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湘

周叶双花、银桂高威、不拆不逆~

扉间の忍术研发日记4

4月16日

 

今天复活术的研究依旧进展缓慢。

 

使用傀儡做躯体的附着实验已经进行了很多次。从木叶自制傀儡到战争中从砂忍村缴获的精密傀儡全部试验过,但都没有成功。

 

后来我又对傀儡进行了改造,使之外形更接近逝者生前的体形样貌,使之与灵魂轮廓更加接近。改造后灵魂附着度有所提高,但仍不能稳定附着于傀儡身躯。

 

接着我又改进了召唤术式,在其中放入了逝者的部分肉体为引。术式中添加了逝者部分肉体的实验算很成功,可以明显增强灵魂的强度和稳定性,加快了召唤速度。但对于附着度的作用待定,傀儡的机械身躯实在无法承载灵魂。

 

我知道接下来的实验会让很多人无法接受,因为我决定明天去墓地‘搬运’一些遗体回来。如果被民众知道定然会引起反对和抗议吧,但有什么办法呢?所有的发展都伴随着阻力。

 

要说亵渎遗体,在傀儡附着实验中加入部分逝者遗体在术式中的时候就已经做过了。也许确实在伦理道德方面这个实验很难有立足之地,但真正成功的时候会是怎样一番景象呢——

 

从未见过父亲的遗腹子可以不再只盯着照片,而是真正跟他的父亲对话,让他知道父亲对他的爱;失传的秘术通过先代长辈的复活得以被传承,各个家族不至于因秘术失传而走向衰败;有战斗可以让已逝的人在最危险的地方,避免战斗经验不足的年轻人牺牲于战场……

 

若是这样,那从没见过孩子的父亲、没将秘术传下去的长老、想保护年轻人的前辈们,真的会介意自己的遗体被‘打扰’吗?

 

反正这项研究已经开始,我是不会在这时候停下脚步的。复活术若能成功开发,不但具备战略意义,发展意义,还可以弥补人们心中太多的遗憾。

 

就像我……

 

泉奈,我一直想问你,究竟是因为你把眼睛给了斑,导致身体虚弱而死,还是因为我那一记飞雷神斩而重伤不治的。

 

我无法相信是我亲手杀了你!那一刀虽重,却也不至于回天乏术,为什么你受伤后把眼睛给了斑,使自己深埋地底?自此我只能在斑的眼睛中看到你曾经活过的痕迹,每次见到那曾经只属于你的图案,我就抑制不住心底的恨意。

 

若不是因为他,也许下一刻,我就会在木叶的某条街上偶然间遇到你。无论是带着恨意的瞪视,是不屑的轻蔑一瞥,或是无视的扭过头,那视线也是出自你的眼睛里。

 

 

忽然发现自己又写了些与忍术无关的东西,可能是最近研究有些累,思维偶尔会跳脱。希望接下来的实验会顺利吧,不要被躯体附着这个课题拖太久。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