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湘

周叶双花、银桂高威、不拆不逆~

【鬼鼬】无关风月1(琴师衍生)

这篇是听了老妖和HITA的《无关风月》才写的......

跟《琴师》系列是一个背景,不过故事独立,蝎迪等人串场~

————————————————————————————

 

“你来啦。”身材高壮的汉子对着飞身而来的红发青年和善一笑,一边抬手解开身边人的穴道,一边解释着,“可不是我要为难这位小朋友,实在是他不肯听话,非要跑去找你。你也知道我手重,不这样容易伤了他。”

 

“你才是小朋友呢!”刚刚解开穴道,迪达拉就迫不及待的皱眉反驳着‘小朋友’这个称呼。

 

“迪达拉!”红发青年低声喝道,“不许胡闹。”

 

“蝎大哥,你怎么可以帮着外人。”迪达拉瞪了一眼还在微笑的壮汉,抱起琴跑到了蝎身边。

 

“鬼鲛,多谢你出手相助。”蝎揽过迪达拉,向高壮的汉子点了点头。

 

“小事而已,不必客气。”鬼鲛笑得温和。

 

迪达拉见蝎一直跟鬼鲛说话不理自己,不禁心中一阵不悦,他撅着嘴闷闷出声道:“蝎大哥,我饿了。我想吃......”

 

“不介意的话,来寒舍吃顿便饭吧。”鬼鲛拿起地上的行囊挎在肩上,在蝎推辞之前说道,“还想请你帮我医一个人。”

 

“中毒的?”蝎点点头,拉着迪达拉跟着鬼鲛一起顺小路走进树林。

 

“不是。”鬼鲛的脸上带着愁容,显然他对那人的病很的忧心,“我请过很多知名的郎中,但是都治不好他的病。如果连你也没有办法,我真的......”

 

“我尽力试试吧。”蝎的表情难得的温和。

 

迪达拉倒是很好奇蝎居然会医术,但是现在的气氛实在让他问不出口,他只能抱着琴,默默的跟在蝎身后。同时也很好奇,能让这武功高强、性格和善的刀客如此挂心的,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物呢。

 

 

 

 

四面青山合抱,碧水从青山上倾泻而下,在山谷中汇集成水晶般的水池。水池四周开着大片不知名的各色野花,飘飞的花瓣落入水中,随水流打着旋子。

 

不远处是一大片竹林,隐约可以看到竹林深处有一块空地,几间木屋静立其中。风过时竹篁微摇,沁人的竹香伴着沙沙轻响,使人一见忘忧。

 

“你家居然在这种地方!”迪达拉惊讶的看着眼前世外桃源般的景色,也顾不得抱怨一路走来的疲累。

 

“我没想到的是,你居然有家。”蝎深深吸了口带着草木芬芳的空气,淡淡的笑容中有迪达拉读不懂东西。

 

鬼鲛没说话,只是笑了笑。他走到水池边,脱下带着风尘和血迹的大氅收进行囊,在水中洗着双手和脸颊,并不时的理着头发。

 

“至于这样吗?比我进王府去弹奏的时候还隆重。”迪达拉吐吐舌头,转头对蝎说道,“蝎大哥,我现在是真的饿了。从被巡抚的护卫追杀开始,就没好好吃过东西。”

 

蝎抬手把迪达拉颊边飞散的发丝拢到耳后,轻声说道:“我们到鬼鲛家先吃饭。”

 

此时鬼鲛已经洗漱完毕,他甩着手上的水珠,对蝎和迪达拉说道:“他不知道我是江湖中人,请你们帮我隐瞒一下。他身体不好,我不想他为我担忧。”

 

“嗯。”蝎了然的点点头。

 

迪达拉没出声,看表情倒是没反对。

 

“那走吧,我买了不少东西回来,一会大吃一顿。”鬼鲛当先走向竹林中的木屋。

 

 

 

 

当院门发出‘吱呀’的轻响时,鼬知道,是鬼鲛回来回来了。因为风里带着一种让人安心的味道。

 

所以当鬼鲛带着笑容走进屋里的时候,鼬并不吃惊,但是后面跟着进来的两人让他有一点意外——鬼鲛通常都是一个人回来。

 

“你回来啦。”斜倚在床上的鼬放下了正在看的书卷,把手伸向他——他的手很白,白的近乎透明,隐约可以看到淡青色的血管。他也很瘦,手腕纤细,可以明显的看到骨骼的轮廓。

 

鬼鲛伸出双臂急切的迎了上去。坐到床边握住了他的手,柔声说道:“最近身体怎么样?咳嗽好些了吗?上次我走的时候你一直在咳,我的心都要被你弄碎了。”

 

鼬消瘦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粉红,羞赧的低下头,轻声说道:“说什么呢,也不怕客人笑话。”

 

“说的当然是真心话,要不你问问我的心。”说罢,他把鼬搂进怀里,动作甚是轻柔,让他在耳朵贴在自己的胸口上。然后继续说道,“而且哪有什么客人,他们是我的朋友。”

 

鬼鲛转头看向蝎和迪达拉。脸上的笑容幸福而满足,眼中似乎闪着熠熠光辉。

 

一直呆愣的看着他们的迪达拉忽然觉得,这个单薄虚弱的病秧子身上,系着鬼鲛的心。他胸口没来由的一阵酸涩,碧蓝的眼中弥漫起水汽,他怕再继续在这种气氛中自己会忍不住哭出来。所以他连忙低下头,小声嘀咕道:“那你还不快点介绍一下朋友。”

 

鬼鲛拍了拍脑门,笑道:“瞧我太高兴了,竟还没给你们互相引荐。”

 

“这位是赤砂蝎。你别看他年轻,他的医术可谓炉火纯青,堪称回春妙手。”他指向蝎,一脸温柔的跟鼬说道。

 

“那位是迪达拉,鼎鼎大名的琴师。若是去热闹些的城镇,定可以听到街头巷尾流传的有关他的事迹。”

 

迪达拉明知道鬼鲛在取笑他却不好发作。倒是蝎露出了略显古怪的笑意,大概是想到了迪达拉那些被追杀的传奇事迹。

 

“至于这位......”鬼鲛握着鼬的手,脸上的笑容甜到发腻,“他是我最重要的人,名叫宇智波鼬。”

 

鼬的脸上露出了温柔而沉静的笑容,他温和的对两人说道:“鬼鲛以前都不曾带朋友回来过,可见他对两位定是极为看重的。我行动不便实是怠慢了,两位不要拘束,当是自己家便可。”

 

“我饿了。”迪达拉倒是真没客气。他前几天惹上了巡抚,一直被官兵围追,今天遇到了鬼鲛,才彻底摆脱了追兵。正巧蝎也赶到了,终于可以吃上一顿安稳饭了。

 

鬼鲛一愣,然后恍然大悟般站起身,柔声对鼬说道:“我去准备饭菜,你再休息一会,顺便让蝎帮你看看,如何调养才好。”

 

“好。”鼬笑着点点头,看着鬼鲛一步三回头的走了出去。

 

“迪达拉,你去帮忙吧。”蝎转头看向迪达拉,“好久没吃你做的炒蛋了。”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