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湘

周叶双花、银桂高威、不拆不逆~

【柱斑】局15

柱间和斑一路离开涟沧山,也没去镇子中的客栈,只找了附近一户农家投宿。和屋主老夫妇一起吃罢晚饭,柱间便拉着斑在院中纳凉。

 

“今日之事……也不知凶手是谁,为何栽赃陷害于你,这样毫无头绪可不好,教人如何防范啊。”柱间似乎有些焦虑,蹙眉看着坐在对面石凳上的斑。

 

“你何时知道的?”斑没理柱间话,忽然问了这么一句。

 

“呃?”柱间一愣,不解的问道,“知道什么?”

 

斑抬眼看向柱间,淡淡回道:“我的身份。”

 

“什么身份?我不知你在说什么?”柱间面露尴尬,眼神游移,生硬的笑着。

 

“你不必遮掩。”斑单手托腮,斜着眼瞪向柱间——他自幼机敏聪慧,这段时间诸事不顺,总是被人算计,也只是因为江湖经验少而已——慢条斯理的分析道,“你明明听到他们说风影死于瞳火宫的血海棠之毒,乃是魔教之人所为。而你从风影手中拿出我的衣料,知道这是凶手想栽赃于我,这还不够明显吗?”

 

柱间见状,忙解释道:“斑,你别生气,我不是——”

 

“无妨。”斑摆摆手,打断了柱间有些慌乱的解释,“你从未害我,我又何必计较这毫末之事。”

 

“太好了!斑你果然是通情达理之人。”刚刚那明显的忧虑和惊慌仿佛从未出现在柱间脸上一样,此刻他笑得一脸灿烂。要不是斑目力过人,相信如此之近的距离他绝不会看错,换了旁人定会认为刚刚是自己眼花了。

 

“不过我还有一事不明,可否请你为我解惑?”斑用力抽出被柱间紧紧抓住的那只手,有些不自然的问道。

 

“这是自然。”柱间回的爽快,“有何事不明尽管问,我自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你是何时晓我是瞳火宫之人的?既已知晓,为何还跟我同行又处处帮我。”斑目光微垂,被风吹动的发梢扫过他的眉眼,使他快速的眨了眨眼。

 

柱间的视线直直盯在斑的脸上——那随着眨眼而扇动的浓密羽睫像调皮蝴蝶的翅膀,轻柔的在他心上扇了两下,不经意间洒下一缕艳丽惑人的鳞粉,弄得他心里酥酥的、痒痒的。——直到斑因一直没等到回答,疑惑的抬眼看向他时,他才被那一双星辰似的眸子唤醒,难得面露羞赧道:“就是给你治好眼睛之后,你率先离去。而我离开客栈后去了一趟万金坊,有关你身份的事就是坊主角都给我的消息。”

 

“万金坊……听说那里卖的消息可不便宜啊。”

 

柱间道:“也还好,角都的消息虽贵却从未出过错。”

 

斑微微点头,追问道:“那你为何还和我这魔教之人有所牵连?”

 

“门第之见何其狭隘!”柱间总是神情温和的面孔徒然变得严肃,他墨色的眼睛看着斑,神色认真道,“自喻武林正派的那些门派中亦有为恶之人,所谓的魔教子弟亦不时有侠义之举。瞳火宫的教义也不是欺凌弱小良善、残杀武林同道吧?都是习武强身,那又何谓正邪?”

 

斑被他一番话说得一时无言,只是愣愣的看着他。

 

“我就是这样想的……”见斑不说话,柱间讪讪道,“我初见你时,便觉得你不是恶人,所以才会出手相救。相处日久,更觉得你是个心中溢满温柔之人。”

 

“休要胡说。”斑被他说得面上发热,连忙侧过头,借夜色掩盖泛红的脸颊。

 

柱间不解道:“我哪里胡说了?”

 

“不提这些了。”斑快速打断了柱间的辩解,岔开话题道,“前些天我弟弟偷偷离宫,想是为了追我而来,他不会武功身子又弱,我实是放心不下。明日我便要启程前往天山,沿途打探他的消息。”斑说到此处已是脸露愁容,眉峰微蹙,平日里那双璀璨明眸此刻晦涩暗淡,带着难以言喻的忧虑。

 

“不会有事的。”他用力握住斑交叠于石桌上的双手,似乎想用行动安慰他。

 

柱间脸上坚定的神色和淡淡的笑容让斑没来由的想相信他的话。手上传来的力道也是如此温暖,带着一种安心感。斑点点头,轻声问道:“不知你下一步如何打算?”

 

“自然是跟你同去。”柱间答的痛快,“我也有些门路,可以帮忙寻你弟弟的下落,而且我也要去天山,你我同行,一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也好。”斑点头答应。

 

 

 

为何会如此轻易的把此行的目的地告诉他呢?为何会把泉奈的事说与他听?为何会答应与他同行?斑自认自己绝不是个毫无戒心的人,可现在他真的是丝毫没有怀疑的便相信了柱间。

 

也许是他屡次出手相救的时候,也许是他冒险拿出那块衣角的时候,或者只是他对自己露出明朗笑容的时候。他那武林大同的言论说来可笑,可斑偏偏被其打动,觉得说出这些话的柱间英明伟岸,一双墨瞳似在暗夜里闪着光。

 

斑轻轻笑了笑——既然已经决定相信柱间,何必还庸人自扰的想这些。只希望早些寻到泉奈的消息,莫要出什么岔子才好。





评论(1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