

“当然。”角都的眼神随着飞段的身影移动,随口回答着,“你这一年都没给我赚到多少钱,我怎么可能会不缺钱。”

 

“胡说!”飞段停下动作,瞪向坐在门槛上的角都,“我明明在努力敛财。而且效果卓著,怎么可能会‘没赚多少钱’?!”

 

角都对飞段的质问不置可否,修长的手指在账本的封面上随意的滑动着。

 

“没话说了吧!”飞段露出得意的笑容,继续脚下的工作,细细的修饰脚印的弧度。

 

“那你说说,今年你都为我带来了什么财富。”角都微微眯起眼睛,似乎笑了一下。

 

飞段听到角都让他举例子,有些不屑的撇撇嘴。“嗯......春末的时候,你去大漠执行任务。我也跟着你一起......”

 

飞段转了转紫色的眼眸,仿佛回忆般喃喃说道:“你杀完人我们回来的路上,我不是发现了一个宝藏。那可是数量巨大的白银!又是无主的东西,绝对赚翻!”

 

“那个啊。你不提还好一点,提到我就生气。”角都皱起眉,长叹一口气,用低沉的声音说道,“本来在大漠中挖东西就很难,你说的‘宝箱’还被埋得那么深。我不但花费了不少钱请人去挖掘。而且挖出来的东西居然是官银!”

 

“官银?”飞段对这个词有点陌生,“那也是银子啊,纯度很高,很值钱的!”

 

“那是要杀头的东西!”角都哼了一声,给飞段讲解了一下常识,“官银是用来入库的。是每个省的税收。刻有官银标志的字样或图案。方便入国库管理,在民间不能使用。那是违法的杀头大罪。”

 

看着飞段一脸茫然的呆愣表情,角都继续补充道:“所以不但费了人力物力,还要把官银处理掉,免得惹上麻烦。不知道赔了我多少钱,何谈赚了?”

 

 

垂下眼睛思考了一下,飞段又举出另一个例子。“那夏天时候的铜钱呢?我发现的那个‘钱库’里面都是铜钱,那个不会有‘官银’不能民间使用那种困扰,应该也是一大笔钱啊。”

 

“你说那些铜钱啊。”角都摇摇头,一副惋惜的表情,“看在你是个蛊不懂这些,我就原谅你。为什么你会发现那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呢?我当初听到你说发现一个被人遗忘的钱库还很高兴的跟你去找。又根据你说的数量雇人雇车.,没想到......”

 

飞段急了,角都那一副信错他的表情是什么意思?他也不顾继续玩雪,跑回门口,高声澄清道:“没想到什么?明明就有不是吗?!跟我说的数量也一样。”

 

“是啊,你说的铜钱倒是确实有。”角都的肯定让飞段露出得意的表情,但是笑容还没有完全露出,就被角都下面的话压了回去。

 

“不过......为什么会是前朝的钱币?”角都脸上那惋惜的表情,不知是惋惜飞段还是惋惜那些钱不能花,“你要知道,前朝的铜钱在本朝不但不能流通,而且持有也是很大的罪。要不是我先进去确认了,没让雇来的那些搬运的人看见铜钱,不然我又要做很多灭口的工作了。”

 

角都叹了口气,看着飞段苦下去的脸继续打击道:“不过雇人雇车的钱还是要付的,那次不但没赚分毫,还浪费的我不少钱财。”

 

 

“那...那......”飞段有些急了,他是专门敛财的蛊,现在他以为赚的最多的两件事居然都是赔钱,这让他面子上有些挂不住。

 

“那我挖回来的那根人参呢?”飞段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连忙说着,“谷雨时候我上山玩,顺便采回来的那根参,又大又壮,足有几百年。你不是也卖了不少钱吗?”

 

角都摇摇头,叹道:“不是我说你,不是说有主的东西不能拿。要拿也别让人家发现啊。你挖的时候就没看见那根人参上面绑着红布条吗?”

 

“是有一个啊,那怎么啦?”

 

“那是采参人做的标记,证明那颗参是人家的。”角都揉了揉眉心,又给飞段讲解了一下风俗,“你挖的时候人家就发现了,但是没出来。后来跟着你找到我们店。要是人少杀了也就是了,可是他们几乎全村出动,杀掉之后很难处理的。我只好给人家赔钱。”

 

“把参还给他们也就是了,干嘛还得赔钱?”飞段撅起嘴,不想承认自己又让角都赔钱的事实。

 

“因为你挖参根本没有技巧。居然是直接拔出来的。”角都似乎回想到了那颗惨不忍睹的人参,眉毛皱的更紧了。“虽然我也不太懂这个,但是最起码知道每一个根须都不能断,要最完成的状态才可以显露出好品相。你挖回来那个,像胡萝卜一样,我根本是低价处理掉的。还给人家?人家会要才怪!”

 

“又赔掉很多钱?”飞段有些不安,眼睛转来转去,不知道看哪里比较好。

 

“当然。不然怎么打发走那群人。”

 

“那我咒杀掉一个官员,拿回来的那些银票呢?”飞段不死心的问。

 

“实名的,不是本人不能用。”

 

“那偷的那些首饰呢?”

 

“镀金的。”

 

“那......”

 

“......”

 

 

飞段欲哭无泪的看着完全黑下去的天空,好像那就是他暗淡下去的心情。他的生活里再也没有光了......

 

“明年要好好赚钱啊。”角都把账本收进怀里,摸了摸飞段的头,转身走进店里。

 

飞段望着角都的背影,咧嘴笑了起来。看来,他不会因为没赚到钱被嫁出去呢。

 

角都,果然是个好人......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