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湘

周叶双花、银桂高威、不拆不逆~

【高威】春风复来3

 魔教教主高杉×春雨堂主神威

半吊子武侠风

——————————————

 

高杉晋助信步走到河边,脚尖在岸边青石板上轻轻一点,身形跃起直奔一艘精致画舫——飘然越过五六丈的距离,轻巧的落到船头。刚刚在船头站定便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

 

“教主,您刚刚去哪了,我们一直在找您。”来岛又子见高杉回到船上,匆匆走来。

 

高杉从袖中抽出烟杆,动作娴熟的点燃,优雅的吐出一口暗蓝的烟雾后,才淡然问道:“找我何事?”

 

“阿呆总堂主请您明晚去春雨总堂赴宴。”又子从怀中掏出信来呈给高杉。

 

“知道了。”高杉看也没看又子递过来的信,转身挑起珠帘走进舱内。

 

 

 

 

“晋助,何事如此开心?”坐在竹席上弹奏着三味线的万齐见高杉进来,随意的问道。

 

“遇到了一只很有意思的兔子。”高杉放下手中的烟杆,坐到了万齐对面,墨绿的眼眸中闪过一抹饶有兴趣的光。

 

“兔子?”万齐停下手上弹拨着的三味线,抬头看向高杉,见他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恍然道,“那个夜兔美人?”

 

“美则美矣……”高杉拿起桌上的白瓷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抿了一口后才继续说道,“却是个嗜血美人,杀气重的很。”

 

“看来其狠辣之名真不是空穴来风呢。不过这也在意料之中,光凭脸蛋怎么可能屡立大功,江州的势力错综复杂,没点真本事可是立不住的。”

 

“话虽如此,不过真的很难将狠辣这个词和那张笑脸联系在一起呢。”高杉淡淡一笑,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看来真的是只漂亮的小兔子呢,漂亮到让你都不禁要以貌取人的程度。”

 

高杉摇摇头,否定道:“此言差矣,我只是觉得新奇罢了。”

 

“新奇也好,漂亮也罢。”万齐站起身,把手中的三味线背在身后,微笑道,“明日春雨总堂……让人有些期待呢。”

 

“呵。”高杉也微微一笑,目送万齐离开。

 

 

 

 

此时神威已经走到了街尽头的花神庙前,这里已经没有了卖吃食玩物的摊子,只有一个老妇人坐在一个小桌子后面,桌子上是一个签筒、几张宣纸和一个倒扣的大瓷碗。

 

神威坐在花神庙前的台阶上吃着桃花酥,随口问道:“老婆婆,你这碗中扣的是什么啊?”

 

“是命。”老妇人浑浊的双眼看向神威,苍老的声音中带着刺人耳膜的沙哑。

 

“那你是为人算命卜卦的卦师咯?”

 

“不,我是荷官。”老妇人伸出枯瘦的手按在瓷碗上,缓缓解释道,“这是个赌局,我帮人赌命。”

 

神威本是随口一问,这时却被这老妇人的说辞勾起了兴致。于是接着问道:“那怎么个赌法?又如何下注呢?”

 

“你来猜这碗中之物是单是双。”老妇人推着瓷碗在桌面上缓缓划着圈子,“输赢的赌注日后便见分晓。”

 

“双。”神威觉得有趣,也不知有没有认真思考,便笑眯眯的答道。

 

“真可惜,是单。”老妇人揭开瓷碗,露出里面的东西——一只毛笔和一块砚台。

 

神威看见里面的东西愣了一下,接着便又笑了起来。“呀,真是遗憾呢,居然输掉了。”

 

此时去牵马的阿伏兔正好回来,看见神威坐在庙前的台阶上,便唤道:“堂主,我们走吧。”

 

“来了。”神威对着老妇人一笑,便站起身拍拍衣裤的灰土,跟着阿伏兔骑上马匹,直奔总堂而去。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