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湘

周叶双花、银桂高威、不拆不逆~

【柱斑】局7

暖暖的阳光伴随着清脆的鸟鸣溜进房间,弄醒了熟睡中的斑——压在身上的手臂让他有些气息不顺,但是在清晨微凉的空气中,把他圈住的这双手臂却如此温暖,连那压得他气息不顺的重量都让他有种莫名的安心感。

 

斑有些茫然的一动不动,想该推开身上的重量,又有些舍不得那安心的暖意。但这种情绪并没有持续太久,柱间懒懒的温和嗓音就在耳边响了起来。“小刺猬你醒啦。早饭想吃什么?”

 

吹在耳边的气息让斑脸颊发热,他根本不适应与人如此亲密,即使亲如弟弟泉奈,也不曾像这般‘同床共寝’,更不用说忙于宫内大小事务的田岛了。所以斑下意识的翻身而起,抬脚把睡在外侧的柱间踢了下去......

 

“诶呦!”柱间的痛呼声惊醒了意识朦胧的斑,他有些后悔自己动作太快,快到他竟没来得及思考。不过床不高,就算跌下去应该也不会受伤。

 

 

“你没事吧?”到底是自己不对,斑摸到床边,询问着柱间的情况。

 

“嘶~”柱间倒抽了一口凉气,捂着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看着明明一脸担忧却不愿表现斑,就忍不住想逗他,“我的腰断了。好痛,站不起来了!”

 

“怎么可能,我明明没使多大劲的。”斑说的有些没底气,毕竟刚刚是他下意识的本能反映,并没有刻意控制力道。可是柱间武功了得,应该不会那么容易受伤啊。

 

“怎么不可能?!只是问问你想吃什么,哪料得你会把我踢下来,我根本就没防备。这脚正踢到我腰上,你也不想想自己的武功身手,不踢断才奇怪呢!”说罢,还配合的‘诶呦诶呦’的喊了起来。

 

听柱间说的理直气壮,斑就开始犹豫了。最后,斑还是慢慢下了床,摸索着找到柱间的位置,伸手摸着着他的腰,并关切的问道:“哪里痛?是这吗?感觉不像是断了,难道是错位了?”

 

斑对医术可没什么研究,此时只能尽量轻的揉捏着柱间的腰,帮他舒筋活血。

 

被柔软的双手轻柔的按摩着腰部,柱间说不出的受用,可是看见斑赤着的双脚时,就不忍心继续装下去了——清晨的地面很凉,还带着湿气,自己身强体壮也就算了,但是这些天给斑医治得知他的身体天生质弱,虽然后天勤于练武而有所好转,可也是不易受凉。

 

柱间一个翻身坐了起来,不再戏弄斑帮他揉腰。斑没有料到他会忽然坐起,正扶在柱间腰上的手失去支撑,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前扑去。

 

见美人主动‘投怀送抱’,柱间也乐得接受,张开手臂抱住了斑,得了满怀的温香软玉。

 

“你!”斑看不到眼前的情况,柱间忽然的动作让他有些不知所措,竟也忘记推开柱间。

 

柱间抱着斑站了起来,轻轻的把他放在床上,抓起那双细白的赤足,用床边架子上的布巾仔细擦着。“地上凉,下次穿上鞋子。”

 

斑愣愣的由着柱间动作,直到双脚被擦拭干净之后,才皱眉质问道:“你骗我,你的腰根本没事。”

 

“本来是有事的。”柱间发觉跟斑混熟之后,他并不如当初看起来那样冰冷生硬,有时候对人处事意外的单纯质朴。“你不是帮我揉了嘛,就好多了。”

 

斑也知道这是柱间的托词,但是又不能真去计较。刚刚柱间的动作让他有种被珍惜呵护的感觉,虽然斑讨厌别人把他当女人对待,但是柱间的态度并不同于那些觊觎他容貌的人,有种亲人般的温暖感觉。

 

亲人?斑在心底暗自冷笑。除了泉奈,其他那些所谓的‘亲人’并不能唤起任何美好的回忆,他所拥有的武学天赋被他们用做排出异己的筹码,每日勤苦练功也只是为了保住宇智波一族在瞳火宫的地位。

 

“在想什么?”柱间见斑忽然一动不动似乎在思索什么,不由得问出声。

 

“没什么。”斑被柱间的声音唤回思绪,随口敷衍道。

 

“你还没有回答我呢。”

 

“回答什么?”难道刚刚自己愣神的时候柱间问了什么?

 

“当然是你早饭想吃什么?”柱间问的理所当然。

 

“白粥就好。”斑轻轻答道,嘴角不经意的露出一丝笑容。跟柱间在一起的时候,一直紧绷的心情难得的放松呢......

 

 

 

 

 

“好了,睁开眼睛吧。”柱间拆下了缠在斑眼睛上的最后一层纱布,同时不忘嘱咐道,“别太快,慢慢来。”

 

斑轻启羽睫,慢慢张开了眼睛——开始有点模糊,大概是因为一直闭着眼睛,房间里并不刺眼的阳光就使他的眼睛有些受不了。过了一会,渐渐适应了光线,柱间带着关切的脸清晰的呈现在眼前。

 

“怎么样?”柱间询问着。

 

“应该没问题了。”斑眨眨眼,转了转黑如金墨的眼瞳,眉目间尽显俊美灵动。

 

“跟原来看的一样清楚吗?”柱间继续问道,“如果有哪里感觉不对,要快点说,趁早治疗才会好得快。”

 

“斑。”斑垂下目光,轻声说,“我的名字......宇智波斑。”

 

“小刺猬的本名还真是不错呢。”听到斑这么说,柱间了然的笑起来,从怀里摸出一个细颈玉瓶递给斑,叮嘱道,“这个每天一颗,可以舒筋活血,调节内息。”

 

接着,他又从桌上的小包中拿出一盒药膏。“这个‘雪玉膏’早晚各涂一次,清热明目,而且对外伤也有不错的效果。”

 

“你这是做什么?”斑很不理解这种交代方法,好像柱间要离开一样。

 

“怕你不辞而别啊。”柱间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闷闷的说道,“看你这几天心神不宁的,就知道你有事要去做。万一你忽然消失,我岂不是没有机会交代这些事。”

 

斑微愣,轻咳一声掩饰此时的尴尬——他确实想要今天就走,虽然离雪莲盛开还有些时日,但难保路上不会再出什么差错。要是错过了时机,日向宗武可不会给他第二次机会。

 

“我能帮忙吗?”看出斑的尴尬,柱间很体贴的岔开话题,“如果不是机密的事情,可以告诉我,虽然我能力有限,但也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虽然不是什么机密,但是此乃我门派的私事,外人实在不便插手。”

 

“这样啊。”柱间笑的温和,一点也不见被拒绝的恼怒,“若是哪日需要我帮忙,我绝不推辞。”

 

“那就多谢你了。”

 

 

 

 

站在窗边望着斑离去的身影,柱间表情严肃的沉思着。忽然,他快步走到桌旁,铺纸研磨,提笔写下几行字。

 

写罢收笔,柱间看着这幅字满脸释然,忽而大笑了起来,接着拿起床上早已收拾好的包袱,走出了房间。

 

 

 

 

“你哥在屋里笑什么呢?”泉奈狐疑的皱起眉,对着趴于屋顶瓦片上的扉间轻声喊道,竟也顾不得跟他斗嘴。

 

“我哪知道。”扉间也对柱间的行动倍感疑惑。无奈柱间武功高强,离得太近会被发现,所以他只能趴在屋顶远远观望,“他出去了,我们到客房去看看。”

 

说罢,扉间一个翻身从屋顶一跃而下,趁小二还没来收拾之前,跟泉奈一起走进柱间的房间。

 

房间内没什么特别之处。斑是孑然一身,从瞳火宫带出来了东西都丢了。柱间也不曾留下什么,唯一显眼的是一幅字,铺在桌上,墨迹未干——

 

年少意气走江湖,千里独行酒一壶。

铁掌除尽不平事,金针济世肯悬壶。

曾于塞外披风雪,又到江南采夏芙。

若是不遇倾城色,浪荡此生又何如。

 

字迹磅礴大气,虽没有书法名家的精细,但字里行间尽显英武之气。

 

 

扉间看着这幅字,不禁一脸严肃,心中叹道:“果然是宇智波家的妖孽,连兄长也不能免俗。此番定是去追那个斑,恐怕又要生出许多波折。”

 

“写的什么?”泉奈凑过来,探头去看这幅字。

 

扉间一把拿起纸张,三两下揉成了一团废纸,紧紧握于掌心。

 

“哼!小气、吝啬、抠门,不看就不看。”泉奈用鼻子哼了一声,翻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瞪了一眼扉间,不甘的讽刺道,“肯定是你哥的字太难看,你才会毁尸灭迹的。不过也算你明智,没让这东西污了我的眼睛。”

 

“走吧。”扉间不与他争辩,率先走了出去,“小二已经走到二楼了。”

 

泉奈挑挑眉,带着一丝得意的微笑,跟着扉间走了出去。

 

 

 

 


评论(7)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