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湘

周叶双花、银桂高威、不拆不逆~

【柱斑】局12

 有蝎迪CP出现~

虽然本文最开始就出现了角飞,但是我根本忘记提醒,哈哈哈哈....

————————————————

斑正站在人群外若有所思的瞄向那个死掉的人,忽然身后伸来一只手,不由分说将他强行拉走。

 

“你这是做什么?”斑不悦的看向将他拉到僻静处的柱间。

 

“你来看看这是什么。”柱间一改往日的温和,神情严肃的伸出手,将掌中的物件递向斑。

 

“这是……”斑疑惑的拿起柱间掌中那一小块布片,仔细端详了一下,惊讶道,“这不是我衣衫上的……怎么会在你这里?”

 

“果然。”柱间皱眉道,“这是我在风影手中拿出来的,看来有人想要栽赃陷害。你可记得这衣角是何时被人扯下的?”

 

斑也很吃惊,这布料是泉奈送给他那件衣服上的,除了前几天在九珍楼被那卖艺女子扯下了一块外再无破损,这块布料怎会此时出现在那被人杀掉的风影手中?斑毫无头绪,只得原原本本把九珍楼上的事讲述了一遍。

 

“看来这一切早有预谋。”

 

“人是谁杀的?”斑实在无法把那卖艺的父女跟哪个仇家联系到一起。说起仇家也是与瞳火宫势同水火的几个门派。斑初出江湖,除了那伙伤他眼睛的地痞和九珍楼遇到的两个打手,还真没跟什么人起过冲突。

 

“没看清。我当时只见一个黑影从院内掠出,也不知发生何事,待要追时已然不见了踪影,只好到院中查看,正好见到一个如意门的小弟子从里面慌慌张张跑出来。”柱间摇摇头,对自己当时的犹豫有些后悔,“之后看到了已经身亡的风影,当时他手中紧抓着这片衣角。”

 

“你怎么会冒险把它拿出来呢?”做这种事要是被人看到,说不定会被认定为凶手,虽然斑知道多半因为自己,但还是忍不住一问。

 

“初见你时,你便是穿着那身衣裳,自然是对布料、花纹有印象的。”柱间一笑,接着说道,“此地不宜久留,还是快些离开比较好,免得背后主谋又想到什么方法栽赃到你身上。” 

 

斑的目光闪动,启唇似要说什么,但终是没有出声,只默默的点了点头。

 

 

 

 

 

“好一招栽赃嫁祸。”泉奈愤愤的瞪着那群大呼‘魔教妖人残害无辜’‘斩妖除魔维护武林正义’的正道大侠,咬牙低语。

 

“你觉得是谁干的?”扉间揽着泉奈站在远处,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能拿到血海棠的,必定是瞳火宫之人,且地位不低。”泉奈看了一眼远处风影的尸身,冷笑道,“再说那人的死法,分明是为了嫁祸给我哥的。能弄到血海棠又知晓我哥行踪的,除了日向宗武,我想不到其他人。”

 

“为何不是嫁祸给你呢?”

 

泉奈不悦的瞪了他一眼,哼道:“要不你把牛毛针扎进咽喉试试?那东西又细又软,不是暗器高手如何用得了,何况还是淬过毒的。不过我实在想不出日向宗武的手下里有哪个有这样的本事……”

 

“那倒也是。”扉间抓起泉奈细白的手看了看,一本正经的点头道,“这双手确实不会用暗器,只会下毒而已。”

 

泉奈用力甩开扉间的手,挑眉喝道:“千手扉间,你再这样得寸进尺,休要怪我无情!”

 

“说的好像你一直对我有情有义一样。”扉间眼里露出了一丝戏谑,没等泉奈再度开口,便恢复了平日面无表情的样子,严肃道,“走吧,我想我大概知道是谁下的手了。”

 

听到扉间如是说,泉奈便没有再反驳,毕竟弄清楚事情真相比跟扉间斗嘴重要得多。

 

 

 

 

“杀风影的人就在这儿?”泉奈抬头瞟了一眼写着“春风楼”的金字牌匾,又看了看那几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站在门口卖笑迎客的女人,俊秀的脸上带着明显的不屑,“那人还真有闲情逸致啊。”

 

“不是你想的那样。”扉间随口解释着,“是他喜欢的人在这里,他才来这的。”

 

泉奈疑惑的看着扉间,反问道:“这和我想的有何不同?”

 

扉间被问得一时无言,只得叹道:“你看到就知道了。”说着,挡开了几个围上来的莺莺燕燕,带着泉奈进了春风楼。

 

“呦~两位爷面生的紧啊,可是头一次来我们春风楼?”略胖的中年鸨母脸上堆着笑,迈着婀娜的步子迎了上来,“您快请坐,我来为二位介绍一下我们这儿的姑娘。”说着便要招呼堂中的几个女子过来。

 

“不必了。”扉间连忙阻止了她的动作,从怀中掏出一张银票递了过去,“我们是来找人的,善弹的那个。”

 

鸨母也是个有眼色的主,看到扉间和泉奈的样子确实不像是为寻欢而来,便没继续招呼那些女子,连忙接过银票,笑着问道:“爷是想听曲儿?我这就找人来弹。我们这儿的姑娘啊,个个都有拿手的绝活。”

 

“不用找什么姑娘了,我要找的是‘绝音妙手’。”扉间一摆手,直接说出了来意。

 

“这个……”鸨母面露难色,吞吞吐吐的说道,“小迪公子他确是在我们这里,但是他今天已经弹过一曲,按规矩是不会再弹了。”

 

“无妨,你通报一声即可。就说——森木山庄的千手来访。”

 

鸨母见扉间神色自若,风姿气度也不似寻常人,便点头称是,转身去通报了。

 

 

“这个‘绝音妙手’是什么人?”泉奈秀眉微蹙,很是不喜欢这里浓重的脂粉气。

 

“绝音妙手——迪达拉,只能算半个江湖人。”扉间拿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缓缓道,“他是个琴师,武林第一琴师。说起他很多人并不知晓,但是他师傅却是大大的有名——碎岩掌大野木”

 

“大野木的轻功和掌法号称双绝,号称‘妙手’难道他徒弟精于掌法?”

 

“那倒不是,据说此人轻功不错但掌法平平。但偏偏是极善音律,也不常在江湖中走动。”扉间一笑,他也对大野木这个异类徒弟不甚了解,但是当作江湖轶事听闻过一些,“他这‘绝音妙手’的称号就是说他的善弹。”

 

扉间似要继续说一些有关迪达拉的事,但这时鸨母已经笑容满面的走了回来,告知两人小迪公子有请。

 

 

鸨母引着扉泉二人来到后院。后院颇有些规模,亭台楼阁围绕着一方莲池布置得精巧雅致,跟前院庸俗奢华的风格极为不同。领着二人走到池边,鸨母笑着抬手,指向一座卧于莲池之上清雅水榭说道:“那便是小迪公子的住处。”

 

“没有桥。”泉奈四下看了看,只见田田荷叶铺于水面,中间盛开着朵朵莲花,却并无惯常应有的九曲廊桥。

 

扉间看着颇有些距离的池面,轻哼道:“要桥做什么,我们直接过去。”说罢,拦腰抱起泉奈飞身提气,脚尖轻点莲叶,三两下便跳上了水榭。

 

泉奈虽是不悦扉间的作为,但苦于没有独自过来的本事,只捶了一下扉间的手臂,闷声道:“还不快放我下来。”

 

 

 

“既然二位已经到了,何不进来坐坐。”水榭内飘出的清朗声音打断了扉泉二人正要开始争执。

 

“多有叨扰。”扉间看向泉奈,用眼神示意他跟上自己,便当先掀起竹帘走进水榭。

 

“扉二爷来我这里,可不是为了听琴吧。”刚随扉间进入清幽典雅的水榭,就听刚刚与他们说话的声音再次传来。泉奈循声望去,见一人斜倚在竹塌上——雪肤蓝眸,身着素锦青衣,如瀑的金发映着夕阳余晖煞是夺目。

 

“迪公子冰雪聪明,想必自然知晓我等的来意。”扉间似是与迪达拉还算相熟,不等他让座便自行坐到厅中的红木椅上。

 

“他还没回来。”迪达拉秀眉微蹙,轻叹一声道:“我这好端端一个养伤的地方,怎就被你们当作会客的客栈了呢。”

 

“迪公子见谅,我实是有事想询。上次的内伤还没痊愈?要不我回去派人送些药来。”扉间似乎不愿得罪迪达拉,对他的抱怨之词温言解释。

 

泉奈却对扉间温和的态度和那关心人的语气颇为不屑,翻着白眼瞪了他一眼,强忍着没有哼出声来。到底还是弄清楚风影是何人所杀比较要紧,泉奈努力说服自己不要去在意这些小事。

 

“扉二爷不用如此客气,上次还多亏了大爷帮忙我才能化险为夷。他若能助你一臂之力也算帮我还了大爷的情。”迪达拉起身走到琴台旁缓缓而坐, “空等也是无趣,在下就为二位弹上一曲,万望不弃。”

 

扉间道:“迪公子的琴技天下无双,我等又怎会嫌弃。只怕山野莽夫不通音律,白白糟蹋了此曲。”

 

迪达拉一笑,整个人看起来越发明艳。他指尖状似随意的划过琴弦,清寂空灵之音便随着他的动作流泻而出。

 

泉奈对刚刚迪达拉口中所说的那个‘他’,也就是扉间想找的人十分好奇,趁着琴音袅袅,轻声问道:“我们这是要等谁啊?”

 

扉间转回身,同样压低声音回道:“赤砂蝎。”

评论(5)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