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湘

周叶双花、银桂高威、不拆不逆~

【角飞】他们的秘密3

  • 黑店老板的秘密账本7

 

都说了最讨厌软趴趴、肉呼呼的虫子了,所以我强迫飞段变成人形。可是他似乎不愿意,用委屈的声音说,要是我讨厌他,干脆把他嫁出去算了。

 

这怎么可能!送上门的赚钱机会,哪还有推出去的道理?

 

可是我真的很难接受他这样的造型,于是问他变成人形是不是很耗费精力。心想,如果会浪费精力影响到赚钱,就让它待在那块奇怪的金属里不许出来好了......

 

但是他好像会错意,用一种带着感动的眼神看着我。我不知道他到底理解成什么,但是还是没有说出本来意图,就让这个美丽的误会继续存在下去吧。

 

我饶有兴趣的看着软趴趴的金色虫子变成青年,觉得这真是件挺有趣的事,毕竟这种怪力乱神的东西以前从未出现过。不过他个头缩水也太多了吧,梦里是个看起来很正常的人类青年,为什么现实中他只有巴掌大小!

 

我很多计划都不能实现了,本来还以为能多个免费的伙计,可以帮忙店里的生意。

 

不过这样也好,他要是跟正常人一样大,我还不得被他吃死。用主人血肉喂养蛊虫,还真是一件让人头疼的事。

 

 

 

 

 

  • 金蚕蛊的私密日记6

 

其实我的新生活也没有想象中那么痛苦,角都还算是一个不错的主人。虽然有点小气,每周才给我喝一次血,还总根据我赚钱的数量来决定血量。

 

但是他也有对我好的一面,白天允许我在店里自由活动,以前的主人可不会让我这么自由。那个镶金嵌银的蛊阁我早就住腻了,能自在的乱跑真不错。

 

偶尔角都会接任务,虽然都是做杀人夺命的的事,但是他都会把我带在身上。我喜欢这种外出游玩,有一次我提议由我咒杀掉目标,可是角都拒绝了。他说杀手接到任务就要亲自完成,让目标死在手下。没想到角都这么有职业操守,是一个难得的好杀手呢。

 

我喜欢晚上休息的时候,角都总会让我和他一起睡,虽然我很小,但是他会小心的不压到我。他身上的温度好暖,我喜欢这种感觉。

 

不过偶尔也会乐极生悲啦,因为太舒服,我有时候会忘记变换人形的事。结果角都早上起来时候发现我变回虫,就会扁我。而且他可能有起床气,每次都会打的很重。

 

大概被打的次数多了,现在我总觉得角都的拳头打在身上没那么痛了,果然抗击打能力是需要锻炼的!

 

 

 

 

 

  • 黑店老板的秘密账本8

 

自从飞段跟了我,还真的财源广进。晓组织的收费一路飙升,但是生意还是源源不绝。看来他能敛财还真的不假。

 

我平时就让他在店里玩,小小的人儿蹦蹦跳跳的看起来也挺好玩。不过前提是不许被客人看到。晚上的时候就会让他跟我一起睡,虽然说是一起,但是他实在很小,怕把他压死、压伤影响赚钱,我只能时刻注意。

 

不过有时候很让我生气——飞段偶尔会在睡觉的时候变回虫。看见他的外形我就压不下心里的怒火,不过看着变回人形,可怜兮兮的小人,最终还是收起了八分力气。

 

至于为什么跟他一起睡,当然是怕敛财的小虫子跑掉啊!虽然白天在店里我完全可以监控他的行动,但是晚上还是放身边比较安全。虽然他说蛊虫不能自主选择主人,但是我还是有点不放心。

 

我出任务的时候也会带着他一起,一个是可以监督他,再一个可以顺路敛财。而且看着他用好奇又开心的目光东张西望,也很好玩。

 

不过这小东西也真是异想天开,有一次竟然跟我说,想咒杀掉目标。我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原因很简单,咒杀的效果跟病死一样,万一雇主以目标病死为由拒绝付款,那我不是得不偿失。

 

 

 

 

 

  • 金蚕蛊的私密日记7

 

今天角都跟我说,他组织的朋友要来,想想就觉得可怕。他本身就很暴力,俗话说物以类聚,他朋友估计也不是善良可爱的好人。我要是这个样子被他们看见,还不得被那些人欺负?

 

于是我决定改变一下我的大小——可不是变回金蚕虫,不说别人,光角都就会让我好看。我可不想重温被打的滋味。

 

但是我现在的样子看起来真的很弱。弱肉强食,在我们蛊虫里面也是这样,我可是吃掉不少剧毒蛊虫才变成金蚕的。

 

万一角都的那些朋友看我这样小,对我施以毒手,那就不好办了。因为角都应该不会让我咒杀他们。不能报仇白挨打,我才不会做呢。

 

 

 

 

 

 

  • 迪达拉游记

 

今天我和蝎旦那要去角都的店里,这可不是杀手组织的友好交流,也不是好朋友的日常拜访。角都那家伙可不讲什么情面,每次都找各种理由克扣我们的任务佣金。

 

现在杀手也不好做啊,钱很难赚的。辛辛苦苦追踪目标,排除各种干扰完成任务,然后还要被角都压榨,真是气不过。

 

要不是蝎旦那说有事找角都,我又不想和他分开,才不会来这里呢。

 

不得不说,角都的黑店好像生意兴旺不少,人来人往的样子真的很难见到。毕竟他总杀掉客人收敛钱财,这么明显的黑店来住的人可是需要很大勇气的。

 

进门后旦那就跟角都跑进里屋去‘密谈’。最讨厌这种,有什么事不能让我知道呢?越是这样越好奇啊!!

 

正当我趴门缝偷看的时候,一个有着银色短发的青年突然出现在房间里——他真的是凭空出现的,房门没有打开,角都和蝎旦那所在的内室也关着门。而且凭我做杀手的敏锐神经,根本不可能屋里藏着一个人我却没发现。

 

“你是谁?”我快速站起身,摆出了迎战的架势。

 

我可是从十二岁就做了杀手,虽然他出现方式很诡异,但是这可吓不住我。我从背囊中拿出几个苦无,猛的向他射了出去。

 

“啊!”那青年身手没有我想象中灵敏,本来射向他肩膀的苦无,竟然因为他的躲避而射进心脏......

 

这下糟了!人死了就什么都问不出来了,我还是很在意他那鬼魅般的出现方法,还有为什么会不着片缕,不可能是刚从浴室出来这种搞笑的理由吧。

 

天啊!他果然是个怪物。我杀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从没见过心脏被射中还能若无其事反击的人。那苦无可是的的确确的扎进去三寸深。

 

不过这一瞬间的恍惚竟然让我吃了个大亏,我以为必死无疑的青年,居然呲牙咧嘴的把射进心脏的苦无拔出来,骂骂咧咧的向我冲过来。猝不及防的我被他扑倒在地,他身上涌出的血液沾了我一身。

 

由于太过震惊,一时间竟没能把他推开。还好蝎旦那及时从里间赶来,把我从怪物手中救了出来。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