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湘

周叶双花、银桂高威、不拆不逆~

【柱斑】局2

大侠柱间×魔教斑

——————————————

“呦,美人儿~一个人不寂寞吗?要不要跟爷儿几个去快活快活~”一个猥琐的调笑声从客栈的大堂传了出来,使蹲在门口,手执破碗的柱间皱起了眉。

 

“滚开。”斑不悦的瞪着一脸涎笑的泼皮,努力压住怒火——他可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从小到大谁敢对瞳火宫的大少爷说出此等无理的话。

 

可是现在他的首要任务是完成‘考核题目’得到瞳火宫众人的认可,拿到雪莲给泉奈补身体。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斑不想惹上麻烦从而影响行程,所以冷着脸极力压制住出手教训他们的冲动。

 

“哈哈哈哈,生气了啊?本大爷就喜欢你这种有爪子的小猫。”说罢,竟伸出粗短油腻的手去摸斑的脸颊。

 

斑大怒,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要是此时还能忍得下去,那他也就不是宇智波斑了!

 

“找死!”斑拿起放在桌子上的佩剑,一按绷簧抽出长剑,顿时点点寒光耀人双眼,剑身如一泓秋水粼粼泛波。

 

可是那伙泼皮无赖可没功夫欣赏这把好剑,此时正对着斑冷傲的美艳容颜流口水,并不时用下流的眼神在他身上扫来扫去……

 

斑哪里受得了他们如此不堪的目光,不由得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抬手挽剑,直向为首之人刺去。

 

那伙泼皮倒也有几分本事,看见剑光迎面而来虽惊不乱。都从怀中掏出了核桃大小的物件,齐齐向斑扔去。

 

斑哪会被如此明显的‘暗器’击中,他本身就是使暗器的行家,看到他们堪称拙劣的手法不由得轻蔑一笑,反手挥剑一扫,准确无误的击中了那几个圆球——他的本意是想把它们弹开,哪料得那些小球一触即碎,沙石和粉末瞬间炸开,兜头盖脸的罩住毫无防备的斑。

 

许多沙石飞进双眼,斑不得不停下攻击,快速往门外退去。现在他眼睛睁不开,要是被那群人困在店里,就更难脱身了。不料退到门口之时,被一个随意扔在门边的扫帚绊倒,仰面倒了下去。

 

不过他的运气还不算太差,并没有直接摔在地上,而是被一双有力的手臂接住,跌进一个宽厚的胸膛。不过斑此时十分抗拒别人的接触,马上想要反抗。

 

“别哭。”温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有些粗糙的手指抚上细嫩的脸颊,擦去斑的眼泪——原来那些飞进他眼中粉末乃是石灰,这使得斑的双眼灼痛难当,不由得落下泪来。

 

斑哪里会听陌生人的话,何况现在无法张开双眼,谁知道接住自己的人是好是坏,或者根本是和那群地痞是一伙的。但是他却真的没有反抗,不为其他,只因腕间的命门已被那人紧紧掐住,斑空有一身本事却使不出来。

 

 

 

柱间低头看看怀里浑身带刺、眉头紧皱的美人,又瞧了一眼马上要冲出来的地痞无赖,略一思考,便抱起美人,三步两步的消失在众人的视野。

 

倒不是柱间怕了那些无赖,这么做原因有二——一来他现在是乞丐不是大侠,锄强扶弱、除暴安良这些事可不是乞丐该做的。二来怀中美人的眼睛里进了许多沙粒石灰,处理晚了可是会烧坏眼睛的。要是那双美丽的眼睛从此不能视物,柱间绝对会因为美丽事物的损坏而心痛不已的。

 

 

 

 

 

“放开我。”斑对这个一直抱着自己飞奔的‘救命恩人’的真实身份很疑惑,以他制住自己的手段和所用轻功身法来看,绝对是个高手。可是他衣料的手感和身上的气味……是乞丐吧?!

 

难道是丐帮的人?可是武功路数不对啊,虽然他不曾亲自接触过丐帮中人,但是武功路数的基本认知还是有的,绝对跟这个人的功法不一样。

 

“别急,前面有座荒废的城隍庙,我们去那里安顿下来好给你治眼睛。”柱间对着一脸戒备、神情冷漠的小刺猬微微一笑,也不管他现在看不看得见。

 

斑紧抿着唇不说话,他并不愿意接受陌生人的帮助,如今的江湖中人都是无利不起早,哪还有真正义薄云天、急公好义的侠义之辈。就连号称大公无私的武林盟主猿飞日斩,不也利用职权,明里暗里的为猿飞一族所创的如意门谋取私利嘛。

 

看得出斑对他的抗拒,柱间也没有解释什么。他只是一时心软,舍不得这么个美人落入地痞无赖之手被白白糟蹋,这才出手相救。要是人家不领情,他千手柱间也不是那种喜欢用热脸贴别人冷屁股的人。

 

 

 

城隍庙内——

柱间把斑放到干草堆上坐着,然后放开了对他的钳制。开始在破破烂烂的衣服里翻找起东西来。

 

毕竟对方算是他的救命恩人,所以重获自由的斑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现在他眼中实在灼痛难当,泪水不受控制的一直涌出来,可是不但没有使疼痛减轻,反而愈发严重了。斑只好抬手去揉,可是还没碰到眼睛,就被那人抓住了手腕。

 

“走开。”斑说话还算客气,没有用‘滚’字。

 

“我倒是不介意走开,不过你这双眼睛要是瞎掉了,可别说我今日没有提醒过你啊。”柱间用很欠打的语气说着严肃的话题,“你眼中的粉末是生石灰,遇水就会烧灼眼睛,那些尖锐的沙粒,你一揉就会把眼睛割伤。就算不碰,不出一刻钟也会被石灰烧坏。所以我才让你别哭,你还不肯听话……”

 

斑用力甩开了柱间拉住他的那只手,却没有固执的去揉眼睛。他们瞳火宫之所以被称为邪教,就是因为有种功法可以通过眼睛迷惑对手心智,练至顶峰可以使人产生幻觉。这是瞳火宫的独门武功,也是独特的标志,不会瞳术是无法在宫中立足的。所以眼睛对斑来说至关重要!

 

不过这并不能成为斑向柱间求助的理由,宇智波一族与生俱来的骄傲让他不肯轻易低头。但是柱间的话却把他气的紧咬牙关——什么叫不听话,本来他那种登徒子一样的说话方式就很令人反感,再说这是他能控制的事情吗?眼睛里有东西眼泪自己就会流出来啊。

 

柱间看到他那气得不轻,又不肯出言反驳样子,忽然觉得很可爱。还真是一只小刺猬,用冷漠的‘刺’拒绝一切,不愿意跟人说话交流,不肯说出自己的意愿,隐藏着内心的想法……

 

“我叫柱间,你叫什么名字?”柱间面上带笑,缓缓打开一个小包——那小包看起来精致又整洁,跟他现在的形象有些格格不入。

 

斑不回话,不屑的把脸转向一旁。

 

“不说算了,为了好称呼,就叫你‘小刺猬’好了。”柱间自说自话的能力跟他的武功一样高强。说罢,他抬手捉住斑的下巴,强迫他转过脸来,在斑反抗之前出言提醒道,“别动,我给你洗眼睛。”

 

闻言,斑忍住不悦,乖乖的保持着微微扬起脸的姿势。微凉的液体流入眼中,冲洗着沙粒和石灰粉。从触感上来说,应该是油。斑闻得到里面散发出的淡淡草药香——大概是什么药油吧。

 

柱间也适时出言印证了斑的猜测。“这可是我珍贵的药油,千金难求的好东西,要不是看你是个美人,瞎了实在可惜,我才舍不得用这么好的东西来冲洗眼睛呢。”

 

这可恨的登徒子!斑觉得柱间真是个厉害的人物,每次他对他的行为有所感激的时候,他总可以说出气死人的话,让这些许的感激马上烟消云散……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