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湘

周叶双花、银桂高威、不拆不逆~

【柱斑】局14

 扉泉线吃了炫迈,根本停不下来~

下一更会写柱斑线,强迫症为了标题一致,还是打了柱斑......

————————————————

扉间与泉奈离了春风楼,一时也摸不准柱斑二人的去向,便决定先在镇上留宿一晚,明日再寻他们的下落。此时正顺着热闹的街市沿途寻着客栈。

 

“此行虽没查出下手之人,但也不是毫无所获,起码可以确定是日向一族动的手。”扉间微微皱眉,脸色严肃的转头对泉奈说道,“不过你也太冲动了,赤砂蝎是那么好试探的嘛,要不是今日有小迪公子在侧,说不得就会动起手来。”

 

“那弹琴的不在又怎样?他不是欠你们森木山庄的情嘛,还不能多问一句?”泉奈秀眉微挑,一副不甚在意的样子。

 

“你会如此说是因不曾了解个中缘由。”扉间摇摇头,否定了泉奈的说法,“赤砂蝎以前是出了名的脾气暴躁、喜怒无常。但是有小迪公子相伴之时,他就会收敛许多。这也是我为何去小迪公子养伤的春风楼等他,你当武林第一杀手当真如此好说话吗。”

 

见泉奈没用如往常一样唇齿相机,扉间便继续说道:“再说他欠的情也是因为小迪公子——当日他被旗木鹿惊所伤,正巧被大哥遇到,便出手给他治伤。后来赤砂蝎赶来,大哥又把治疗内伤的‘花精散’赠与二人……今日看来小迪公子内伤未愈,改日得派人再送去些才好。”

 

泉奈跟在扉间身后,一脸的不快。扉间如此说法,好像他们受了那个什么小迪公子多大恩惠似的,他只不过是在他们等赤砂蝎的时候弹了一曲而已。就连养个伤还是在秦楼楚馆那种烟花之地……扉间还要再去赠药,想来也是因为人家姿容美艳,怎不见他对旁人如此上心。

 

 

泉奈……泉奈…….

 

泉奈正兀自想着,忽听前方似是有人唤他,便惯性的抬头看去。没想到是扉间见他心不在焉落在了后边,就停下来唤他回神。可泉奈恍惚间脚步未停,直直撞到了扉间身上——虽然力道不大,一触即分。但他的鼻梁正撞到了扉间的下巴,一阵酸麻涌上,泉奈眼中立时盈满了泪。

 

抬头见扉间还是一副毫无所觉的样子,他更加怒不可遏。泉奈柳眉倒竖,杏眼圆睁,葱白的食指伸出直指扉间鼻尖,愤愤开口道:“小迪公子,小迪公子,他那么好你干嘛要急着走,再听几段靡靡之音,喝几杯花酒不是更好?何苦跟我一起四处奔波,去查那不知身在何处的凶手!”

 

扉间对泉奈忽如其来的指责甚是不解,也很不悦——当初说是抓了泉奈做俘虏,其实只是结伴暗中跟随两人的兄长而已,他还一直在保护体弱不会武功的泉奈。他明明一直在帮他查找陷害他哥哥的人,那本来跟他毫无关系。刚刚他费心费力的帮他分析了那么久,不但不被认同,后来泉奈干脆一直在走神。现在又来拿这种话挤兑他。

 

“你这话什么意思?”他千手扉间好歹也在江湖上有些名号,旁人见他怎么也得尊称一声‘扉二爷’,现下却被泉奈指着鼻子无端指责,不由得皱起眉头,本就严肃的面孔更加紧绷。

 

“什么意思你心里清楚。”泉奈仰起头,毫不畏惧的回瞪着扉间那双带着威严的朱红色眼睛。

 

“好,算我多管闲事。”扉间‘哼’了一声,转身运起轻功,身形一动眨眼间便消失在街角。

 

泉奈直直的瞪着扉间消失的方向,紧绷着的小脸一直没有放松,大概瞪的久了,他有些不适的眨眨眼,眼泪就毫无预兆的顺着脸颊滚落下来。半晌,泉奈才后知后觉的抬手摸了摸脸,指尖上的水迹让他有些无所适从。

 

他是宇智波泉奈,堂堂瞳火宫的二公子,怎么会因为扉间离开而落泪呢!定是刚刚撞倒鼻梁,才使眼中泛泪,跟千手扉间毫无关系!泉奈抬起手臂用衣袖胡乱的抹了抹脸,想尽快擦掉脸上的泪痕。可眼泪却怎样也擦不完,如断线的珠子般扑簌簌的往下掉。

 

泉奈恨恨的用力抹着泪,细嫩的小脸被略显粗糙的衣料擦红了一片,隐隐泛着刺痛。都怪千手扉间!要不是他说那些气人的话招惹他,他也不会这么窝囊的在这里哭。幸好天色已晚,来往路人也未注意他这个外乡人。

 

泉奈捂着胸口慢慢走到街边,缓缓蹲下——他的手脚不受控制的发抖,还有些喘不过气,即使大口呼吸,还是觉得胸内憋闷,心口一阵阵的酸胀,似乎还带着说不清的疼痛。

 

 

 

 

 

扉间并没有走多远,他也是一时气愤泉奈的胡闹,自身沉稳的性格使他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回想着前因后果——泉奈并不是拒绝和他一起调查,反而是对迪达拉颇有敌意,所以才有那些夹枪带棒的话。可他仔细回想了一遍在春风楼的所有细节,却丝毫没想起迪达拉有哪些作为能使泉奈如此敌视他。

 

“唉~”扉间摇摇头,无奈的叹了口气。当初他夜探瞳火宫初遇泉奈之时,就撞到几个日向一派的人想擒住泉奈邀功。他不知其身份,为避免行踪暴露出手杀了几人,这本对泉奈是救命之恩,不料泉奈不动声色的对他下了毒。千日醉兰之毒虽不致命,但却使他不得不放弃计划,狼狈的离开了瞳火宫。那时他虽有余力杀了泉奈,却没有动手,现在想来,第一次交锋便是他败下阵来。

 

现下也是一样,他本不快泉奈的作为,但想起离开时泉奈泪盈于睫却努力瞪着他的模样,便不忍心丢下他独自离开。何况此地因猿飞盟主大寿而武林人士聚集,泉奈不会武功,又被自己收了防身的毒药,若有个三长两短……想到这里,扉间连忙停步转身,快步往回走。

 

 

扉间远远望去不见泉奈,瞬间慌了心神,连忙加快步伐,到近前才发现泉奈孤零零蹲在街边,满脸泪痕,双眼红肿,身体还一直在细细的颤抖。他似乎很难受,红唇微张,用力喘息着。

 

“泉奈!你这是怎么了,哭什么?”扉间紧跑两步来到泉奈身边扶他起来,把站不稳的泉奈抱在怀里,还轻轻拍着他的背给他顺气,“可是受伤了?还是身体不适?”

 

扉间身为千手家的二少爷,自然颇通医术。此时已断定泉奈并无外伤,也不像不足之症复发,只能劝慰道:“你不爱惜自己,若旧病复发可如何是好。”

 

泉奈趴在扉间怀里,不动也不回话,只是微微抽噎着。

 

“你哥知道你如此,定会心疼的。”扉间见泉奈不理他,便搬出他重视的斑来,“再说你使性子我们可怎么暗中跟着他们俩,跟丢再找可就难了。”

 

“那你呢?”泉奈抬起脸,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扉间。

 

“我怎么了?”扉间一时没反应过来他所言何意。

 

“……会不会心疼?”泉奈挑起细长的眉微撅着嘴,瞪着一双漂亮的眼睛问道。

 

扉间这才反应过来泉奈这话是接着他那句‘你哥知道你如此,定会心疼的。’问的,一时间不知如何作答,难得放得温和的面孔瞬间涨红,嘴唇动了动却没吐出一个字。

 

“快说啊。”泉奈继续追问。

 

“……”

 

“你若不心疼我,还回来做什么!”说罢,便开始推拒,挣扎着要离开扉间的怀抱。

 

“心疼,心疼!”扉间按住泉奈扭动的身子,安抚道,“我自然是心疼你的。”

 

听扉间如是说,泉奈微微眯起眼睛笑了起来。他踮起脚,双手攀着扉间的肩膀,在他脸上飞快的印下一个吻后又钻回扉间怀里。

 

扉间只觉温软的唇扫过脸颊,还能略微感觉出泉奈脸上未干泪痕的湿意,他本想说点什么,张了张嘴却又不知从何说起。最后他只用力的搂住怀中纤细柔韧的身躯,总是神情严肃的脸上露出了不自觉的笑意。

 

评论(8)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