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湘

周叶双花、银桂高威、不拆不逆~

【柱斑】局5

客栈,柱斑二人房中。

 

今天柱间脱下乞丐装换上了常服,因为输给飞段而受罚当乞丐的三天时间已经到了。墙边放着跟伙计借来的小炉子,上面熬煮着刚刚买回的药材,窗边的铜盆里墨色的药汁已经晾的温凉。

 

“感觉怎么样?”柱间把布巾放入盆中,浸透药汁之后敷在斑的眼睛上。

 

“有点发热。”斑如实说着感觉,他可不想拿自己的眼睛开玩笑。

 

“那是正常感觉。”柱间从怀中摸出一个细颈玉瓶,打开瓶塞倒出一颗翠绿的药丸,“张嘴。”

 

斑不悦的皱起眉,他可不是哪家病歪歪娇弱弱的小姐,需要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伺候着。虽然也是从小被人伺候着长大的,但是面对柱间这种拿他当孩童的照顾方法,斑显然很是抵触。“我的手又没伤到,还不需要你来喂我吃…药~唔….”

 

可是柱间也是个一意孤行的主,没等斑说完,就把药丸塞进他嘴里,并快速的抬起斑的下巴,促使他咽下药丸。

 

“你到底想做什么!”斑的怒火‘腾’的一下直撞脑门,愤愤的站起身甩开眼睛上的布巾就要动手。

 

柱间似乎早就料到了斑的反应,一个旋步转到了他身后,伸手覆上了他的眼睛,并快速说道:“别睁眼睛。”

 

斑也知道现在有求于柱间,执意反抗这些‘小事’而错失复原的机会实在不值。可乖乖受制于人绝不是斑的性格,即使他现在已经努力收敛脾气,但是面对柱间的戏弄还是怒火中烧,忍不住出手惩戒。

 

现下他被柱间从背后覆住双眼,心知他是怕自己激怒之下睁开眼睛影响医治,也就没有甩脱。但是对于他这种恶劣玩笑还是要施以小戒的。于是斑抬起手肘,狠狠撞击在柱间肋下。斑估算以这力道,柱间少不得要疼上多半天。

 

“小刺猬扎人还真疼!”柱间倒抽了一口凉气,放开了斑。揉着被撞痛的肋下走到小炉边端下药罐,把药汁倒入碗中,“药好了,是我喂来你,还是你自己喝?”

 

“我自己来。”斑向前伸出手,等着接药碗。

 

“小心烫。”柱间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沮丧,好像对斑的选择遗憾至极。

 

斑也似乎有些习惯了柱间的这种性格,自顾自的喝着苦涩的药汁,权当没注意到他情绪的变化。

 

“这个给你吃。”斑刚放下药碗,嘴里就被塞进一块软糯甜滑的糕点。看来柱间也是个固执的主,刚刚因为这个被打,现在又开始往他嘴里塞东西。不过那可口的香甜正对了斑的胃口,所以他也就难得的没有发怒,默默的吃了起来。

 

虽然有想过要不要顺势咬破柱间那不肯安分的恼人手指,不过这么女气的的行为瞬间就被斑否决了。等眼睛恢复之后,再光明正大的跟他一决高下好了。

 

“这是蜜糖豆皮,这家店的特色小吃,想着这药的效果卓著,但味道着实不好,就买了一份给你压压苦味。”柱间把一个小纸包放进斑手里,里面装了十来块蜜糖豆皮,“你先吃着,我出去一趟。”

 

“嗯。”斑本想问柱间要出去做什么,但是转念一想两人不过萍水相逢,似乎交情还没有好到要向对方透露行踪的地步。

 

“你吃完最好睡一会,休息的好伤才好的快。”柱间还是有些医者的自觉,临走不忘提醒斑多休息,“我会把晚上要用的药一起带回来的。”

 

看着斑微微点头表示听到了,柱间开门走了出去,健步离开了客栈。

 

 

 

 

 

赌坊雅间。

 

“角都,你来看看这个。”柱间把一柄长剑放于桌上。

 

角都拿起剑仔细端详着——三尺长的剑鞘呈暗蓝色,饰有水波状淡蓝纹路,鱼鳞状的剑柄后有尾鳍一样的装饰。

 

“若鱼龙舞秋水——若水剑。”角都抽出剑身,似水寒光倾泻而出,映得满室生辉,“三十多年前一代大侠端木均的佩剑,后来端木大侠于讨伐邪教瞳火宫之时落败身死,这若水剑也从此没了踪影。千手少庄主今日拿此剑前来,可是要用来赌的?”

 

“不问来路,只问去处。果然是角都你的做法呢。”柱间接过角都手中的剑,重新挂于腰间,“不过这不是我的,我是想让你帮我查查,手执此剑并精于暗器之人是何身份,忽然现身又有什么目的。”

 

“森木山庄的消息何其灵通,少庄主又何须来我这里买消息。”角都的目光有些不舍的流连在若水剑上——要是能弄来卖掉,必会赚到大笔钱财。

 

“市井孩童都会唱‘消息流往万金坊,杀手皆住千机楼。’可见你这赌坊可是名声在外啊。”柱间哈哈一笑,并不说不用森木山庄之人打探消息的原因。

 

“不是还有‘瞳火美眸醉人网,千手医术阎王愁。’嘛,少庄主又何必太过自谦。”柱间不说,角都也不追问,毕竟他是做生意的,只要买主愿意出钱,为什么打探消息对他来说都是无所谓的。

 

“这是定金。”柱间从怀中抽出一张银票放于角都面前,“我知道你的规矩——消息越详尽价钱越高。那我就准备好银子等你来拿了。”

 

“放心吧,天下还没我弄不来的消息。”角都拿起银票看了看,整齐的叠好收进怀中,“三天内给你答复。”

 

“那我就回去等你的好消息了,告辞。”柱间抱拳拱手,转身离开了赌坊。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