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湘

周叶双花、银桂高威、不拆不逆~

【高威】春风复来5

ooc预警~~耍流氓的高杉和娇羞的尼桑

————————————

 

地牢里终日不见阳光,夜间更是潮湿阴冷,带着挥散不去的血腥气。高杉沿着不算宽阔的过道走着,视线随意的扫过一个个牢房,最终锁定了神威所在的那间——

 

神威衣衫凌乱的躺一堆稍微干燥些的茅草上,手脚上都被黑色的粗大锁链锁住,令他几乎无法活动。一个狱卒正压在他身上,一边用力撕扯开他的衣服,一边急切的去吻他。

 

面对凑过来的唇舌,神威微微蹙起细长的眉,扭头避过。这却把他纤细的脖颈露了出来,那狱卒低下头去,在白嫩的脖子和玲珑的锁骨处啃咬舔舐,这使神威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吸吮舔咬的水声和急促的喘息声渐渐向下游走到胸口,一直忙碌的双手也已经撕开了神威长裤,抚上了白皙修长的双腿,揉捏着挺翘的臀瓣……

 

“吻我。”神威水润的双唇吐出难耐的喘息,说话的声音低哑,带着颤抖的鼻音,媚的惑人,“快,快来。”

 

狱卒被这魅惑的声音一唤,不由自主的从神威身上爬了起来,咽着口水凑向那双粉嫩的唇……

 

神威半眯着水蓝的眸子,见狱卒的脸已经凑过来,瞬间睁大了双眼,漂亮的脸蛋上带着笑——他借着狱卒凑向他的力道,顺势用了个头锤,将额头从斜下方向上狠狠顶了过去,正撞到狱卒的鼻梁骨上,就听鼻骨断裂,发出一声闷响,碎骨当即反刺入脑,狱卒连哼也没哼一声,顿时软软的趴在了神威身上。

 

 

 

 

“精彩,精彩绝伦。”高杉抱臂倚着牢门,看神威费力的将狱卒的尸首从他身上弄下去,然后艰难的坐起身。

 

神威衣衫凌乱不堪蔽体,被扒下的素白衣衫卡在臂弯处,露出个整个白皙的肩膀和胸膛,上面还带着刚刚被啃咬出的嫣红吻痕;裤子已经被撕烂,只剩几块破烂的黑色碎布挂在腿上,更显得修长的双腿白得欺霜赛雪。——他毫不在意的看向高杉,清澈的蓝眸中哪有一丝意乱情迷,刚刚诱惑狱卒的种种不过是做的一幕好戏,在内力被封,手脚被束的情况下还能杀人,难怪高杉连连夸赞。

 

“高杉教主怎么有此雅兴,这大半夜的来地牢散步?”神威微微仰起头,看向气定神闲的高杉。

 

“来这里自然不是为了散步。”高杉垂下手臂理了理衣袖,站直了身体,推开牢门走了进来,“我来是想问问你——你还想继续留在春雨这嫉贤妒能的地方吗?可否愿意跟我走?”

 

“就这些?”高杉已经走到了神威面前,使得他不得不更高的仰起头才能看见他的脸,“不说点有诱惑力的条件什么的?”

 

“遇到高手尽可能让你去对付,怎么样?”高杉一笑,想起了神威的爱好。

 

“饭要管够!”神威马上提出附加条件。

 

高杉点头应允道:“可以。”

 

“那就好。”神威满意的笑了起来。

 

“既然说好了,那你从现在开始就是我的人了。”高杉抽出腰间长剑,利落的挥动了两下,神威手脚上的铁链应声而断。

 

高杉俯身抬手,把神威垂至脸畔的一缕妃色发丝别到耳后,然后扯着手臂把手脚发软的神威拉了起来。

 

神威皱着眉,颇有些苦恼拢着破破烂烂、还粘着茅草和泥土的衣衫。高杉见状不由分说扒掉了那件白衣,脱下自己的外衫围在神威光裸的身上,他微微弯下腰,一把搂住神威的双腿,把他抗在了肩上。

 

高杉利落快速的动作使神威一时没反应过来,等他想明白这是高杉体谅他中毒后四肢无力不便行走的时候,他已经趴在高杉的肩头被带出了地牢。

 

“我自己能走,放我下来。”他不安的在高杉肩上扭动着,无力的手捶打着他的背。被抗着的姿势很不舒服,倒垂着的头被晃的阵阵晕眩。

 

“别乱动。”高杉抬手在他堪堪被外衫盖住的翘臀上用力拍了一下,发出‘啪’的一声脆响,另一只手更紧的搂住挣动的膝弯,“再动衣服可就盖不住了。”

 

神威被他意有所指的话说得不再动弹,紧紧抓住高杉背后的衣服,尽量稳住身体。本来白嫩的脸颊不知是因为充血还是因为害羞,此刻红的厉害,那是比他艳丽的发丝还要美的颜色。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