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湘

周叶双花、银桂高威、不拆不逆~

【蝎迪/角飞】证据(下)

“您可以走了,飞段先生。”一个年轻的警员打开门,对焦躁不安的飞段说道,“您的律师已经在外面等你了。”

 

飞段也顾不得发泄被‘无故关押’的怒气,喜滋滋的跑出去,粘上在大厅站着的角都。

 

“我就知道你行的。”飞段咧开嘴,露出一口白牙。忽而又一脸愤愤的表情,咬牙问道,“那个陷害我的真凶到底是谁啊?害老子在这耗了一天。警察局的咖啡难喝死了。”

 

“是鹿丸。”角都淡淡答道,顺手扯开了贴在他身上的飞段。

 

“鹿丸!怎么会是他?他明明跟迪达拉他们出事之后才到巷子里的。”飞段锲而不舍的往角都身上粘。

 

“去问你的好朋友吧。”角都不耐烦的皱着眉,拖着挂在他身上的飞段走出大门,“记得把这次的费用打到我卡里,你知道帐号。”

 

“角都你也太无情了,居然跟我还提钱!”飞段一脸的伤心欲绝。等了一会见角都不为所动,便悻悻的放开了手,不满的嘟囔着,“那我去找迪达拉问清楚。”

 

“这小子,不会是为了不给钱才跑那么快吧。”看着飞段的背影,角都无奈一笑。

 

 

 

 

“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会是鹿丸呢?”飞段一边吃蛋糕,一边询问着趴在沙发上发简讯的迪达拉。

 

“角都说,鹿丸是趁井野意识不清的时候跟堪九郎在后面巷子里见面,并且杀了他的。然后找我到休息厅,只是为了让他设置的‘小把戏’生效的时候,有个清醒的人为他做不在场证明。”迪达拉坐起来,拿起了矮桌上的果汁喝了一口,露出幸灾乐祸笑容,“而你就是个倒霉蛋。鹿丸并没有想要你做替罪羊的,你却自己跑到那里去当凶手。”

 

“什么小把戏啊?”飞段不理迪达拉的调侃,追问着。

 

“紫色的小把戏。”迪达拉神秘兮兮的看着飞段,直到吊足了他的胃口,才开口解释道,“虽然我不太明白,但是角都说鹿丸用的是三碘化氮。”

 

 

 

 

几个小时前,角都等人在酒吧取证的时候——

 

“三碘化氮?”蝎抓抓赤红的碎发,皱眉看向角都——这个名称他有印象,但是偏偏这时候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酒精会使人头脑发昏。它明显拉低了你的智商,蝎。”角都挑眉看了一眼瞪着他的蝎,轻轻提示道,“是‘用风做引信的炸药’。”

 

“啊!原来是这样。”蝎恍然大悟,琥珀色的眼睛似乎闪着光。

 

迪达拉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不禁问道:“‘用风做引信的炸药’是什么?外面并没有爆炸的痕迹啊。”

 

蝎看着迪达拉蓝色眼睛中满满的疑惑,忍不住逗他。他指了指自己的脸颊,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亲我一下就告诉你。”

 

迪达拉不知所措的长大眼睛,红着脸小声说道:“不说算了。”

 

“它是一种敏感性极强的爆炸物。”蝎看够了迪达拉害羞的样子,开口解释道,“羽毛的触碰、空气的流动,甚至突然增强的阳光都可以使它发生爆炸。并且声音很响。”

 

“我想这就是你们听到的那声‘枪响’的真面目。”角都指着蝎身上那块紫色污迹,“而那就是爆炸之后碘蒸汽留下的痕迹。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才没有弹壳和弹孔,因为那抢只是凶手设下的障眼法。”

 

“这不但把作案时间的问题解决了,还指出了真正的凶手。”蝎露出笑容,看来案件马上就可以解决了。

 

“凶手是谁?”迪达拉焦急的看着打哑谜的两人。飞段还被扣押在警局里,他们可没有时间在这里浪费。

 

“就是找你去做不在场证明的人啊。”蝎拿起旁边的照片,指着照片中一脸懒散的黑发男人。“如果没有证人,他紫色的小把戏就不能发挥作用了。”

 

迪达拉不可置信的说:“鹿丸?不可能啊,就算他和堪九郎先生有矛盾,也没必要陷害飞段啊。他们之前并不认识。”

 

“他当然没想陷害飞段。”角都无奈的耸耸肩,“飞段去吹风根本是偶然的行为,我想鹿丸大概是想制造出凶手杀人之后逃走的假象吧。飞段那小子却傻傻的自己去当了凶手。”

 

“现在的问题是——证据。”蝎修长的手指摩挲着手中的古典杯,略有所思的轻声低喃,“只有手法的话,是可以让飞段不被定罪,因为按照定罪原则,陪审团必须绝对相信飞段有罪,不能存在任何怀疑。可是这样并不能破案,没有证据我们也不能给鹿丸定罪。”

 

“可惜找不到凶器,不然肯定可以找到证据的。”迪达拉担忧的望着蝎,不能结案肯定会给蝎的工作造成不小的麻烦。

 

“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角都看着蝎杯子里的Blue Monday Cocktail,脑中忽然灵光一闪。

 

“我们再去案发现场看看吧,我想我大概知道凶器在哪里了。”角都说。

 

 

 

 

 

“凶器到底在哪里啊?”飞段迫不及待的追问着。不得不说迪达拉是个很好的讲述者,短短的分析过程被他讲得跌宕起伏,吊足了飞段的胃口。

 

迪达拉用眼睛瞟了一眼桌上的樱桃,飞段马上殷勤的拿起一颗最大最红的,放进迪达拉微张的口中。

 

“这就是鹿丸设置的另一个彩色陷阱了,他们说它是——‘蓝色的眼罩’。”迪达拉心满意足的咬着樱桃,含糊不清的说道。

 

“蓝色的眼罩?”

 

“这样说你都不知道?”

 

虽然迪达拉的语气像是在说‘谁都能猜到’,但是飞段不得不硬着头皮求教道:“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眼罩啊?还是蓝色的。”

 

撅起红唇,迪达拉不雅的把樱桃核吐在了桌上。然后换了个姿势,侧躺在沙发上悠闲的笑道:“喏,看那边。”

 

迪达拉抬起长腿,勾起脚尖指着窗外。飞段顺着他指的方向,看着窗外的景物——跟平时一样,没有半点不同。不过,飞段还是在‘蓝色的眼罩’这个提示下发现了迪达拉想让他看的东西——一个蓝色邮筒。

 

“邮筒?”飞段不解的问道。

 

“是啊,就是邮筒。”迪达拉得意的笑起来,“要不是发现的快,现场解除封锁之后那个装着凶器的信封就会被邮递员送回鹿丸家。那家伙就可以轻轻松松的处理掉它。”

 

“你们怎么发现它的?”居然想到去看邮筒,那个老旧的邮筒在巷子里好多年了,很少有人使用它。

 

“多亏的一杯鸡尾酒——Blue Monday Cocktail。”迪达拉笑的温柔极了,白皙的脸颊泛出可爱的红晕,估计是想起了喝那杯酒的人。

 

“就因为它们都是蓝色的?”

 

“当然。有时候破案的关键就是这种不经意联想下的产物。虽然在法庭上不值钱,但是查案的时候直觉还是挺有用的。”迪达拉不禁感慨了一下。

 

这时候,迪达拉是手机忽然发出了一声轻响,大概是简讯的提示音。他急忙抓起来看了一眼,然后兴匆匆对飞段说道:“我要出门了。”

 

“你居然要出门?难道你都不对大难不死的朋友表示一下安慰吗?至少请我吃顿饭安慰一下我在警局里受到虐待的胃啊!”飞段不满的大喊,迪达拉的厨艺棒极了,飞段来这里除了想听破案过程,更多的是想混个晚饭。

 

“抱歉,飞段。我约了蝎警官。”正忙着换衣服的迪达拉耸耸肩,露出一个遗憾的表情。虽然眼睛里的光芒使这个表情的效果大打折扣。

 

“重色轻友的混蛋!”飞段愤愤的瞪着他,不情愿的站了起来。

 

穿戴整齐的迪达拉趴在飞段耳边,调皮的说道:“快回家吧,相信角都已经做好晚饭等你了。”

 

“他才不会呢。”飞段垂下眼,有些泄气的答道。

 

“相信我吧,今天会的。”迪达拉的话好像有魔力般,飞段真的相信的点点头,跟迪达拉一起走出房间。

 

 

 

迪达拉望着飞段离去的背影,开心的笑了起来。他才不会告诉那个笨蛋,他今天听到了角都和蝎的对话——

 

“谁送他回去?”蝎指着趴在吧台上的鬼鲛。

 

“我没空。一会要去超市买晚饭的食材。”角都答道。

 

“今天自己做啊?难得你会动手呢。”

 

“那小子在警局呆了一天,一定没好好吃东西。”

 

角都轻轻笑了起来,低语道:“做个他爱吃的猪扒饭好了。”

 

 

 

 

 

————END————

 


评论(2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