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湘

周叶双花、银桂高威、不拆不逆~

【柱斑】局13

本章没有柱斑戏份啊...我有点不好意思打tag了~

还是扉泉、蝎迪在飙戏~~

PS:我觉得大家都应该知道鹿惊就是卡卡西吧,为了符合古风用了这个翻译~别问我迪达拉是怎么回事...他没有符合古风的译名啊Q_Q

——————————————————————

 

泉奈自然知道赤砂蝎的大名——江湖上最大的杀手组织千机楼的头号杀手,也是楼主千代婆婆的孙子。十多年前就已名动江湖,暗器、机关、制毒无所不精,武功高强内力深厚,是当世武林中一等一的高手。——如果是他出手,那淬毒的牛毛细针深入咽喉自然不是什么难事。

 

若赤砂蝎是杀死风影之人,那这是买凶杀人?日向宗武为把风影之死嫁祸给斑雇佣杀手倒是不足为奇,可是他们是如何知晓斑的行动的?即使是他和扉间一直跟着柱斑二人,也因不敢离得太近而经常跟丢。

 

正在泉奈思考之际,竹帘一挑,一个俊美青年走了进来——白皙的脸,暗红的发,琥珀色的眼中透着淡漠——如果不是迪达拉已经停下弹奏面上带笑的迎了上去,泉奈很难把这个雅致俊秀的青年跟武林中头号杀手联系到一起。

 

“蝎大哥,你可算回来了。”迪达拉走到他身边,带着灿烂的笑容开口道,“扉二爷过来了,说是有事找你。”

 

“嗯。”蝎抬手摸了摸迪达拉流泉似的金发,“你的伤还没好,别太累了。”

 

“知道了。”迪达拉乖顺的点点头。

 

“这是你爱吃的肉粽,趁热吃吧。”他把手中提着的一个油纸包递给迪达拉,看着他高兴的接过,也不禁露出了一丝笑容。

 

此时扉间和泉奈略有些尴尬的站起身来,总觉得似乎他们的存在打扰了两人,但他们可没忘了来此的目的,为了斑自然是要把正事办了的。好在迪达拉拿了油纸包后就出去了,想来应该是取碗筷;蝎则走了过来,请扉泉二人再次落座后,自己也坐了下来。

 

“不知扉二爷此次前来所为何事?”蝎拿起桌上的瓷壶和细瓷杯,给自己倒了一杯凉茶。

 

“此番前来叨扰,实是有要事相询。”扉间婉拒了蝎要为他斟茶的举动,直言道,“是有关涟沧山,风影之死的。”

 

“哦?扉二爷怎么想到来问我呢。”蝎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琥珀色的眸子饶有兴趣的看向扉间。

 

“说来也巧,今早上山之时,偶然见蝎兄在山脚茶棚处小坐。”扉间微微一笑,“正赶上风影今日死在咽喉处那根淬毒的牛毛细针上,这如何不让我想到蝎兄啊。”

 

“呵,也就是扉二爷有此好眼力,隔着兜帽斗篷也能认出我来。”蝎放下手中的瓷杯,修长的手指轻点桌面,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

 

“当着明人不说暗话,我只是想知道,风影……可是蝎兄你亲自出手?”扉间深知绕弯子在蝎这里是行不通的,索性打开天窗说亮话。

 

“我今日虽上涟沧山,却不是为了风影之事。”蝎神态自若,毫不作伪,“我是听闻旗木鹿惊会来此为猿飞日斩拜寿,这才特意跑上一趟的。不过很不凑巧,我并没有见到人,听旁人道他有事耽搁了。”

 

“原来如此,看来是我想错了方向。”扉间了然的点点头——他自然知道赤砂蝎为何特意去找旗木鹿惊,迪达拉那现在还没好的内伤就是拜他所赐。这自然就跟这个天下第一杀手结下了梁子。

 

“那谁会有此能耐杀了风影呢?”泉奈听到此处不由得担心起来,未知的强敌才最可怕。

 

“这……”扉间一时也想不到第二人选。

 

“扉二爷,我是没见到风影死状,不好妄下定论。但若真如众人所言是死于血海棠之毒——”蝎略一沉吟,“我前几天倒是帮人做了一瓶类似的毒,血海棠也是那人带来的。”

 

扉间和泉奈喜形于色,本以为此行一无所获,没想到还有此线索。扉间急忙问道:“此毒为何人所制?”

 

蝎却摇了摇头,但笑不语。

半晌,蝎才开口道:“我们受森木山庄赠药之恩,理当为扉二爷效犬马之劳。但千机楼楼规森严,身在其中也无可奈何。只能略尽绵力……”

 

“无妨无妨,蝎兄太客气了。”扉间连忙接口道,“有了蝎兄的提醒,至少我们不用在何人制毒的事上费力了。”

 

“多谢扉二爷体谅。”

 

“是日向吧!”泉奈忽然说了一句。

 

蝎的表情未变,依旧微垂着目光看着桌上的瓷杯,但眼尖的泉奈却看到听到他说‘日向’的同时,蝎琥珀色的瞳仁微微一动。然后他眸光转动,冰冷的视线直扫在泉奈身上。

 

“泉奈!”扉间呵斥了一句,那细长的朱红色眼眸狠狠瞪了泉奈一眼。泉奈这种试探实在是不妥,蝎已经给他们提示了,还这样强人所难就不好了。

 

“泉奈不懂礼数口无遮拦,还望蝎兄不要见怪。”扉间连忙抱拳施礼。

 

“无妨。”蝎收回视线,摆摆手让扉间不必在意。

 

“时候也不早了,我们就不打扰了。”扉间站起身告辞道,“何况迪公子的伤也需静养。”

 

“那我就不留二位了。”蝎也跟着站起身,送扉泉二人出了水榭。

 

“蝎兄,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他们为何要寻杀死风影的人呢?”迪达拉听见动静,从旁边的房间中走了出来,看着扉泉二人越过莲花池,消失在花园中。

 

“一般来说,找凶手无非是两种目的——不是替死者报仇,就是为疑犯洗脱嫌疑。”蝎慢条斯理的分析道,“要说报仇——风砂寨位于漠北,风影师从老寨主,寨中之人很少来中原走动。而森木山庄地处东南,本就没什么接触,也从未听说千手家和风影一派有何瓜葛。”

 

“既是这样,显然报仇是不太可能了。那就是为洗脱嫌疑喽?”迪达拉倚着廊柱,侧头看向蝎。

 

蝎点头道:“我是这样猜测的。”

 

“可是你手下传来消息,现在涟沧山上的那些人并没有定论谁是凶手,只道是瞳火宫所为。他们何必还跑来我们这儿打听呢?”迪达拉从袖中掏出一个细长的字条晃了晃。显然蝎手下传来的消息被他接到了。

 

“据扉间所言,风影死在咽喉处的毒针上。你不觉得奇怪吗?”蝎顺手接过迪达拉手中的纸条,扫了一眼后于指间一搓,纸条便化作了纸屑纷纷飘落,“暗器本就深入要害,能有如此功夫的人杀风影还不是易如反掌,为何要特意淬毒?还是这种指向明确的独门毒药。”

 

“看来是有人特意嫁祸。”迪达拉白皙的小脸上带着一种事不关己的悠闲,“不过是为了嫁祸给瞳火宫?看来瞳火宫注定要背这黑锅了,就算解释也没人会信,谁让他们是魔教呢。”

 

“不,应该是特定的某个人。”蝎淡淡一笑,“魔教之人,暗器高手。”

 

“扉二爷为什么要替瞳火宫的人查证?”

 

“大概是为了他身边那个人吧。别看他不会武功——”蝎微微顿了一下,玩味道,“那可不是个好相与的人。”

 

“呵,那人长得倒是好,不怪扉二爷如此尽心。”迪达拉想起扉泉二人刚到水榭就吵闹的样子,不禁笑了起来。

 

蝎抬手托住迪达拉精巧的下巴,目光在他脸上流连了一下,才开口道:“他哪有你好看。”

 

“油嘴滑舌。”迪达拉白皙的小脸泛起红霞,甩开蝎的手,急匆匆转身走进屋内。

 

蝎淡淡一笑,跟着他进了屋。

 

评论(5)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