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湘

周叶双花、银桂高威、不拆不逆~

【柱斑】局10

其实这段原来的拉灯的,结果大家都刷卡了,我要是不发车不是骗票钱嘛,结果就推起了三轮车......

————————————————

小肉

http://www.jianshu.com/p/bee574c018c6


 

斑是鸟鸣吵醒的。他有些茫然的睁开眼睛,似乎在找哪里来的这许多鸟儿。可是身体上的不适很快让他忽略了被吵醒的不快——像是被狠狠的碾压过一样,浑身都痛的厉害,不仅疼痛还带着无力的酸软。——这种事情他从未经历过,以前即使练功再累,也不会有这种情况。

 

“唔……”不自觉的呻吟出声,斑强忍着不适,费力的撑起了身子。盖在身上的衣衫随着他的动作滑落,露出了带着斑驳吻痕的赤裸身躯。

 

“小心着凉。”一双宽厚的手快速的拉起滑落的衣衫,小心的围在斑身上。

 

斑这才注意到柱间一直坐在旁边,身上仅着单薄里衣,昨日他穿的那件外衫被铺在地上,此时正被自己压在身下。

 

正在疑惑话多的柱间今日为何如此反常时,柱间似懊悔似愧疚的眼神提醒了斑——现在的情况本就不寻常。昨夜的记忆忽然如潮水般涌上心头,斑一瞬间苍白了脸色,下意识的抓紧了身上的衣服。

 

柱间看到斑的反映,就知他已想起了昨日之事。连忙开口道:“斑,对不起。昨日我——”

 

“不用说了,我知道。”斑面部无情的打断了柱间的话,声音平静似深潭古井,“你不用道歉,也没做错什么。是我不小心着了奸人的道,说起来我还得谢你又一次救了我。”

 

柱间被他这番话弄得一时不知如何开口,他怎样也没料到斑会是如此反应。他虽不似道学先生那般迂腐,却也不是占了便宜便甩手走人的人。更何况对象是斑,是那只他想抱在怀里好好疼惜的小刺猬。

 

正在柱间犹豫之际,斑已穿好了衣服,淡淡道:“告辞。”

 

看着斑步履蹒跚的离开,柱间再也顾不得其他,连忙上前阻止道:“你现在的情况不适合赶路,况且有人要暗算你,万一遇上你要如何自保?”

 

“你多虑了。江湖中人本就是刀口舔血,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如何自保?不过是运气罢了。”斑垂着眼睛,淡淡道。

 

“你现在走路都困难,还逞什么强。”面对斑的冷言冷语,柱间再好的脾气也不由得皱起眉,语气也严厉了一些。

 

斑抬起头,艳红的双眼怒视着挡在他身前的柱间。反击道:“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你有什么资格来管我?就算你是救世的大侠,也是管不到我这里来的!”

 

“你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柱间被疏远的态度和冰冷的语气激怒,趁着他动作迟缓一把抓住了斑的肩膀,“你和我的关系亲密得很!”说罢,吻上了那张会语出伤人的尖刻小嘴。

 

斑可不是个会乖乖顺从的主,虽然身体虚弱挣不开柱间的怀抱,但是对侵袭而来的唇舌可是毫不留情,腥甜的血液霎时间充满口腔,顺着嘴角蜿蜒而下。

 

口中含着柱间的血,斑忽然有些不知所措,想到这几天的相处和昨夜荒唐的种种,他竟不知该用什么态度去面对他——感谢柱间每每出手救了自己?可是身上的不适提醒着他这个人占了他的便宜,两人发生了不该发生的关系。对他怒目而视吗?可昨夜是自己主动的,柱间也曾一次次的拒绝过自己,最后发生这种事,罪魁祸首也是那下药的月下蝶。算起来柱间也算是间接受害,即使再好看,自己也是个男人。

 

激荡的心绪和不畅的呼吸把斑逼得眼前一阵发黑,终是晕倒在了柱间怀里。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