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湘

周叶双花、银桂高威、不拆不逆~

【柱斑】局4

 第二天——

 

“为什么要缠上纱布?你以为我是控制不了自己的行动,会随意睁开眼睛的顽童吗?”斑抚着缠绕在眼睛上的纱布,有些不满的质问着柱间。

 

柱间昨天给他上完药之后,交代他不要张开眼睛,那样会影响治疗。斑做的也很好,不曾睁开眼睛。所以他不理解为什么在离开这里的时候,柱间要多此一举的给他缠上纱布。

 

“你已经被那些地痞无赖盯上了,我们现在回去已经算是很冒险的行为了,要不是附近没有大些的城镇,我也不想再回那里。”柱间一边收拾着包袱,一边解释着,“再说你这漂亮的脸蛋可比你的坏脾气更会惹麻烦,还是挡上点比较好。”

 

“你、你胡说!”经过一天的相处,斑已经对柱间这种说话方式逐渐习惯了,只是话里的内容还是能轻易撩拨起他的怒火。

 

“我就让你看看我的脾气有多坏。”说罢,向柱间所在的方向,甩手弹出三颗如意珠。

 

柱间到似早有准备,抓着包袱腾身一跃,躲过如意珠。还不忘夸奖道:“才一天时间,你听声辨位的功夫倒是愈发精进了。”

 

斑不理他,扭头向门外走去。

 

“唉,别走!”柱间话音未落,斑就被一根半截的残破廊柱撞到了头——听声辨位,对于这些不会动的死物还真是无可奈何呢。

 

“都说了让你别走。”柱间连忙跑过去,在斑已经开始红肿的额头涂上清凉的药膏,难得没有出言戏谑。

 

吃了苦头的斑也略显安分,有些别扭的开口问道:“你哪来这么多乱七八糟的药膏?”

 

“什么叫乱七八糟?这些可都是难得的好东西,要不是你长得好看,我才舍不得拿它来治这种小伤。”柱间就是有本事把不着调的话说得一本正经。

 

“你这以貌取人的无赖!”斑抬手去推柱间,却不想被他握住了手掌。

 

“原来是指剑啊。”柱间捏着斑的手,抱怨似的笑道,“手套下藏了这么危险的东西,就别乱推人。要是伤到我,我可是会赖上你的哦。”

 

“哼!谁叫你要答非所问,还口无遮拦的乱说。”斑愤愤的抽回手。

 

“那我告诉你我医术、药物的来历,你告诉我你的名字和身份怎么样?”似乎觉得这是个不错的提议,柱间显得兴致勃勃。

 

“无聊。”

 

“虽然‘小刺猬’这个称呼很可爱,但是我还是想知道你的本名。”柱间拉住斑的手,带着他慢慢往外走,“这样以后我有时间,就可以去找你。”

 

“我可不想以后再见到你。”斑虽然有些不情愿被柱间牵着手,但是看不见东西的他也只能跟着柱间的脚步。

 

“别这么说嘛。”柱间的声音听起来沮丧至极,“我们能认识就是缘分,我又救了你就更是缘分,而且我还是少数几个能治好你眼睛的人,这简直是缘分中的缘分……我们如此有缘,你这么可以说出如此绝情的话。”

 

“等你治好我的眼睛再说吧。”斑无奈的低头皱眉——这小子究竟是在说缘分还是在一直强调自己受他照顾啊?怎么想都是在用无辜的表象来挖苦自己呢……

 

 

 

 

 

 

城内,路边茶棚。

 

“一看你哥就是素行不良、品行不端之辈。不但扮成乞丐蒙骗众人,还趁我哥受伤之际,把他的若水剑据为己有。真是把你们千手家厚颜无耻的家风发挥得淋漓尽致啊。”一个手握茶碗的纤弱‘女子’愤愤开口,一双明眸瞪向街角拉着斑往前走的‘乞丐’。

 

“你们宇智波家不也是靠着一副家传的女人脸为祸武林。不然瞳火宫的瞳术再厉害,别人也没兴趣看你们的眼睛。”说话的男子一头白色短发,紧绷着面孔,看起来是个不苟言笑的严肃之人,“我还怕现下我哥一时心软救了个宇智波妖孽,之后被恩将仇报、骗财骗色呢。”

 

“什么叫‘女人脸’?‘宇智波妖孽’又是什么意思?”身着女装的男子温和的笑脸中带着危险的气息,“千手扉间,还是你以为你们千手家家传的难看面孔有什么‘色’值得我哥去骗?”

 

扉间伸手揽过笑的阴冷的男子,用力按住他暗中挣扎的身子,嘴唇贴着他的耳朵轻声说道:“你这个宇智波妖孽是怎么对待我的?饶你一命又处处保护你的结果是什么?你不会忘了吧,我的泉奈‘二小姐’?”

 

“你既然敢夜探瞳火宫,就应该做好受死的准备。”泉奈被吹到耳边的热气逼的低下头,说出的话也没了刚刚的气势,“我那时候还没给你下鹤顶红、断肠散、七星海棠这些剧毒之物,你就应该知足了。”

 

“那我还真是要好好谢谢你呢,你的‘千日醉兰’弄得我头昏脑胀一月有余,要不是我内力够强,估计会一睡不起吧。”扉间收拢手臂,把泉奈搂的更紧。

 

体质纤弱的泉奈被他勒得急促的喘息着。但是仍旧不肯服软,高傲的看向扉间,蹙眉笑道:“想要报仇的话,我随时恭候。”

 

“仇当然要报,但是我不会杀了你。这笔账会让你日后好好还的。”扉间放开泉奈,从怀中掏出一小块碎银子放在桌上,起身说道,“走吧,我哥又开始济世安民了,殊不知自己救的乃是宇智波家的白眼狼。我可得看紧了他。”

 

泉奈也慢慢站起,拂了拂裙摆罗衫,跟在扉间身后悠然道:“我也得看紧我哥。他初入江湖,哪识得披着善良外衣的奸猾狐狸。可别被觊觎他美色的无耻之徒占了便宜。”

 

“你以为谁都像那些地痞一样?”扉间的脸面无表情,却偏偏能把不屑的情绪表现出来。

 

“不是最好。不过我对你们千手家的人可没什么信心。”泉奈笑的温和,但是眼中的嘲讽清晰可见。

 

扉间轻哼一声不再答话,带着泉奈向柱间和斑拐进去的街角走去。

 

 

茶棚的伙计收起桌上的碎银,望着刚刚离开的两人感慨道:“还真是一对令人羡慕的恩爱夫妻呢……”

 


评论(5)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