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湘

周叶双花、银桂高威、不拆不逆~

【柱斑】局6

客栈大堂。

 

“遇到熟人了?”扉间从桌上的笼屉里夹出一个包子,放进泉奈的碗里。在外人看来这是个为娘子布菜的体贴夫君,不过泉奈知道,扉间会这样‘殷勤’完全是怕自己顺手在饭菜中下毒。

 

“日向宗武的手下。虽然算不上心腹,但也是日向一族的得力干将,经常在外边走动。”泉奈低着头慢慢喝茶,不时偷偷看向站在二楼楼梯口跟小二说话的男人。

 

“这人我见过两次。”扉间神情自若的吃着包子,在收到泉奈询问的眼神后,低声解释着,“几个月前来过我家,说是朋友为瞳火宫的毒草所害,身中剧毒。想求一份解药配方。还有两天前,我看着我哥做乞丐的时候,正好看见他去了那群被你杀掉的地痞所在的客栈。”

 

“看来那群地痞找我哥麻烦果然是受人指使的。而指示他们的人就是日向宗武。”泉奈恨恨的拿起包子,用力咬了一口,仿佛是在咬那些伤害斑的地痞和幕后主使的日向。

 

“要不是你出手太快又不留活口,我们现在也不用这样胡乱猜测。”扉间微微挑眉,似乎是在埋怨泉奈没有留个活口来问话,就把那群地痞流氓全部毒死了。

 

泉奈也有些后悔为了一时痛快而错失良机,不过看到斑被那些人的沙石粉末伤了眼睛,他的怒火就直冲脑门,只想杀掉这些暗算斑的混蛋。

 

要不是柱间及时出手救下斑,泉奈绝对会从暗处现身。不过在斑被柱间带走之后,他还是怒火难平,抖手洒出一片毒粉,解决掉了那些地痞的性命。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会被扉间认出来,成了他的‘俘虏’。

 

不过面对扉间,泉奈是不肯把自己的心思表露出来的。此时他又拿起茶杯喝了口茶,脸上微微带笑,淡淡问道:“那个毒草的解药配方,你们给他了吗?”

 

“当然没有。”扉间也不介意泉奈忽然转变话题,想要他认错可不是件简单的事,“他说的‘血海棠’不就是你庭院周围种的那些花,看你照顾它们的精心模样,怎么可能让别人拿去伤人。而你用毒绝不会不经加工配制就直接使用。”

 

扉间轻哼一声,继续道:“想克制你的毒闯进内院,却来说谎骗我们森木山庄制解药,天下哪有这等便宜事。”

 

“你不是要对付我以报被下毒之仇吗?既然知道他是要对我下手,为何不坐收渔利,把配方给他乐得观望呢?”

 

“我若想报仇,还不需要旁人代为动手。”扉间放下碗筷,“你快吃吧,我哥也不知何时会回来,被他撞见就不妙了。”

 

“既然怕他看见,为什么不在房间吃呢?”泉奈虽然疑惑,但还是加快了进食的速度。

 

“他不会太快回来的。”扉间看着门口来往的行人,低声叹道,“你哥的伤虽然不重,但是治起来麻烦,估计这会儿他是回家取他的‘百宝囊’了。”

 

“虽说人品不怎么样,但是不得不承认,你们家的医术还是不错呢。”泉奈听到柱间在全力医治斑的眼睛,翘起嘴角轻轻笑起来。

 

扉间见泉奈赞赏之时也不忘挖苦,不由得一阵无奈。但是看着他那发自真心的耀眼笑容,就没有如平时一般讽刺回去,只是低声催促道:“快点吃。”

 

泉奈转了转水汪汪的大眼睛,忽而狡黠一笑,低头继续吃起来。

 

 

 

 

 

柱间晚饭时分才回客栈,除了带回了各种药材,还回家中取来了扉间口中的‘百宝囊’,里面药石、金针一应俱全,乃是柱间多年来治病救人的不二法宝。也多亏森木山庄距此不算太远,不过一天内来回也实属不易,柱间快马加鞭的赶路连午饭也没顾得吃上一口。

 

 

“痛了要说出来啊。”柱间手执金针,缓缓刺入斑的穴位。

 

“习武之人怎会连这点小痛都不能忍。”斑静静的坐在床边,闭着眼睛一脸平静,看起来是那样的钟灵毓秀,俊美无俦。

 

“我不是说这个。”柱间似乎特别喜欢让斑冰冷平静的脸上出现不同的表情,此时他正用痞痞的声音解释着,“因为痛的话,就是我扎错位置了。”

 

斑暗自握紧拳头,皱起眉头不说话,在打与不打之间思虑良久,最终还是松开了手。可能是知道自己打不到柱间吧,亦或只是不想打断治疗......

 

 

 

入夜时分。

 

“你出去。”斑抬脚把刚上床的柱间踢了下去。“我不习惯和别人一起睡。”

 

“可是,我只要了这一间房啊。”柱间很委屈的解释着他们必须一个床睡的原因。

 

“那就再要一间好了。”斑略一犹豫,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小的精致锦囊,打开绳结,倒出一颗桂圆大小的珠子——霎时间柔和的光芒覆上了斑的手,把墨色的手套笼上一层莹莹的绿色——是一颗夜明珠。

 

“这个你拿去当掉吧。”斑把手伸向柱间的方向,“应该值不少银子,足够买药住店的了。”

 

这两天住店买药都是柱间付的银子,斑当然不会不带盘缠就出远门,但是那日装银票的包袱被放在了桌上,柱间救他的时候可没把它一起带上,所以现在斑身上只剩几两碎银子。

 

住店吃饭还好,只要节俭些就不会花很多钱,而且不远处的昕州城就有瞳火宫的分堂,斑自然可以取些穿资路费。可是他现在有伤在身,又是伤的眼睛,这让本来再容易不过的事变得艰难。

 

俗话说一分钱憋倒英雄汉,柱间给他用的药除了桔梗、连翘、川芎、决明子这些常见药物,更有金丝龙脑香、冰茯苓等斑从没听过名字的珍奇药材。这还不算柱间自制的药丸,和不花银子的针灸手艺。

 

斑虽然从没在江湖中走动,但也知晓无功不受禄的道理,让萍水相逢的柱间来付这大笔银两,实在不是他之所愿。所以在此时需要用钱之时,斑借此时机,拿出了一直随身带着的夜明珠。

 

这颗夜明珠虽然不大,但是十分明亮,此时被斑托在手上,光亮竟不亚于床边架子上的烛火。

 

“小刺猬你这是干嘛?”柱间按住斑的手,把夜明珠推回去,“你就这么讨厌跟我一个房间吗?就那么想和我划清界限?”说话的声音中竟带着一丝委屈。

 

“不是。”好歹对方是一直帮助自己的人,斑虽然不太喜欢柱间这种捉摸不定的性格,但也说不上讨厌。“我只是不习惯用别人的银子。”

 

“你吃的又不多,我养得起。”不知是柱间太会演戏还是性格如此,在听到斑的回答后,马上就露出笑脸。

 

“谁要你养啊?!”斑竖起秀丽的剑眉,马上反驳柱间的说法。不过又想到自己的目的,便压下火气,把手中的夜明珠再次举向柱间,“要你拿着你就拿着!哪来那么多废话!”

 

“难道......”柱间的语气显得有些疑惑,似乎不敢确定自己的猜想。片刻后,他似终于想通般露出豁然开朗的表情,语气也变得愉悦,脸上更是笑的灿烂。

 

“这是给我的定情信物吧!我一定会好好珍藏的!”柱间出手如风,闪电般从斑手上抢过夜明珠,生怕他会反悔一般。然后小心的捧在掌心,喃喃低语道,“我还以为你不曾知晓我的心思,没想到......原来你也是这般心意。”

 

斑虽然看不到柱间的表情,但是他说的话却一字不漏的听进了耳中。本想继续反驳柱间的结论,但是转念一想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柱间收下了夜明珠,虽然跟预想的情况不同,但是也算另一种成功。至于柱间的‘悄悄话’就选择性无视好了......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