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湘

周叶双花、银桂高威、不拆不逆~

【高威】春风复来1

 魔教教主高杉×春雨堂主神威

半吊子武侠风

——————————————

“听说了吗?夜王凤仙居然死了!”高壮的大汉对身边喝茶的同伴说道,略显粗犷的男声从他们坐的位置传出,过高的声音和惊人的内容吸引了小茶馆内大多数食客的目光。

 

“那个吉原的夜王凤仙?真的假的?”邻桌一个消瘦的中年人好奇的站起身,略一抱拳施礼,便带着自己的茶点凑了过去。

 

“自然是真的。”刚刚说话的高壮汉子见别人对他话题感兴趣,也是来了精神。不顾同伴提醒的眼神,跟那凑过来的中年人说道,“说起这个可不是这几天的事,上个月我回师门办事,遇到从吉原那边回来的师弟,听他说吉原城早已经换了主子。”

 

“吉原可不是那么容易进出的,你这师弟居然有门路?”

 

“他以前是夜王凤仙的侍从,凤仙死后就离开了吉原。也是因为这样,才知道这些事。吉原的很多人压根就不知道换了主子,否则江湖中人也不会不知道凤仙的死讯了。”高壮的汉子面露笑意,带着点神秘继续说道,“你猜他是怎么死的?”

 

看那神秘的神色就知不是寿终正寝,削瘦的中年人也没多加猜测,顺着话说道:“这可怎么猜,兄台还是快点告诉我吧。”

 

“呵,想那凤仙英雄一世,最后竟是死在了自己徒弟手上。”

 

“诶?凤仙居然有徒弟?”壮汉的同伴也被勾起了兴致,忍不住插了一句。

 

“说起凤仙的这个徒弟,也是大大的有名,他就是春雨江州分堂的堂主神威。”

 

削瘦的中年人惊讶道:“神威虽然不常在中原武林走动,但其狠辣之名却是有所耳闻。却不知他功夫已在凤仙之上啊。”

 

“神威的功夫自然是好的。”高壮的汉子喝了口茶,面露猥琐之色,低声笑道,“不过……是在床上。”

 

“床…..床上……此话怎讲?”

 

“听我师弟说,那神威乃是稀有的夜兔族,还是以貌美著称的徨安夜兔,自然长得极好——面若桃花、肤如凝脂。每次他去吉原,凤仙便会遣退众人,与他昼夜相伴……他就是死在了这上面。”壮汉不自觉了咽了下口水,喃喃道,“想来能叫掌管整个吉原的夜王凤仙沉迷不已的人,滋味必然是极好的……”

 

 

 

 

 

 

“我只知道夜兔族生来骨骼清奇擅出高手,原来也有美人吗?”高杉放下手中的茶杯,低声笑道。

 

 “当年我也一直以为夜兔的那些人都跟凤仙一样呢,直到十四年前参加星海坊主给女儿办的满月宴,见到了星海坊主的夫人江华和小公子神威。”武市一脸的向往怀念,“江华不愧为徨安夜兔的第一美人,当真是倾国倾城。神威像极了母亲,粉雕玉琢的一个小人儿,甚是惹人怜爱。”

 

“咳,武市兄,我们都知道你喜欢孩子。”万齐端起茶壶为高杉填满茶,轻声叹道,“想不到春雨总堂竟要除掉神威,江州分堂这几年可是给春雨立下不少汗马功劳啊。”

 

“那又怎样。”高杉一声轻笑,毫不在意的说道,“现在神威势大,又不服管教,这把双刃剑春雨没自信可以伤人不伤己,自然要除掉。”

 

“而且神威功劳显赫,春雨不好自己动手,这才让我们出手。”武市叹了口气,有些伤感道,“只是可惜了神威,当年那瓷娃娃般的漂亮孩子,现在必然已经变成大美人了。”

 

“呵。”高杉勾起嘴角一声轻笑,对武市的感慨不置可否,“春雨内部不稳正是我们的机会,想来没了神威一派,江州地界就是我们鬼兵教的囊中之物了。”

 

“教主英明。”

 

“不早了,快些赶路吧。”

 

 

 

 

 

 

 

拨开散落在身边空掉的碗盘,黑衣青年随意的拢了拢肩头浅灰色的披风,懒懒的推开房门。莹润的水蓝色眼眸轻轻合上,深深吸了几口清晨的空气——很湿,很凉,带着淡淡的青草味——还有些困倦的头脑瞬间清醒了不少。

 

“阿伏兔,我们今天就要走吗?”青年偏头看向已经站在门口的高大男人,嵌在精致小脸上的蓝色大眼睛眨了眨,看起来漂亮极了。

 

“当然了,总堂那边催了好几次,我们已经耽误很多天了。”阿伏兔却不为美色所动,只是认命般叹了口气,不厌其烦的强调着,“堂主,你太任性了。”

 

青年满不在乎的理了理妃色的发丝,理所当然的回道:“这里的米饭特别好吃。”

 

“堂主!”

 

“好啦好啦,现在就走总行了吧。”说罢无所谓的摆摆手,转身走向码头,留个阿伏兔一个纤细的背影。

 

 

 

 

盘腿坐在船头上,神威百无聊赖的撑着伞,看着那个晨光中的小镇——炊烟和着晨雾袅袅升起,给这里添了几丝缥缈的朦胧。孩子们欢快的笑声、打柴青年的爽朗歌声又把朦胧感驱散,让人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

 

“阿伏兔,我果然还是喜欢这里的米饭。”收回忧郁而迷离的视线,神威脸上挂起开朗的笑容。

 

在船尾默默摇橹的阿伏兔没说话,只是扶了扶因为摇橹而带上的斗笠,把脸更深的藏进了阴影里。他可不想顺着神威的话题说,万一那个喜欢胡来的年轻堂主改变主意想再回去吃几天小镇的米饭,他就更没办法向总堂交代了。

 

神威见阿伏兔不接话,无趣的甩掉鞋子,挽起雪白长裤的裤脚,露出细嫩白皙的小腿,伸出脚踢踩着水面,自顾自的玩了起来。忽然他转头对船尾的阿伏兔问道:“总堂急着召我们回去什么事啊?”

 

“堂主,能不能请您偶尔也看一下总堂的密信。”阿伏兔无奈的回道。

 

“我忘记了嘛。”神威笑得眉眼弯弯,丝毫没有愧疚之意。

 

“总堂说鬼兵教的教主高杉晋助近期会到总堂拜访总堂主,让我们借机除掉他。”

 

“鬼兵教……”神威偏头想了想,“他们不是经常跟我们春雨合作吗,那个蠢得无药可救的阿呆总堂主怎么心血来潮要杀他们教主呢?”

 

“谁知道呢。”

 

“算啦,总之我也喜欢这类任务,又可以跟高手过招了!”神威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高杉晋助,听说是个高手呢。”

 

“堂主,到了总堂你可不要胡来啊。”阿伏兔不放心的嘱咐道,“我们也好久没回去了,先看看形式再说。”

 

“知道了,知道了。”神威笑眯眯的答道,“真是期待呢!”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