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湘

周叶双花、银桂高威、不拆不逆~

【鬼鼬】无关风月2

“我们有十年不见了吧。”蝎走到床边,坐在铺着软垫的竹椅上,“别来无恙?”

 

“你看我的样子像无恙吗?”鼬笑了,不同于在鬼鲛面前的温柔娴静,此时他脸上的笑容中有淡淡的不屑,黑色的眼睛里闪过锐利的精光。

 

“你不必如此防备我。你早已退出江湖,而我也只是鬼鲛找来给你看病的郎中而已。”蝎淡淡的笑了,似乎在自嘲现在身份——他赤砂蝎是江湖中公认的下毒高手,如今却来给人看病。欠的人情总是要还的,迪达拉那小子不但给他惹了无数的麻烦,还让他欠下了不少人情债。

 

十年前,江湖中无人不知宇智波鼬的大名。十三岁初出江湖,一人灭了邪教瞳火宫,从此成为瞳术的唯一传人。之后几年在佩恩手下做了很多惊天动地的大事,一时间成为了武林中家喻户晓的人物。可是他就像一闪而逝的流星,在不到二十岁的时候就销声匿迹,从此江湖上再也没有了关于他的消息。

 

蝎与鼬最后一次见面是千机楼和佩恩一起灭了一个山庄。山庄的名字蝎已经想不起来了,但是鼬冷峻淡漠的面孔和高强的武功却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之后不久鼬离开佩恩从此没了消息,蝎也再也没有见过他。想不到十年光阴转瞬过,如今却是在这种情况下相见。

 

“鬼鲛居然不知道你的名号。”蝎的表情看不出他是在替鬼鲛不知情而惋惜,还算对鼬隐瞒身份的嘲讽。

 

“武林新秀辈出,谁会记得我这个已经归隐山林七八年的人。”鼬垂下眼睛,变得轻柔的语气似乎是在解释,“鬼鲛一直在西南水泽地域活动,五年前才来到这边,之后遇到了我......”他的表情柔和,似乎是想到了那段初遇的时光。

 

“他也许听过你的事,但是不可能把那传说中的人物和柔弱的你联系到一起。”蝎了然的点点头,“你这病,怕是在退出江湖之前就有了吧?”

 

“是啊,或是在更早之前。”话说到这种地步,鼬也不想在隐瞒什么,“我之所以会在佩恩手下做事,一来是无事可做,二来他独门秘药可以控制我的病情。”

 

“你到底是什么病?”蝎忽然好奇起来,当年想拉拢鼬的人不计其数,佩恩居然能靠着药物让在留在身边,看来鼬的病及其古怪。

 

“三花皆弱,五气齐缺。”鼬淡淡一笑,仿佛说着别人的事。

 

“所以你之前都是靠佩恩的‘轮回枝’调养的?”怪不得以前看到鼬的时候并没有发现病症,原来佩恩用他号称‘活死人、肉白骨’的奇树——轮回枝——给鼬养身体。

 

“嗯。轮回枝不愧是奇树。有它滋养,完全不会觉得身体不适,但是离了它......”鼬顿了一下,淡淡说道,“其他灵药似乎也不那么灵了。许是这身子被养的娇逸了吧。”

 

蝎皱起眉,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那你这些年是靠什么维持的?”

 

“鬼鲛在各处寻得很多名医来给我治病调养。虽说不及轮回枝那般神奇,但终归是有些效果的。何况,他每过一段时间总要为纲手效力一次,然后带回几包药。”

 

“纲手......”蝎垂眸低声念着这个名字。“我还道鬼鲛视你如命,怎会舍得离开,总是在外活动,原来是为了那几包药。”

 

“呵,”鼬轻笑一声,面上带着一丝无奈,“是啊,他都是为了让我活着。而我也想活着。”

 

“我不觉得你是个贪生怕死的人。”蝎道。

 

“我当然怕死。”鼬说的理所当然,没有丝毫的尴尬羞愧,“我死了鬼鲛怎么办?他想对我好,我就笑着接受他的心意;他漂泊四海,我就在这里一直等他回来;他想跟我在一起,那我就一定要努力活下去!”

 

蝎忽然觉得,怕死这种为武林中人所不齿的事,在鼬身上居然有种凌然的大义。不知是四处寻医问药,受人牵制的鬼鲛更爱鼬一些。还是拖着沉疴病体接受鬼鲛照料,努力活下去的鼬更爱鬼鲛一些。但他知道,他们是相爱的,说不得又要为朋友尽力一次。

 

“手伸出来,我看看能否为鬼鲛分忧。”说罢,二指轻轻搭在鼬纤细的腕子上,细细的把脉。

 

“你是先天不足,在佩恩手下之时开始初露病症,虽然精心调养多年,你又有内力支撑,但终归已经病入肌骨,想根治几乎是不可能的。我欠鬼鲛的情,与你也算故交,就把这药给你,该是能解一时之急。”蝎从怀里摸出一个晶莹剔透的小瓶递给鼬,隐约可以看见里面碧色的药丸。

 

“这是什么?”鼬抬手接过,打开瓶塞一嗅,一阵清甜的草木香气钻入鼻端。

 

“千代的宝贝——碧华丹。”

 

“能提升内力、通透经络的碧华丹?”鼬想不到蝎会把这种珍贵的药给他,武林中人哪有不想增加内力的,而碧华丹就是少数几种可以做到的灵药。

 

“你的身体就像将枯之树,普通的药石调养如雨云在头,看似势大,实则仅能遮住几缕直射之光。而内力却如树内湿气,虽无法和轮回枝这种可以做雨露的奇药相比,却直接作用于经脉,比其他方法更加快速有效。”

 

“多谢。”鼬淡淡一笑。

 

“不必如此,我只是在还鬼鲛的人情而已。”蝎叹了口气,“你每十天吃一粒便可,药量过大你身体受不住。还有,我会开一些其他方子给你,我想你大概不会想让鬼鲛知道你会武功的事。”

 

鼬点点头,轻轻开口。“虽然你不需要,但是我还是要谢谢你。”

 

蝎抬起琥珀色的眸子看着面带笑容鼬,轻轻一笑。

 

 

 

 

 

四人一起吃过饭后,迪达拉拉着蝎去四处转,看来是爱极了这里的景色。

 

鼬和鬼鲛透过窗子,看他欢快的在竹林里跑来跑去,跑累了就到水边折了根芦苇,坐在青石上去够水中的青萍。

 

蝎只是悠闲的抱臂依树,由着他玩闹。偶尔说了些什么,惹得迪达拉笑声不断。

 

“他们还真是让人羡慕。”鼬靠在鬼鲛怀里,细白的食指轻轻在鬼鲛脸上描画。

 

鬼鲛捉住那只手,放在唇边吻了吻,笑着回道:“羡慕他们做什么,难道你嫌我不够吵闹吗?”

 

“我想......像他们那样,与你如影随形,一同踏遍锦绣河山。”鼬搂住鬼鲛的脖子,把脸埋进他怀里。

 

鬼鲛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不自觉的皱起眉,搂紧了鼬单薄的身子。只是瞬间,他又扯出笑容,温和劝道:“你不要着急,我总会找到神医把你治好的。再说我们一直在一起不是吗?我在外之时觉得你就在我身边,我们看的是相同的景色啊。”

 

鬼鲛一把抱起鼬,走向另一间屋子,语气轻松的说道:“你看今天夕阳多美,我想画一幅落霞图,你来帮我研磨可好?”

 

“好。”鼬抬起头,淡淡笑容挂于唇角眉间,好像刚刚谁都不曾提起那略显沉重的话题。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