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湘

周叶双花、银桂高威、不拆不逆~

【角飞】他们的秘密2

  • 金蚕蛊的私密日记2

 

今天果然是一个霉运当头的日子,不但被嫁掉,还遇到这么一个不讲理的新主人。

 

逃跑不成,为了不继续挨打,我只好化成人形跟他求饶,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句话于蛊虫同样适用。

 

新主人看到我露出了惊讶的神色,我有些得意,毕竟我这样可以幻化人形的金蚕蛊可是稀少又厉害的。

 

与预想不同,他居然又把钱箱举了起来。天啊!要不要这么暴力,如果不是蛊虫不能自主选择主人,我真的很想走啊!(虽然看这架势我想走也走不了)

 

没办法,俗话说大丈夫能屈能伸,对主人卑躬屈膝一点也不算丢人。还是保命要紧!所以我马上开口求饶,快速讲述了一下事情的缘由——

 

就在今天早上,我的前任主人——苗疆的一个蛊毒师被我咒死了。这可不是我谋害主人,我只是执行了当初的‘约定’。他用暴毙来换取驱使我的能力,而完成他的愿望之后取走他的性命则是我的责任。我们蛊虫称这种主人按约定死亡的事情为‘还愿’。

 

也许是害怕我吧,前任主人的后代按照苗疆习俗,把我放在镶金的镂空‘蛊阁’中,撒上我出生之地的香灰,再包上锦帛把我放在路边。然后黄昏的时候,我就被现在的主人捡回了家。

 

我们金蚕蛊就是这样更换主人的,而其后代这种丢弃行为在蛊毒师里面称为‘嫁蛊’。哼~说的好听,其实还不是把我们丢掉而已。用完就扔,真是有够无情无义!

 

大概不喜欢听我发牢骚,新主人皱起眉头,一脸的不耐烦。为了我不再次挨打,我马上开始说我的作用。

 

其实我是蛊虫中最厉害的一种!不但可以下咒杀人,还可以‘看到’宝藏、钱财,所以从出生开始,我就为各任主人敛财,已经做了二十一年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说到这里的时候,新主人的眼睛似乎在发光。人类应该没有这种能力啊,我倒是知道几种蛊可以发光,不过颜色不太好看就是了。

 

 

 

 

  • 黑店老板的秘密账本4

 

今天真是赚到了,虽说饿着肚子听了一天佩恩不知所云的的总结,又没有客人上门导致提前关店,但是捡到的这个蛊虫还真是赚翻了!!

 

下咒这能力虽说不错,但是凭我的身手倒是很少遇到杀不了的人。不过它居然可以看到钱财、发现宝藏,这真是个超棒的能力啊!

 

以前我就常常烦恼,杀掉了住店的客人却没有多少钱进账,这样很吃亏。不但暴露了我黑店的本质,害得没有人敢住店,还浪费我的精力,从佩恩那里接一个杀人的任务还有不少佣金可拿呢。

 

所以这个什么金蚕蛊来的太及时了。不过思及刚刚它说的主人还愿,我需要仔细问清楚养它的细节。为了方便敛财而送命可不值得。

 

 

 

没想到养蛊这么方便!!居然是岁末和蛊虫算账,如果赚够钱就会被索命还愿,如果赤字蛊虫就会在明年继续为主人赚钱。而且为养它也紧紧需要一点主人的血肉。

 

太简单了,以我的算账能力,不管这蛊虫可以弄到多少钱,我都绝对会让账本变成赤字的。

 

不过这小虫子好像有点呆,当我问它名字的时候,居然告诉我他叫金蚕蛊。我毫不留情的又给了它几脚。他含着眼泪可怜巴巴的问我为什么又打它......

 

其实这能怪我吗?真的不是我脾气太坏,也不是我天生喜欢打人(打虫),可是当你问一个人他的名字,而他的回答是——人类。你会不会想揍他?如果想,那么就可以很容易理解我的心情了。

 

我问的是名字又不是物种,它回答‘金蚕蛊’是什么意思?难道它已经重复很多次的事我会记不住吗。答非所问、顾左右而言他,根本就是找打!!

 

 

 

 

  • 金蚕蛊的私密日记3

 

又挨打了,这个主人好暴力啊!他问什么我就照实回答什么,没有一点隐瞒,换来的不是奖赏反而是屁股挨了几脚。

 

现在他正瞪着绿色的眼睛恶狠狠的看着我,说我敷衍他。我没有啊,以前的主人都是叫我金蚕蛊的,所以他问我名字的时候,我就这样回答了。我根本没有一点敷衍的意思啊!

 

我觉得很委屈,为什么一直打我?难道因为我没有吓住他,所以才会被欺负吗?果然我开始的表现有点差,蛊中之王的威严荡然无存了。

 

按照这个情况看来,以后跟着他,估计要受很多苦呢,我不禁开始为我的未来担忧。

 

 

 

 

  • 黑店老板的秘密账本5

 

也许真的是我性子急了一些。看着那可怜兮兮的青年哭丧着脸抹眼泪,还真是有点后悔刚刚出手太重。习惯了杀人越货,看来对小惩罚有点掌握不好力度。

 

但是想要我跟蛊虫道歉是不可能的。为了转移注意力,我给它取了个名字——飞段。这是我看到桌子上的将棋后随口起的名字,虽说不太慎重,但是跟我的名字也很搭。

 

他看起来很惊讶,然后露出开心的笑颜,看来对那个我随口说出的名字很满意。

 

真的像个小孩子呢,很容易哄骗,也许是我被他青年的外表所蒙蔽,感觉那蛊虫的心思根本像孩童一样单纯。

 

 

 

 

  • 金蚕蛊的私密日记4

 

好高兴哦!我终于有名字了。

 

以前我真的没在意名字的问题,我是金蚕蛊,我的历任主人也都这样唤我。可是在被揍之后听到新主人的解释,我才知道这个根本不算名字。

 

也许,新主人也不是那么坏。刚见面就送了我一个珍贵的礼物——名字。现在它对我来说很重要,我会好好记住我的名字——飞段,听起来真不错。虽然我不会飞,也不想变成段。

 

而且,新主人不许我叫他‘主人’,要我直接叫他的名字,我这才知道他叫角都。听他说他的名字跟我的名字一样,都来源于将棋的棋子。我不禁有些高兴,这算是平等吗?虽然以前的主人有的拿我当神明一样供奉,有的拿我当仆人一样驱使,但是第一次有人把我这个蛊虫平等相待。

 

看来跟新主人交流的步骤已经完成,以后我只要向以前那样努力赚钱就好,真是轻松了不少啊,虽说这是在梦里,但是被揍真的很疼。

 

“快醒来吧!”我解除了入梦的咒术。

 

 

 

 

★黑店老板的秘密账本6

 

我疑惑的起身看了看四周——这是我的卧室,没有打斗的痕迹,也没有抹眼泪的漂亮青年。一切都跟我睡下的时候一样,不曾改变分毫。

 

如庄周梦蝶般,充满了真实感,梦里的一切似乎就在眼前,仿佛一回头就能看见纯真的蛊虫,不,是纯真的飞段用亮晶晶的紫色眼睛看着我。

 

不相信这只是单纯的梦,我迅速起身,找出昨晚见到的那个盒子,把盒子里的那块奇怪金属抓在手里。

 

“喂,快点证明你真的存在,赶紧出来。不然我溶掉你。”我抓着那块金属用力甩着。

 

“别摇了,头晕。”一个小小的声音从手里传了出来。

 

我停下动作,把金属块放到桌子上。仔细盯着它,生怕漏过一丝变化——淡淡的金光笼罩上那块金属,然后一个模糊的影子出现在金光中。等到光芒完全暗淡下来,一个食指粗细,巴掌长的金蚕般的虫子出现在桌子上。

 

我真想一巴掌拍死它!天知道我最讨厌这种软趴趴、肉乎乎的虫子了。都不如梦里的超大版虫子,最起码看起来凶恶又威武。

 

 

  • 金蚕蛊的私密日记5

 

我又被打了......

 

说实话我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角都叫我出来,我就很听话的出来了,都没有像以前在其他主人那里一样任性。

 

可是为什么还是打我?果然人类的思维太复杂,跟我们蛊虫完全不一样。

 

但是我这次可是学乖了,先道歉再说,不然被多打几下吃亏的还是自己啊!最后,我还是忍不住问角都,我到底错在哪里。可是答案让我有些无所适从——居然是因为我的样子是他最讨厌那种。

 

我生来就是这个样子啊,而且我算很好看的种类啊,有些蛊虫看起来根本惨不忍睹好不好。角都好挑剔,根本是不成熟的小鬼,完全是以貌取人/虫。

 

可是他是主人,而且我又打不过他,所以对他的无理要求我也只能听从,不情不愿的化作人形。好在他还开口问我变成人形会不会消耗我太多力量,让我觉得其实他还是关心我的。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