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湘

周叶双花、银桂高威、不拆不逆~

【高威】春风复来4

 

神威与阿伏兔一路奔波总算到了春雨总堂。阿呆总堂主对其可谓关怀备至,准备了最好的客房和吃食招待前来述职的两人。虽说神威随性惯了,但是到了总堂还是按规矩穿上了显示分堂主身份的暗红色外衫,温和有礼的跟诸人打着招呼。

 

第二天吃罢早饭,阿呆总堂主跟神威提到了要在晚上宴席之后杀高杉的事——让神威对付高杉晋助,阿伏兔带领其他人对付高杉的手下。神威已经听阿伏兔说过此事,自然点头答应,还特意提出要与高杉单打独斗,不许其他人插手。阿呆也没有异议,让神威自行处理便好。

 

送走了阿呆总堂主,阿伏兔也离开去安排手下。其实他的任务也不轻松,高杉晋助的手下也尽是些不好对付的高手,这次与他同行的就有左护法河上万齐、右护法武市变平太和风使来岛又子——都是在江湖上赫赫有名人物。好在阿伏兔武功高强且办事稳妥,由他去安排神威倒是放心的很。

 

 

 

 

转眼间已是暮霭沉沉艳阳西落。总堂大厅中早已点起灯火,廊柱、屏风上的金漆与宝石反射着摇曳的烛火,衬得本就装饰华丽的大堂更是流光溢彩、富丽非常。

 

神威穿了一袭轻便白衫坐在阿呆总堂主的下手位,自顾自的吃着桌子上的精致美食,丝毫不在意高杉与阿呆两人场面上的互相恭维。直到吃饱喝足,他才抬起头,目光越过堂中跳舞的女子,看向正在喝酒高杉。

 

“久闻高杉教主武功盖世,今日有幸得见,不知可否讨教几招?”神威一双湛蓝美目笑意盈盈望着高杉。

 

“既然神威堂主有此雅兴,在下自当奉陪。”高杉把手中的酒盅向神威的方向举了举,然后仰头喝掉了那香醇的酒液。

 

神威倒是没有回敬他,只是眯起眼睛笑得更灿烂了。他起身离席,当先走到院中。高杉喝完酒,也站起身来,拿起随身佩剑跟了出去。

 

“比什么?”高杉勾起嘴角露出一抹笑,墨绿的眼眸微微眯起,虽是带笑的模样,却总是带着一种压迫感,“内功,拳脚,还是兵刃?”

 

“高杉教主既然带了剑,比试其他不是辜负了这把好剑嘛。”

 

“那好,就比兵刃。既为切磋,还是点到为止不要伤了和气才好。”高杉抽出长剑端于胸前。

 

“这个自然。”神威抽出挂于腰间的紫伞,脚下发力,直奔高杉而去。脸上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刹时变了样子——刚刚平静无波的眸子在他冲出来的一瞬间巨浪翻涌,冰冷凛冽,还带着兴致勃勃的光亮。

 

两人身法极快,出招变幻莫测,但兵器的碰撞却很少,注定无功的招式在未使完之时便换了新招。打斗间,高杉发现神威的反应慢了下来,呼吸急促且满脸是汗,挥动的伞也似重逾千斤,那纤细的腕子就要撑不住它似的。

 

本来势均力敌的情况自然被打破,高杉也没伤他——毕竟之前阿呆总堂主跟他们说过,只要擒住神威就好,春雨会自行处置——他一个手刀切在神威的腕上,神威再也握不住伞,任由它掉在地上。接着他一个旋步转在神威身后,第二下直奔他后颈而去。

 

神威浑身虚软,内力散乱,勉强躲闪之下,这一击打到了他肩上。神威捂着肩头踉跄了几步,双腿一软跪坐在地。他转头看向高杉,眸子里带着深深的疑惑和不甘。

 

“有劳高杉教主出手惩治这企图以下犯上的恶贼。”阿呆总堂主这时才从屋内走出来。

 

“举手之劳而已。”高杉长剑还鞘,悠然的站在一边。

 

“想知道为什么吗?”阿呆总堂主走到神威旁边,俯身掐住他精巧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还记得你赌命赌输了吗?”

 

神威皱起眉,他当然记得那个奇怪的老婆婆和赌命的赌局,不过谁会把这个当真啊。哪知现在被阿呆提起,再想想也确实可疑。见他这种反应,阿呆得意的说道:“那是鼎鼎有名的孔雀姬华佗,他们辰罗族的药无色无味,你中毒却不自知也属正常。”

 

“原来是这样啊。”神威了然一笑——他中毒却一直没有毒发,偏偏在和高杉比试之后开始出现内力无法凝聚,浑身无力的症状,想来是运功就会发作。

 

“我本来是想留着你的,但你和你师傅凤仙一样不听总部号令,就怪不得我了。”阿呆总堂主手上一用力,把神威摔在地上,“把他押入地牢等候发落。”

 

“是。”几个大汉应声走过来,架起了神威,把他拖了下去。

 

高杉一直站在旁边没说话,垂着眼睛不知在想些什么。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