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湘

周叶双花、银桂高威、不拆不逆~

【扉泉】哥哥,对不起(坑哥哥第一弹)

半原著背景,扉间和泉奈没有从小就厮杀。

——————————————————————

 

哥哥,对不起……

 

即使我的眼眶中已经没有了看透一切的写轮眼,但我可以感受到你的悲伤。失去我这个弟弟对你来说太过残忍,你已经没有其他亲人了。

 

原谅我不能再与你并肩战斗,也请原谅我的自私。千手柱间的重情重义连我都为之动容,何况是从小与他相知相交的你。虽然我并不反对你们在一起,但是我必须阻止千手和宇智波结盟!

 

因为,我没办法眼睁睁看着扉间和镜在一起!

 

我很羡慕哥哥,同是从小相识,你与千手柱间的感情好的很,可是扉间看见我的时候,眼中只有彻骨的恨。

 

每次沙场对峙的时候我总要绷起面孔瞪着对面那群千手,因为扉间眼中的恨意像尖利的冰锥一样,扎的我又冷又痛,如果我不摆出那样的表情,我怕我会颤抖着哭出来。

 

我好恨,我恨千手和宇智波的对立!我恨扉间看我的眼神!我更恨——我自己!

 

 

 

第一次遇见扉间,是我偷偷跑去千手驻地的时候。

 

那时候我还小,傻傻的以为凭自己就可以从守卫森严的千手驻地里弄来父亲想要的情报。可是还没到千手的驻地,就在山里迷路了。

 

已经过了那么多年,我早已记不清当时在山里是怎样的艰难,只记得白发的少年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已经累的无法动弹了。很多人在无法拥有预期结果的时候都会选择从没遇到过,但是我很庆幸我在那时遇到了扉间,那是我短暂的一生中,难得的快乐时光。

 

现在想来,扉间不过是在修行途中遇到了一个迷路的孩子,照顾了他几天而已。即使那个时候他只是一个十来岁的少年,但是足够机警,他没有把我带回千手的驻地,即使遇到我的地方离驻地已经很近了。甚至都没有告诉我他姓千手,所以在那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只能称呼他‘扉间’。

 

我以为我遇到了人生中的知己,虽然那时候我可能连‘知己’这个词的意思都不明白。在伤好了要离开的时候,我很不舍。我希望以后可以再见到他,希望他记得我,所以在不敢说出自己真实姓名的情况下,我做了一件很傻的事——张口在自己手臂上咬了一个深深的齿痕——我觉得这样的记号很独特,扉间一定不会忘记,所以满嘴鲜血的时候,我还得意的笑着。

 

扉间大概是记得手臂上的齿痕的,因为七年后我再次遇到他的时候,我看到的景象是扉间亲吻着宇智波镜手臂上的齿痕,温柔的呼唤着他的名字——镜。

 

我忘不了的白色碎发,我忘不了的朱红眼眸,我忘不了的那个少年,此时已经长大成人,变成的别人的恋人,我连质问一下他是否记得我的勇气都没有。难道问你和镜在一起是因为他手臂上的齿痕吗?

 

太可笑了,会有人因为一个伤痕爱上一个人吗?而且初遇的时候我们只是十来岁的孩子,哪里懂得成人间那些复杂的感情。

 

但是看到扉间和镜亲吻彼此的时候,我的胸口好痛,眼睛也很痛。我熟悉这种感觉,当初因为亲眼看见母亲的死亡而开启写轮眼的时候,就是这种感觉。果然,在那之后我有了三勾玉的眼睛。

 

哥哥,我不敢跟扉间提起年少时的那段经历,你会怪我怯懦吗?

 

其实我有问过扉间的——我实在不甘心——如果没有手臂上的齿痕,你还会爱镜吗?他很肯定的回答我,他爱他,无论他如何改变,有或没有什么,他都爱他。

 

多好的回答,能有这样的恋人镜很幸运不是吗。我也很幸运,在听到这些话之后,我有了珍贵的万花筒写轮眼。我可以为最疼我的哥哥更好的战斗了。

 

这真的是不错的结果,至少让我不再抱有幻想,不再为那个回忆中的少年伤神。可是我还是很心痛,比受到重击更加难受,酸涩的沉重感压得我呼吸困难。我果然没有哥哥坚强,所以已经开了万花筒的写轮眼,第一次的用处居然是流泪。

 

哥哥,你一定会奇怪为什么扉间那么恨我吧。他忘记了我,我在他眼里应该只是一个普通的宇智波族人。

 

我想他对我彻骨的恨意大概来自于我对镜的见死不救吧。有一次镜去执行勘察任务,被奈良一族发现一路追杀,在宇智波领地的边界被追上。

 

那时我正好路过,但是我并不想救他,即使他是我的族人。我无视了镜的呼救,只是站在树梢,静静的看着下面的厮杀。就在镜快要被杀的时候,扉间出现了。他赶走了那群追杀镜的奈良族人,然后抱着奄奄一息的镜,狠狠的瞪着我。

 

应该是从那时候开始,扉间每次看到我都会露出恨不得杀了我的眼神。其实我没有亲自出手就已经不错了,难道还要我去救那个夺走了我一切美好回忆的镜吗?我不是圣人。

 

后来由于战争的发展,宇智波和千手的关系越来越糟,直至战场相见。而我的对手也变成了扉间。我想扉间应该是高兴的,他终于可以把他眼中的恨意转移到招式中了。他对我下手的时候从不留情。

 

他在报复我,因为镜。

 

我一直以为我对他早已心灰意冷,我一直以为我有哥哥就足够了。可是,在日复一日的厮杀中,我还是无法欺骗自己——我爱他。即使他恨我。

 

对不起,哥哥。我的爱恨左右了我的思想,我已经不能理智的考虑问题了。所以当你跟我说想跟千手结盟的时候,我考虑的并不是我们的未来,也不是宇智波一族的发展,而是扉间再也不用顾虑宇智波这个姓氏,可以肆无忌惮的和镜在一起了。

 

这让我如何甘心!

 

如果不是这个乱世,我当初就可以跟扉间说我的名字是宇智波泉奈,可以在遇到他的时候跟他说我喜欢他。

 

那个一脸严肃却意外温柔的少年,明明是我先遇到的……

 

是我先遇到的……

 

所以在无法说服你放弃跟千手结盟的时候,我选择了死亡。

 

哥哥,虽然多少个‘对不起’都不能弥补我对你的伤害,但是我真的没想让你伤心为难的。除了想让我的死亡成为两族结盟的障碍,我还想死在我最恨,也是最爱的那个人手里。就算我无法阻止结盟,至少我不用亲眼看着扉间和镜的幸福快乐。

 

当扉间的刀刃刺穿我身体的时候,我并没有即将死亡的恐惧感,也许那一瞬间他眼中的恨意被惊愕取代使我心情愉快,竟也没觉得伤口有多痛。但是面对赶来扶住我的哥哥,我心中不免愧疚,可我还是狠下心,不顾嘴里涌出的大量血液,努力开口说道:“哥哥,别相信他们。”

 

被带回宇智波驻地之后,我已经不想再去想任何事了,因为我已经是要死的人了啊。我只想再为哥哥做点事,弥补一下我的愧疚。

 

所以,我把这双看着少年扉间的笑眼,看着成年扉间的泪眼,这双因为扉间而成就的写轮眼给了哥哥。我想轻轻松松的走,不再背负着那个占满了我短暂人生的千手扉间。

 

再见了,哥哥。

 

再见了,那个恨着我的千手扉间。

 

再见了,那个温柔照顾我的白发少年。

 

 

 

 

 

可是……

 

我还是不想忘记你,扉间……

 

 

 

 

END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