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湘

周叶双花、银桂高威、不拆不逆~

【鬼鼬】无关风月4

俗话说山中无甲子,其实武林中人的生活也是般的不计寒暑。如今距离蝎迪二人离开鬼鲛的竹林小屋已有一年之久。

 

“蝎大哥,我听说——”迪达拉匆匆忙忙的推开门,看到屋里面的人时,急促的话语戛然而止。

 

“出什么事了?”看迪达拉那副焦急的样子,蝎开口询问道。

 

“你怎么在这里?”迪达拉一脸惊讶的看着坐在蝎对面喝茶的鬼鲛,居然没回答蝎的问话。

 

“当然是来找蝎兄的。”鬼鲛的笑容还是那么温和,态度并没有因为迪达拉的无礼而有所改变。

 

“迪达拉。”蝎不悦的呵斥了一声。

 

“蝎大哥,你怎么可以帮着他,你不知道他做的事吗?!”迪达拉愤愤不平的指着鬼鲛,“江湖上都在传,他现在跟那个‘天宫仙子’小南在一起。”

 

“江湖流言多半不实,岂可信以为真。”蝎站起身,拉过迪达拉让他坐在椅子上,安抚般轻捏了一下他的肩。

 

“蝎兄,这件事还真不是江湖谣言。”鬼鲛放下茶杯淡淡一笑,从怀里拿出一张烫金的大红请柬放到桌上,“我真的跟小南在一起,并且下月就要在‘落蝶谷’与她成亲了,今次前来是特意请你赏光前往的。”

 

“!”蝎没料到会是这种情况,一时间也有些措手不及。

 

他当然听说了江湖上的传言。那‘天宫仙子’小南乃是佩恩的师妹,出师后自立门户,也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一号人物。数不清的青年才俊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蝎想不到她会真如传言那般,居然要和鬼鲛成亲。当然不是说鬼鲛不好,只是……鼬要怎么办?

 

迪达拉听到此言,气得‘腾’的一下站起来,抓起桌上的请柬撕得粉碎,愤愤的瞪着鬼鲛,张口骂到:“亏得鼬整日窝在山野乡间等你回去,你却在外风流快活。今日你拿出请柬之时,可曾想到昔日他对你的情意!难道之前你那种种温情,真的都只是哄骗他的虚情假意吗?”

 

“常言道缘分天注定,我与鼬本就不是一路人。”面对迪达拉的声声质问,鬼鲛只是轻轻一叹。

 

“你滚!你这个负心小人!你有什么脸面出现在这里,滚回去跟那个狐狸精成亲吧!”迪达拉不顾蝎的难看脸色,指着鬼鲛大骂起来。

 

看迪达拉气成这样,鬼鲛无奈的摇摇头,对蝎一抱拳,温声说道:“那我就不打扰了,还望到时蝎兄可以准时光临!告辞。”

 

说罢,起身离开了。

 

 

 

 

转眼到了鬼鲛和小南成亲的日子,迪达拉还是跟蝎一起去了落蝶谷。没想到,见到的不是其乐融融的喜庆场面,而且剑拔弩张的对峙——鬼鲛身着大红喜服,手执大刀鲛肌,一脸怒容的瞪着对面一个面无表情的青年。而那青年手中拿着一根黑色细棒,非金非木,看不出是何材质。

 

“你们不能成亲。”与鬼鲛对峙的青年淡淡说道,淡漠的语气里听不出任何情绪波动。

 

“佩恩,我和小南的事似乎还轮不到你来管。”就算对方号称武林第一人,鬼鲛面上也毫无惧色。

 

佩恩不喜不怒,仍旧淡淡说道:“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我是来找小南的。”

 

“来找我?”清润优雅的声音从大红喜帕下悠悠而出,“师兄,你何时想起还有我这号人物的?”

 

“小南,我不许你跟他成亲。”

 

“不许?”小南慢慢扯下头上的喜帕,露出满头精致的珠翠和那张带着讥讽笑容的美艳面孔,“你凭什么不许。”

 

佩恩对小南的讥讽恍若未闻,慢慢答道:“就凭你喜欢我,就凭自来也师父在十年前就把你许配给了我。”

 

“那又怎样?我等了你十年,已经倦了。”小南的笑容里带着疲惫,“何况师父他老人家也早已仙逝。”

 

贺喜的人群中传出了一阵阵窃窃私欲,议论着这对师兄妹的恩怨纠葛和有关鬼鲛与小南的种种传闻。佩恩一直没有表情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裂痕,对嘈杂的人群说道:“在下与师妹有些私事要谈,还望各位行个方便。”说罢,用冰冷的视线环顾四周。

 

众人本就不敢与他为敌,何况也就是不能看热闹而已,便忙不迭起身告辞。鬼鲛转头看向小南,见她微微点头,便也收了刀,随众人退出了大厅。

 

 

眼见众人散去,只留鬼鲛一人站在门外,迪达拉忍不住想过去讥讽几句。刚要抬脚,就被蝎拉住手臂,带着玩味的笑容对他摇了摇头。

 

迪达拉不解其意,正要发问,就见小南捧着一个花盆从里面走出来——那花盆不大,加上里面生长的茂盛植物也不到一尺高——带着笑容递给鬼鲛。

 

鬼鲛小心的接过,对小南颔首致谢。

 

“蝎大哥,这是怎么回事?”迪达拉见蝎一脸了然,忙去问因由。

 

“大概是酬劳吧。”蝎看着鬼鲛小心翼翼的护住那盆植物,往这边走来。

 

“酬劳?”迪达拉不明所以,这盆花虽是他没见过的品种,不过看起来也不甚名贵。再说鬼鲛和小南之间……何来酬劳之说啊。

 

不等蝎再答,鬼鲛已走至面前,笑着招呼道:“蝎兄,还要劳烦你陪我走一趟。我虽有良药,却不得其法啊。”

 

“这个自然,有了这轮回枝,定可保鼬一生安康。”蝎点头答应,“不过你还真是敢趟浑水啊,也不怕佩恩一时激动大开杀戒。他可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

 

“为了这轮回枝,值得。”鬼鲛又笑了,他的脸上总是带着笑容,但是这次的笑容里,除了温和的暖意,还有浓浓的幸福。

 


评论(8)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