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湘

周叶双花、银桂高威、不拆不逆~

【高威】春风复来6

 

“晋助,你这是…...”万齐正坐在客栈的庭院中喝酒,见高杉扛着一个人回来,不由得放下手中的瓷杯。

 

“偶尔也要为我教的发展增加一点新的助力,不是吗?”高杉走到石桌旁,把神威放了下来,半扶半抱的让他靠在自己身上。一路的奔波使本就身心俱疲的神威晕了过去。

 

“你下手也太快了吧。”万齐揶揄的扫了一眼神威——随便看一眼就知道在那件高杉的外衫之下什么都没穿,何况他露出来的光裸双腿上还带着一些青青紫紫的指印。

 

“我在你眼里就是那种趁人之危的人?”高杉挑眉问道。

 

“当然不是。”听高杉这么问,万齐马上识趣的否认道,“这不是他身上的痕迹太明显了嘛。春雨里果然没什么好人,可怜了神威……”

 

“你还是可怜一下在他身上留下这些印子的那个狱卒吧。”高杉打断了万齐没说完的感慨,“还没等走到牡丹花下,就在那有毒的香味下变作屈死的亡魂了。”

 

“哦?怎么回事?”万齐看高杉的神色,忍不住好奇问道。高杉就把其所见之事跟万齐说了一遍。

 

“呵,大概也没有谁会想到他在那个状态下还能杀人吧。”万齐饶有兴趣的看向软软靠在高杉身上的神威,他看起来脆弱而纤细,此时完全看不出是个嗜血的修罗。

 

“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吧。”高杉伸手搂住神威的膝弯将他抱起,向客房走去,“明早我们先回江州,让武市和又子处理这边的事就好。”

 

“哦。”万齐随意应了一声。目送两人进房后,又拿起已经填满酒的瓷杯,对月独饮起来。

 

 

 

 

 

“我们这是去哪?”神威趴在小桌上,百无聊赖的看着车厢小窗上的流苏。马车跑的很快,窗外的景物飞速向后流逝,但是宽敞的车厢里却很舒适,并不显得颠簸。

 

“回江州。”高杉侧卧在小桌旁,闭着眼睛小憩。

 

“我想骑马,坐车太无聊了。”神威提出要求。

 

“不行。”高杉连眼睛都没睁一下,果断否决了他的提议,“你身上余毒未清,静养才能尽快痊愈。”

 

“我已经好了——”

 

“而且春雨不可能不派人手追查你的下落,我可不想现在就惹麻烦。”不等神威说完,高杉便以有力的理由打断了他。

 

神威扁扁嘴,一时想不到反驳他理由。不过他只安静了片刻,就推开小桌凑到了高杉身边,伸手去拿他放在身边的长剑——还没等摸到剑,就被高杉一把抓住了手腕。

 

“借我看看嘛,干嘛那么小气,剑又看不坏。”神威被抓住手腕也不恼,只是笑嘻嘻的眯着一双漂亮的蓝眼睛望着他。

 

“你就不能老实一会?”从上车开始神威就没消停过,高杉那为数不多的耐心已经被他耗尽了,他甚至已经开始后悔今早就给神威解毒,早知道是现在这个情况,就应该到江州之后再解毒也不迟啊。

 

“很无聊啊。”神威丝毫不顾及高杉黑掉的脸色,继续说道,“你别睡嘛,陪我过几招吧!”

 

高杉怒极反笑,就着手中拉住神威的手腕猛力一扯,跪坐着俯身向他的神威就被拉扯的向前扑去,趴在了高杉胸口。低沉的声音在神威耳边响起,“那我们做点有趣的事好了。”说罢,就按着神威的头,张口咬上了那双一直喋喋不休的唇。

 

神威的唇柔嫩温软,高杉下口虽重却未咬破,血色迅速透过薄薄的皮肤映了出来,把樱色的唇瓣染得绯红。神威莹润的蓝眸愣愣的看着高杉,映衬着红唇微张,宛若无言的邀请,使整个人平添了几分艳色。

 

高杉本是不耐烦神威一直不肯消停,想吓唬他一下。怎料神威的滋味出奇的好,又是这样一副意料之外的表情,不由得心头火起。翻身压住兀自不动的神威,猛的堵住了他的唇——先是浅浅的试探,用舌尖描绘着充血的唇瓣,接着撬开唇齿,深入的纠缠。

 

神威没有反抗,他只是半眯起蓝盈盈的眼睛,微微蹙着眉,在唇舌纠缠中艰难的喘息着。那双纤白的手紧紧抓着高杉胸前的衣料,说不清是要推拒还是拉近。

 

良久,高杉才放开已经有些喘不过气的神威,眸色深沉的问道:“为何不反抗?还是说你喜欢这个?”

 

“你救了我啊。”神威双颊泛红,微肿的双唇水润而红艳,但他清澈的蓝眸中却透着坦率坦荡,“如果你喜欢,让我用身体报答你自然可以。可惜我是男人,倒是无法如女子般以身相许什么的。”

 

“男人又如何,只要喜欢便可。”高杉勾起嘴角微微一笑。

 

“高杉教主要是喜欢,这副身体尽可拿去。”

 

高杉俯身又啄吻了一下那双柔嫩的唇,纠正道:“叫我晋助。”

 

“晋助……”神威从善如流的唤了一声。

 

高杉一笑,起身拉开了两人的距离,然后从桌上拿起烟杆,熟练的点燃烟丝,悠然的吞吐烟雾。

 

神威见状,疑惑的问道:“晋助,不做吗?”

 

高杉停下动作,对着神威邪魅一笑,低声道:“欠下的人情可没这么容易就能还,小兔子。”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