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湘

周叶双花、银桂高威、不拆不逆~

【柱斑】局3


总算把斑眼中的沙粒冲洗干净了,柱间长出了一口气——要是再弄不完,他那瓶珍贵的药油可就涓滴不剩了。

“小刺猬,张开眼睛吧。试试能看见东西吗?”柱间在小布包中翻出一块白色布巾,给斑擦拭着脸颊。

“我自己来。”斑伸手按住那只在自己脸上乱动的手,接过布巾轻轻擦了擦眼睑上残留的药油,缓缓张开了眼睛——模模糊糊的影子映入眼帘,隐约可以看出眼前之人的轮廓。大团大团的色彩混乱的重叠在一起,又被轻薄的黑色覆盖......

斑甩甩头,用力闭上眼睛再缓缓睁开——还是跟刚刚一样景象——虽然不算失明,但是连近在咫尺的人都看不清。大概是处理的有些晚了,眼睛受了不小的伤害。

“能看见吗?”柱间抬手在斑眼前晃了晃。

“走开!”斑对着前方胡乱的一挥手,想打掉那只试探的手。可是眼前的色彩被那移动的影子搅得一团乱,斑根本不能准确找到它,最后指尖擦着柱间的鼻尖一扫而过,差点抓伤他的脸。

“小刺猬还真是浑身是刺啊。”柱间悠闲的说着风凉话,“这手套下藏着的是指剑还是钢指环?可惜再厉害的暗器,看不清目标也难以发挥威力啊。”

“你!”斑本无意伤他,只是眼前晃动的手臂让他很焦躁,他不懂医术,也不清楚眼睛能否恢复如初。心烦意乱之下才会挥手去打,并没有真的想伤到他。但是柱间那种语气却让他气炸了肝肺——自己是被柱间救了,但是伤到眼睛看不清事物已经很使他心烦了,为什么还要听他的讽刺挖苦。即使是恩人也没有权利愚弄自己!——想罢,斑已从鹿皮囊中摸出七支柳叶镖对着柱间所在的方向用力投出。

“果然暗器才是你的拿手兵刃。”柱间脚下使力,在斑的柳叶镖刚刚脱手之际猛蹬地面,脚尖轻点廊柱,轻飘飘的窜上横梁躲过柳叶镖的攻击。抚着腰间挂着的斑刚刚所用的那把长剑悠闲笑道,“真是可惜了这把好剑,平白跟错了主人。剑客爱惜都来不及,你却只是拿它掩饰身份。”

“剑是我的,作甚用途岂容他人置喙。”一击不中,斑的怒火更炙,眨眼间双手已各握了一颗墨玉飞蝗石。说话间抖腕、弹指,两颗飞蝗石自胸前斜甩而出,直奔梁柱上的柱间。

“小刺猬就是小刺猬,还真是说不得。”柱间单手攀住横梁挂于半空,眼见两颗墨玉飞蝗石嵌入梁中,不禁对斑的手法和内力生出几分敬佩之意。

“好啦好啦,我错了!小刺猬把身上的刺收起来把。”柱间笑笑,翻身一跃而下,在斑继续攻击前服软道,“我可是个神医,要是把我杀了,你这眼睛可就没人治得好了。”

“我就是瞎掉,也不求你这个无赖!”斑嘴上说的严厉,但是并没有真的继续追打柱间。只是闭着眼睛重新坐回干草堆,一副不想再理柱间的样子。

倒是柱间殷勤的捡回斑的柳叶镖,又看看嵌入梁中的墨玉飞蝗石,无奈摇摇头,凑到斑旁边把柳叶镖放到他手里,带着有些痞气的笑容说道:“小刺猬把脸转过来,让我看看你的眼睛。”

斑有些赌气的不想理他,可是柱间除了爱说那些让人火大的话之外,并没有做出什么伤害自己的事,反而一直在帮助自己。对于暗器的攻击也只是躲闪,斑相信以柱间的身手,要是想对自己不利,眼睛看不见的他根本不是对手。

看出斑态度的变化,柱间自己动手扳过斑的脸颊,仔细端详着——纤长的睫毛半遮住微睁的失神水眸,粉嫩嫩的唇倔强的轻抿着。高挺的鼻梁和细细的剑眉,给这张略显柔美的脸孔填了几分飒爽英气......柔而不软,美而不媚再加上凌霜傲雪的冷傲气质——真是个让人一见失神的绝色美人。

过于接近的距离使柱间呼出的热气拂过斑的脸颊,毫不掩饰的探究视线落在脸上,让斑十分不自在。他有些受不住这有些尴尬的沉默,垂下失神的眼睛轻声问道:“怎么样?”

“真是美。”柱间不自觉的说出心中所想。

“你!”斑瞬间长大了双眼,蹙眉瞪向眼前的柱间。虽然这发自真心的赞美并没有像那些地痞的调戏一样引起斑的反感,但是一直被柱间称赞外貌使斑不知如何应对。

他第一次离开瞳火宫,对一切提防戒备。可是眼前这个不曾见过样貌的男人不但救了自己,还帮他治眼睛。虽然漂亮的面孔刚刚为他带来了不小的麻烦,但是被眼前之人毫不掩饰的赞美却还是让斑有些不好意思,他只能用怒气来掩饰因羞涩而发红的脸颊。

“啊!我...我是说——‘真是没’什么,肯定可以治好。”看出斑的不自在,柱间马上改口。

“那就好。”斑松了一口气。

柱间回身从小包中拿出一盒药膏,挖出一块均匀的涂抹在斑的眼睛周围。 “我先给你用这个‘雪玉膏’养着眼睛,让它慢慢恢复。”柱间看看暗下去的天色,继续解释着,“等明天我们去城里买药,包你三天之内眼睛恢复如初。”

听到柱间信誓旦旦的保证,斑这才放下心来,不觉放松了精神,露出一丝浅淡的笑容。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