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湘

周叶双花、银桂高威、不拆不逆~

【扉泉】大哥,对不起(坑哥哥第二弹)

大哥,虽然不想说,但我还是得跟你说声对不起。

 

你喜欢宇智波斑,我看得出来,但我还是要继续阻止你们在一起。因为宇智波家两兄弟最拿手的便是迷惑人心。

 

你是知道的,我和镜少年相识,两情相悦,现在终于能在一起了,这应该是很幸福的事。可是那个总是在战场上一脸哀伤的泉奈却让这难得的一切变得糟糕透顶。果然我对他的第一印象没有错——我讨厌他。

 

 

那的时候正值我与镜重逢不久。

 

记忆中那个漂亮而纯真的孩子长大了,样子也变化了一些,但是他手臂上那个齿痕我记忆犹新,那是为了让我找到他而咬上去的——他捂着伤口笑的时候,大概不明白我有多心疼。

 

我依照当年的约定找到了他,也认出了他,但是他却不记得我了。后来我才打听到,两年前因为一场战争,他父母被敌人所杀,自己也受到重创。头部的伤使他失去了之前所有的记忆。

 

真是个让人心疼的孩子,我忍不住像以前一样去照顾他,像以前一样去爱他。好在他也喜欢我,我们在一起变成了顺理成章的事。

 

可能是因为失忆,或者人长大了总会跟小时候不一样。虽然镜还是那样温柔可爱,但是他不再喜欢我领口那特意为他而戴的皮毛了。记得在山中养伤的时候,我猎到一只貂,镜很喜欢晒干的皮毛,总是用脸蹭来蹭去,那样子可爱极了。后来那张毛皮被我做成衣领,他便扑在我怀里,用脸蹭着我的肩膀。

 

那时候我才十多岁,只是离家修行的时候顺手救下了一个小妹妹。后来才知道他是个长相可爱的男孩子,但是我还是喜欢上了他,而且对他念念不忘了七年之久。

 

 

 

有一次我完成任务之后去找镜。见到他我很开心,便抓起他的手臂亲吻上面的齿痕——这是我的习惯性动作,我总觉得吻着那个齿痕的时候会离过去的那段时光更近些——这时候一个人忽然出现在了我的感知范围。

 

我不动声色的继续手上的动作,用余光打量了一下来人——很文静秀气的一张脸,长发用一根红绳系在身后,看穿着打扮是宇智波一族的。他应该没有敌意,但是查克拉的流动很乱,不知道是受伤了还是其他什么原因,但是在树后偷看别人亲热的人也不会是什么好人。

 

这是我第一次遇到泉奈。

 

 

 

之后的事情更让人不解——每次我去找镜的时候,泉奈总会出现,用一脸让人捉摸不透的表情看着我们。

 

他只是站在远处静静的看着我们。

 

大哥,你肯定不知道那滋味多难受。看见镜的喜悦感被泉奈的眼神冲淡,他那双眼睛好像会说话,带着哀伤、无奈、不甘、怨恨,似乎还有爱……

 

渐渐的,我发现自己被他迷惑了。每当午夜梦回,总会有一双载着万语千言却又默然不语的眼睛出现在我眼前。我当然认得,那是宇智波泉奈的眼睛。

 

泉奈的样子每每出现在我脑海里的时候,我总是忍不住埋怨自己——终于和思念了这么多年的镜在一起了,为什么还要念着别人。我自认为绝不是个滥情的人,而且我对镜的爱是实实在在的。

 

为什么可恶的宇智波泉奈要出现呢!就在我对自己的犹豫彷徨气愤不已的时候,泉奈忽然反常的走到了我面前——以前他都是站在远远的地方,静静的望过来——问我如果镜没有手臂上的齿痕,我还会爱他吗?

 

这个问题让我有一瞬间的错愕,但是我喜欢了镜这么多年,难道只是因为他为了我咬了自己一口吗?所以我很肯定的回答了这个看似很无礼的问题。我爱镜,无论他如何改变,有或没有什么,我都爱他。

 

泉奈听到我的回答之后似乎笑了一下,但是那笑容看起来说不出的难受。之后他没再说什么,运起查克拉几个起落消失在我面前。我似乎看到了他的眼睛红红的,应该是用了写轮眼吧。

 

 

 

之后的一件事让我开始怨恨宇智波泉奈。

 

我与镜约定在他完成任务之后,在宇智波领地的边缘相见,毕竟现在两族关系紧张,明目张胆的见面容易引起别人怀疑。

 

因为那时候恰好没事,我便提前前往约定地点。巧的是路上发现了泉奈坐在河边哭。他似乎哭了很久,那双一直出现在我脑海中的美丽眼睛已经肿的不成样子。人总是有好奇心的,所以我没有让他发现,偷偷的在树后观察。

 

大概哭累了,泉奈靠在一块大石上,慢慢撸起袖子——大大小小的伤痕在细瘦的手臂上纵横交错,却不像是战斗的时候留下的。他看了一会后,伸手从忍具袋中拿出一支苦无,在我惊讶的目光中,划向了那条带着伤痕的手臂。

 

鲜血滴滴答答的流了一地,泉奈却仿佛没有知觉般,只是漠然的看着自己的手臂。由于位置的变化,我好像看到有一个齿痕夹杂在刀伤之下。距离太远了,我没有宇智波家的独特眼睛,并不敢肯定。

 

但是这件事也给我带来了不小的震撼,连泉奈什么时候走的都没有注意到。一向冷静的我此刻思绪纷乱,只能在树林中漫无目的的游荡,好让时间平复烦闷的心情。但是因为这件事,我迟到了,差点永远的失去了镜。

 

 

等我赶到约定地点的时候,发现这里已经发生过一场战斗。我马上扩大了感知范围,发现了镜和泉奈被围在在一群杀气腾腾的人中间。我马上向着那个方向赶去,第一个想法居然是泉奈手臂上的伤会不会让他在战斗中吃亏,会不会因此受伤。

 

但是等我赶到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幼稚的可笑,那个让我担心不已的人正站在树梢上,安静的看着镜被一群人围攻。

 

我不敢相信——宇智波泉奈,居然是如此冷漠心狠的人。

 

 

 

大哥,宇智波兄弟迷惑人的本事我已经领教过了。难道我还能让你也和我一样困苦烦恼吗?

 

我对不起镜。即使泉奈的袖手旁观差点害死镜,可我还是会梦到他,还是会想念那双眼睛。我恨宇智波泉奈,我更恨我自己,!

 

所以当你跟我说起和宇智波结盟的时候,我想到的不是家族未来的发展,不是可以和镜在一起,而是宇智波泉奈会跟他哥哥一起融入我的生活。我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现在的情况已经让我愧疚不已,大哥,我不能再做对不起镜的事了。

 

 

 

我是不想让我们两族结盟,不想让宇智波泉奈再扰乱的我思绪,但我没想杀泉奈的。

 

虽然每次战场相见我都会瞪着他,然后发动猛烈的攻击,但我深知他并不像外表看起来那么柔弱,他可以为了斑奋不顾身的厮杀。棋逢对手不是很好吗,只有认真的投入战斗,我才会不去关注他的眼睛。

 

可是在这次跟以往没什么不同的战斗中,我居然一刀刺穿了他的身体。

 

不应该是这样的,这不是我第一次使用这个招数,泉奈对这招很了解,就像我了解他绝大部分招式一样。可是他居然没有和以往一样躲开……

 

为什么,他不躲开呢……

 

然后他被愤怒的斑带走了,临走的前还挣扎的说:“哥哥,别相信他们。”

 

而大哥你一脸无奈的看着我的时候,根本不会知道我复杂的心情。

 

 

 

再次在战场遇到斑的时候,他带来了泉奈死亡的消息。还说泉奈才是我记忆中那个少年。

 

我不信!斑的话怎么可以相信呢!

 

就算他手臂上真有那个齿痕。

 

就算他长得跟我记忆中的少年很像。

 

就算……

 

就算我一直告诉自己我爱的是镜,可是我的感情还是背叛了理智,我不得不承认我是爱着泉奈的。

 

如果他才是我一直深爱的那个少年,那我一直以来的纠结苦恼,一直以来的忧虑伤神究竟是为了什么,又有何意义。

 

记忆中那朵珍贵的花,竟是被我亲手捏碎了吗?

 

 

大哥,我不会相信斑的话,他只是想报复我一直阻碍他而已。这是很简单的小把戏,我不会上当的。

 

我要亲自问泉奈,让他亲口对我说!

 

 

所以,我只能跟你道歉,因为我无法遵守跟你定下的那个‘不再研究禁术’的约定。

 

 

 

 

迷惑了我这么多年,一死了之怎么可以。

宇智波泉奈,你等着!

 

 

“秽土转生!”

 

END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