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湘

周叶双花、银桂高威、不拆不逆~

【蝎迪】如果死亡只是开始

召唤师蝎×魔法师迪

—————————————— 

一、你最想要的,是力量......

 

“没想到,这个上古遗迹里居然没什么机关啊。” 迪达拉一只手控制着照明用的火球,另一只手把魔法杖当拐杖一样柱的地上。虽然累的气喘吁吁,仍不忘转头跟旁边的蝎说着感想。

 

“小心点。”蝎的声音还是那样冷冷的,但是看着爱人的笑脸,眼中不免流露出一丝温柔的笑意。

 

“根据古籍记载,这是一座上古时期的安贝尔神殿。安贝尔是命运之神,比较平和慈悲,所以他的神殿里应该不会有太多机关。”鼬拿着一个看起来十分古老破旧的卷轴,一边研究路线,一边为迪达拉解释着。也多亏他四分之一的暗精灵血统,不然在光线如此暗淡的环境看清卷轴还真不容易。

 

“只要有钱就好。”角都紧了紧护手的绑带,对着在清理坍塌道路的飞段喊道,“还没好吗?”

 

飞段抬手擦擦额头上的汗珠,不满的大声喊道:“你自己来试试!妈的,这破神殿也太不结实了,进入祭坛的唯一通道居然塌了大半。”虽是在抱怨,手里的工作却没停下。

 

“这神殿已经相当结实了。你要知道,它已经被遗忘了三千多年,而且还不算被使用的时间。”鬼鲛跟飞段一起搬着石块。祭坛入口的通道仅供个别神职人员使用,所以修的比较精致小巧,不能让冒险小队的六个人同时进入,所以只好两人一组轮流清理。

 

“正确来说是三千六百年左右。”鼬靠着莹雪石砌成的雪白墙壁,继续看着卷轴,似乎因为不太舒服而调整了一下背后长弓的位置,“这座神殿是种族混战时期被遗弃的,当时精灵攻占了这座人族城市,在这里修筑了他们信奉的自然女神神殿。而直到种族混战结束,这里都是精灵的地盘。人族,确切说是利特雅人信奉的命运之神的神殿就被众人遗忘了。”

 

“这也忘的太快了吧,肯定是他们的信仰不够坚定。”飞段听到这座神殿被信徒遗忘了,不禁呲之以鼻。

 

“飞段,你偶尔也看看大陆历史好不好。”迪达拉开始利用他法师的博学来纠正飞段的认知错误,“种族混战持续了一千四百年,之后零星的战斗又有数百年之久。直到千年前,大贤者六道仙人统合各族一起对抗黑暗之神,历时三百年才真正完成种族融合。”

 

“而且战争时期资料损毁严重,各族地盘交错并且不断变化,信息很难保留。利特雅人也在混战中被灭了族。”蝎也适时为迪达拉补充了一些。

 

“也多亏了是精灵占领了这里,要是兽人的话,大概会把这里砸得稀烂。”鬼鲛感慨了一下,然后转头对通道外喊道,“迪达拉,把火球弄亮一点,好像要通了。”

 

“哦。”迪达拉答应一声,举起法杖默念了几句咒语,十多个小火球凭空出现,均匀的分布在通道上方。霎时间昏暗的环境变得明亮无比。

 

“好像被卡住了。”飞段挥动着三月镰清理挡住路的碎石,但是狭小的空间让他过大的武器很难发挥作用。

 

“我来。”角都活动了一下手指,健步走进通道,飞段和鬼鲛自动让开了位置。

 

来到挡路的碎石前,角都紧握的右拳上出现了一层青色光晕——那是高级拳师才可以做到的斗气外放。接着,挥出的拳头砸在了挡路了石堆上,把石堆打出了一个洞。这个洞虽然不足以让大家通过,但是透过它可以看到被朦胧白光笼罩的祭坛。这让大家的情绪高涨了不少。

 

 

 

“一个高高在上的神,居然被世间遗忘了,不得不说有些凄凉啊?”鬼鲛努力扩大着洞口,随口跟队友谈论着。他是海族,对大陆历史了解的不深。且不说海族信奉的是水神,就算是人族也不太了解相关资料。关于命运之神,利特雅人留下的记载并不多。

 

“那个时期人族信仰的神祇有数十个之多,很多神祇连名字都没有留下就被湮没在历史中了。”鼬的声音中透着一丝感慨,“要不是佩恩他们发现了大贤者迪安的魔法塔,从里面拿出了这个卷轴,我们也不可能知道在这荒原深处还有一座神殿。”

 

“这祭坛里会有什么呢?”飞段好奇的顺着洞口往里面看,可是终究因为距离远、光线暗而一无所获。

 

“力量。”蝎垂着眼睛,看着自己乌木法杖顶端的水蓝色宝石,琥珀色的瞳仁中闪过一丝执着的狂热。也正因为这样,他没有发现迪达拉看向他的眼神瞬间暗淡了下去。

 

“是钱。”角都提出了不同意见,“无论是古籍、神器、还是宝石,这些东西统统可以变作金币。”

 

“角都,你不觉得力量才是根本吗?有了力量才更容易获得想要的东西。”鬼鲛对角都执着于钱财显得有些无可奈何,“譬如同样的任务,我们的佣金可比别人高了三倍。”

 

“但是获得力量之后还不是为了赚更多的钱。”角都耸了下肩,无所谓的答道。

 

“哈,谁说的?蝎要是得到力量,肯定是找他祖母报仇。”飞段手里在忙,但是依旧不肯沉默,马上帮助鬼鲛反驳角都的观点。

 

“飞段。”一直在看卷轴的鼬抬起头,打断了这个话题。

 

蝎的祖母是斯纳帝国的国师,跟蝎一样是个著名的召唤师,并且是站在这个职业顶点的人,兼任着召唤师工会的会长。可是因为蝎父母的关系,祖孙两人没什么亲情可言。蝎对力量的迫切渴望也是源自于想打败祖母给双亲报仇。小队里的几个人都知道,但是没人会主动提起这些事。偏巧飞段是个不会看脸色的单纯人物,无意间触到蝎的逆鳞,所以鼬赶快出声,不让这个话题继续下去。

 

“打通了。”鬼鲛适时打通了道路,成功转移了众人的注意力。

 

 

 

 

迪达拉熄灭了大多数的火球,只留下两个一左一右的悬着保持照明。魔力是留在关键时刻使用的,虽然鬼鲛因为种族的优势可以使用水系魔法,但是终究不如迪达拉这个火风兼备的双修法师杀伤力大。冒险小队作战的时候可不能少了法术的支援。

 

众人依次走出通道,按照平时的战斗习惯,角都和飞段站在最前面,之后是身为弓箭手的鼬,迪达拉和蝎在他稍后一点的位置,而鬼鲛则站在最后,警戒着可能来自后方的危险。

 

借着祭坛上笼罩的朦胧白光和迪达拉的照明火球,众人已经可以把这座祭坛的全貌看个大概——高级莹雪石砌成圆形底座,上面树立的是同样材质的高大神像。在一片雪白中,最显眼的是巨大橄榄石雕刻而成的绿色祭台。上面似乎摆着一本古籍和一个通体淡蓝的海蓝石盒子。

 

“那个盒子应该值不少钱吧?”虽然飞段不太了解宝石市场,但是也知道海蓝石因为本身美丽而且有魔法增幅效果,价格一直居高不下。

 

角都白了他一眼,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叹道:“你不觉得装在名贵盒子里的东西才更值钱吗?”

 

飞段好像终于抓住角都的错误般,难掩兴奋的反驳道:“角都,你要知道,在祭坛里往往地位最高的仅仅是一句教义。摆放的位置也不是根据金币衡量的。不过跟你这个没有信仰的人说这些你也不懂。”

 

“飞段,虽然你说的没错,但是我更希望是角都猜测的结果。”鬼鲛有些无奈的笑了笑,“不然我们这次的收获可就大打折扣了。”

 

“那就过去看看吧。”蝎开口提议到。

 

众人点头,一起向祭台移动。

 

 

 

 

“这好像是一本记载着命运之神神迹的书。”迪达拉轻轻翻动着祭台上的古籍,认真研究着——鉴定这种事一般都是由蝎和迪达拉来做,总不能指望战士来完成这样细致的工作。——不过奇怪的是,这本书是由古精灵语写成的,这让迪达拉很疑惑。明明是利特雅人信奉的神明,为什么会用古精灵语书写典籍呢?

 

“这是!”蝎的声音不复平时的冷静,他眼睛看向晶莹剔透的海蓝石盒子,白皙修长的手指指向它。

 

迪达拉不明所以,凑到蝎身边,仔细看了一下那里。原来,透过淡蓝色的盒盖,可以清晰的看到里面装着一个卷轴。看材质初步估计是火龙皮,封住卷轴的火漆上印有蔓藤组成的字母‘D’,以迪达拉的学识,当然知道这个大贤者迪安的个人徽章。当然这些并不足以让蝎如此惊讶,最惊人的是卷轴上面的几个字——时间回溯。

 

迪达拉一时也愣在当场,惊讶的张着嘴,却不知道要说什么。

 

那是早经失传的时间魔法,那是只在历史记载中出现的强大禁咒。身为法师,迪达拉当然知道它的意义。

 

各大魔武学院的课本上将出现他们的名字,并附上严重失真的难看画像;大陆上无数的吟游诗人会抱着竖琴,在街头巷口吟唱着他们的冒险事迹;他们的雕像会出现在各种意想不到的地方,供后世之人顶礼膜拜......这些都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他们将会掌握世间最强大的力量——时间。

 

 

转头和蝎对视了一眼,迪达拉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蝎终于可以完成心愿了,有了这个力量,他完全可以在解决斯纳帝国的卫兵之后独自面对他祖母,而不会因为精力消耗过大而难以取胜。

 

蝎也翘起嘴角,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他伸手慢慢打开海蓝石的盒盖,轻轻拿出泛着着红色微光的卷轴。也许是被一直过于顺利的探险过程麻痹了;也许是找到失传魔法的情绪激荡导致一时视察;也许只是手指和卷轴的位置造成了视觉死角。总之,一根连在卷轴上的魔法导线没有被发现,随着蝎拿起卷轴的动作触发了相连的魔法陷阱。

 

这种魔法陷阱的原理很简单,事先设置好的魔法会随着导线被拉动而触发,而且法术路径单一,只能顺着导线攻击。破解手段也不难,只要在法术击中目标前用防御法术拦截就可以。

 

当魔法引发的蓝色闪光出现的时候,站在蝎旁边的迪达拉敏锐的发现了。可惜发现归发现,迪达拉是主修攻击法术的法师,一直以来都是蝎和其他队友在护着他,这造成了他的防御法术烂到连学徒都不如。当然了,就算是其他法师也很难拦下,毕竟高级防御术的咒语很长,无法做到瞬发。

 

但是这些并不是迪达拉放任自己的理由。其实他根本来不及思考,在魔法发动的一瞬间,他已经猛的扑向蝎,用身体挡住了攻击。

 

 

 

看着面前的迪达拉,蝎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水蓝色的眸子流露出痛苦的神色,但是却嘴角上翘,带着柔柔的笑意。迪达拉的双手推在蝎的肩膀上,努力跟他拉开距离,一段染血的尖利冰锥从迪达拉胸前透出,停在了蝎身前。

 

“迪达拉!”其他人看见突然发生的变故,不由得惊叫出声。

 

“别过来。”蝎好像终于看清了眼前的情况,他伸手抱住了迪达拉开始瘫软的身体,努力避免触碰到冰锥,免得加重迪达拉的伤势。

 

“旦那。”迪达拉靠在蝎怀里,轻轻的说着,“还好卷轴没事,火龙皮被冰系法术打中,会彻底毁掉的。”

 

“迪。”蝎不知道此时该说什么,迪达拉的心肺被粗大的冰锥贯穿,此刻虽然没有鲜血横流的血腥场面,但那只是被冰系法术封住了。也正因为这样,迪达拉才能坚持到现在。

 

“迪,你怎么可以......”一向冷静的蝎此时竟已经哽咽,说话的声音一直在颤抖,“你怎么可以......丢下我。”

 

“因为...这卷轴可以实现旦那的愿望。”迪达拉的声音很轻,但是还算连贯,可是开始涣散的眼神说明他已经不行了。

 

“我的愿望。”泪水划过蝎俊美的脸颊,滴在迪达拉脸上,他连忙用颤抖的手指替他擦掉,痛苦的说道,“我的愿望是跟你在一起啊。”

 

迪达拉徒劳的长大眼睛,但是已经开不清近在咫尺的蝎了。他虚弱的说道:“我知道,你最想要的,是力量。”

 

 

蝎一直想要为父母报仇,可是他的祖母千代作为国师,身处斯纳帝国的王宫。虽然现在蝎的实力已经相当于大魔导师,但是面对帝国王宫的无数高手,个人的实力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这无法发泄的仇恨把蝎压得难以喘息。不知何时开始,他变得执着于力量。迪达拉虽不愿让他如此,但是他又有什么立场去说蝎?从小就是孤儿的他,根本不能理解蝎失去双亲的痛楚。而且他是如此的爱他,只要能完成他的心愿,付出一些代价又有什么关系呢。

 

哪怕代价,是他的生命......

 

‘我爱你,旦那......’

 

可惜迪达拉已经没有力气把这句话说出来了,他再次向蝎的方向看了一眼,无力的闭上了眼睛。

 

 

 

 

 

迪达拉静静在躺在蝎怀里,体内的魔力因为失去精神力的控制而逸散,像光雾般从体内缓缓流出,飘荡在两人周围,使这悲伤的场面平添几分凄美。

 

可是,并不是所有人都会为美丽的消逝而静默。飞段此时难掩悲痛的跳上祭坛,将那个名贵的海蓝石盒子高高举过头顶,又狠狠摔在地上。淡蓝色的晶莹碎屑四处飞溅,划破了跪坐在地的蝎的脸颊——怪不得会用海蓝石盒子装卷轴,其他材质根本不能在如此小的面积上设置如此威力的触发式魔法。

 

但是飞段对于误伤到蝎并没有任何歉意,他看着蝎脸上流血的伤口和那如麻木般没有表情的英俊面孔,气愤的骂道:“迪达拉一定是被恶魔蒙住了眼睛才会喜欢你!你是怎么保护他的?你只会伤害他!把迪达拉还给我,还给我!你凭什么让他替你去死?你这混蛋!凭什么!!”

 

飞段有些语无伦次的骂着,他和迪达拉从小就是朋友,一同在孤儿院长大。虽然平时吵吵闹闹,但是感情相当好。现在亲眼目睹迪达拉的死亡,这让他难以接受。对于蝎的沉默,飞段更加怒不可遏。他举起三月镰,似乎要攻击蝎。

 

“飞段!”鼬终于出声制止飞段的行动。他可以理解飞段的行为,毕竟对于迪达拉的死亡他也很悲痛,何况是跟迪达拉一起长大的飞段。可这并不能全怪蝎。虽然确实是蝎触发了魔法陷阱,但是保护蝎和卷轴是迪达拉自己的选择。

 

角都更是直接跑上了祭坛,站在了蝎身前,摆明了不让飞段动手。

 

举着三月镰的飞段用含着泪水的紫色眼睛不甘的盯着阻止他的同伴们,终究无法动手。所以他把怒气发泄在了周围的东西上——那个闪着微光的红色卷轴——就是它,为了这个东西迪达拉才丢掉性命的!

 

巨大的三月镰猛的向卷轴袭去,却意外的被一个魔法盾挡开了。飞段不可置信盯着蝎,喃喃道:“迪达拉在你心里,真的没有一个卷轴重要?”

 

众人也颇为不解,刚刚飞段要打他的时候,蝎没有防御;飞段摔坏名贵的海蓝石盒子,蝎没有阻止;为何单单这个卷轴会被他如此重视?难道真的印证了迪达拉的临终之言——蝎最想要的,是力量。

 

蝎轻轻放下迪达拉,让他平躺在祭台上,然后伸手捡起掉落在地上的卷轴,用平静的目光看向众人。如果不是他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大家几乎看不出他刚刚痛失挚爱。

 

“蝎,你这是要做什么?”鬼鲛虽然长相凶恶,但是性格温和,此时他见气氛诡异,连忙开口缓和。

 

“还是把迪达拉烧了吧,外面的路自己走都很困难,根本没办法把尸体背出去,只能带骨灰了。”角都说的很实际,无论多么悲痛,已经死了的人都无法复活,总要想下一步要做的事。

 

“不行!”飞段马上开口反对,“我要带他回去,不管多么困难我都要带他回去!”

 

“飞段,角都说的没错。”鼬也劝解着,“这里是荒原深处,我们进来的时候有多困难你也知道,没办法带迪达拉回去的。”

 

飞段还想反驳,但是蝎却在他之前开口说道:“不用那么麻烦,我要迪达拉自己走回去。”

 

大家惊讶的看着蝎——这里没有死灵法师,根本无法操控尸体,迪达拉要怎么自己走回去?再说如此亵渎死去的同伴并没有比就地火化好。

 

蝎抬起手臂,把卷轴上的字对着众人。淡淡说道:“我要回溯时间,让迪达拉活过来。不,应该说我们回到以前,迪达拉的死亡是绝不会发生。”

 

“这是禁咒。”虽然鼬是弓箭手,但是精灵对魔法总是更有研究,“时间魔法之所以会失落是因为它违背了创世法则。蝎,你这是在叛神。放弃吧,迪达拉死了我们也很难过,但是用这种魔法的代价是不可预知的,也许你会丢掉性命。”

 

“施展禁咒对身体的负担极大,成功率又低,何况是这已经失传的魔法。”鬼鲛也劝道,“再说这卷轴是真是假还不能确定,你可别意气用事。”

 

蝎摇摇头,用温柔的目光看了看迪达拉的脸,轻轻说道:“是我沉迷于力量才害死了他,如果不能用我的力量拯救他,那我还活在这个没有迪达拉的世界做什么?”

 

抬手打断众人即将开口的劝阻,蝎继续说道:“我并不是在寻死,只是要救迪达拉而已。如果不能成功施展这个禁咒将他带回来,那我不介意去死神身边陪他。”蝎微微苦笑,有些无奈的叹道,“我要让那个傻瓜知道,我最想要的,是和他在一起啊。”

 

说罢,他开打卷轴,开始按上面的步骤用魔力在四周刻画法阵。不再理会众人的劝说。

 

 

 

“怎么办?”鬼鲛看向鼬,似乎想从他那里得到办法。

 

“蝎就是那样的性格。”鼬叹了口气,无奈说道,“让他试试吧,毕竟那个卷轴是供奉在祭台上的东西,不太可能是假的。”

 

旁边的角都对鼬的话不置可否。只是小声说着:“可惜了那个海蓝石盒子,碎片收集起来应该也可以卖不少钱。”

 

倒是飞段有些失神盯着蝎,对他的行为未做评论。

 

 

随着蝎的吟唱,法阵内散发出蓝色的光芒,一个个魔力文字渐次亮起,又有顺序的熄灭,仿佛是一台大型机械的运转齿轮。

 

过于刺眼的光芒让蝎不得不眯起眼睛,但是他口中的音节却一丝不乱,魔力的引导也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当最后一个音节从蝎口中读出的时候,法阵亮到难以附加的程度,所有人都不得不闭上眼睛来抵御强光。

 

等蝎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就见迪达拉正用他那蓝色的大眼睛担忧的望着他。疑惑的问道:“旦那,你怎么啦?”

 

 

 

 

二、因为逃不开,所以叫命运。

 

“迪!”看着眼前活生生的迪达拉,蝎难掩激动,上前一步把他紧紧抱在怀里,生怕晚一步他就会消失一样。

 

“旦...旦那,别......”迪达拉被蝎突然的热情弄得不知所措,他红着脸轻轻推拒着,小声说道,“迪安在呢。”

 

迪安?他们根本不认识叫迪安的人啊。蝎对这个名字唯一的印象,就是那个三千多年前大名鼎鼎的半精灵大贤者。

 

趁着蝎微愣的瞬间,迪达拉快速的从他怀里钻了出来,朝着蝎背后的方向喝道:“看什么看,你的《双系魔法阵套印》背熟了?”

 

“还没。”书桌后坐着的半精灵尴尬的挠挠头,咖啡色的漂亮长发被抓的一团乱,“但是......”

 

他刚想继续解释,迪达拉就抢先说道:“但是什么但是,去把书抄两遍,写不完不许吃晚饭。”

 

“是,老师。”无奈的撇撇嘴,紫色的杏眼幽怨的看向一脸茫然的蝎。要不是他忽然抱上来让老师害羞,自己也不用把那么厚的魔法书抄写两遍。

 

蝎看见迪达拉用蓝色的大眼睛偷偷瞄了他一眼,接着自言自语道:“啊!我居然把我的斗篷落在卧室了,最近记忆力真差,看来我该多休息了”然后就转身向卧室走去,脚步快的不像一个祭司。

 

 

 

蝎无意识的握紧了手中的法杖,没来由的一阵烦躁。他记得自己是在废弃的神殿里,那已经坍塌的道路使他行走困难......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被他忘记了,可是那使他不安的某种东西像浅淡的影子一样无法捕捉,无论他怎样努力,就是想不起一丝一毫。

 

他...他半年前因为升任魔法师工会的会长而迁居王城,他的老同学迪达拉则是王城里安贝尔神殿的大祭司,多年后的偶遇使学院时期不太熟识的两人‘再见钟情’。

 

而现在正在快速抄写魔法书的迪安则是迪达拉的学徒,他的半精灵身份让他在这个种族战争频繁的时期吃尽了苦头。好在这孩子心性坚韧,头脑聪慧。才几个月就已经有初级魔法师的实力了,不说将来前途怎样,至少可以在乱世中保全性命。

 

他今天来是要接迪达拉一起去王宫的,年轻的国王晚上要召见他们。虽然现在精灵已经打到了城外,但是王权依旧不容侵犯。

 

这些事情像誊写在书本上的乏味故事,让他丝毫提不起精神。好像他的人生中并没有真正遇到过那些事,真切的回忆只是被硬塞进脑子里的假象。但这些片段却满满的占据了他的记忆,仿佛这些事真的发生在他身上似的。

 

 

他居然是一个被重重围困的王城里的魔法师,这真是太荒唐了......或者刚刚走神的时候,梦中那个悲痛的‘召唤师’更荒唐?

 

 

“旦那,你今天怎么一直在发呆啊?”迪达拉从卧室里走出来的时候,身上多了一件雪白的斗篷,此时他的手正从斗篷里探出来,轻轻推了推蝎的胳膊。

 

“没什么。”蝎笑了笑,伸手握紧了那只略显纤细的手,“走吧,召见的时间快到了。”

 

 

还有什么好抱怨的呢?只要可以紧紧握住这双手......紧紧握住这双手......

 

 

“嗯。”迪达拉的脸又泛起红晕,偷偷看了一眼正在低头抄写魔法书的迪安,用力回握住了蝎的手。

 

 

 

 

 

“陛下日安。”蝎和迪达拉对正在书桌后看文件鼬行了个法师礼,年轻个国王因为战事而日夜操劳,俊朗的面孔上带着抹不去的疲惫。

 

“你们来啦,坐吧。”鼬放下手里的文件,随意的指了一下旁边的椅子。

 

“谢陛下。”

 

“今天我是以私人身份找你们来的,所以不必拘礼。”鼬笑笑,转头跟身后的鬼鲛说道,“你也坐吧,我们四个好久没坐在一起聊聊天了。”

 

 

“王城要守不住了。”鼬开门见山,直接说出了找他们前来要说的事。他们除了是他的臣民,也是他的朋友,所以他觉得应该让朋友知道真实情况。

 

“陛下!”鬼鲛一脸严肃的说,“我一定会保护您的。”

 

“不,这个不是最主要的。”鼬的笑容带着无奈和嘲讽,“只要我想走,没人拦得住的,只要用王室收藏的那些神器和卷轴。不过我想问的是你们的想法。”

 

“我不会抛弃我的神!”迪达拉一改往日的温和,用坚定的眼神看向鼬,“我可以被那些精灵杀死,但绝不会抛下神殿和我的神。这是我成为祭司的那天起就已经注定的事。”

 

然后他转过头,用歉意的眼光看向蝎,柔声说道:“对不起,旦那。虽然以前答应过要一直跟你在一起,但是我可能没办法守约了,我不能抛弃我的信仰。”

 

 

怎么会这样!难道真的逃不开命运吗?他本以为他可以握紧这双手,平淡快乐的一直走下去,没想到迪达拉竟不肯离开神殿。一个被异教徒攻破的神殿,里面的大祭司会有怎样的结果,不用想也知道。

 

难道,他只能再一次绝望的面对他的死亡,却无能为力吗?

 

再一次?

 

蝎被这个忽然冒出的词吓了一跳。他是何时目睹过迪达拉的死亡呢?

 

 

 

 

 

三、我想,打破这命运。

 

蝎浑浑噩噩的跟着迪达拉回到了家,他对之后的对话印象很模糊,只记得鬼鲛担忧的面孔和鼬无奈的眼神。

 

不过此时他已经释然了,如果只有破城前的些许时间,那就好好珍惜吧。虽然短暂,但他总有一种感觉——这已经是额外的时间了,是神的恩赐。

 

“迪,无论你在哪里,你要做什么,我都会陪着你的。”蝎摸着迪达拉顺滑的金发,坦然笑道,“我的愿望,就是一直和你在一起。”

 

“旦那......”迪达拉红着眼眶扑进蝎怀里,小猫般磨蹭着。

 

“我爱你,迪。”

 

“我知道。”迪达拉窝在蝎怀里闷声答道,“我也爱你,旦那。”

 

 

 

 

就着微弱的晨光,迪达拉用细白的指尖隔空描画着蝎熟睡的俊美脸庞,眼泪不自觉的落了下来。他是如此的爱他,何尝不愿和他一起逃离这是非之地,去逍遥隐居呢。

 

可是他不能,手指移到自己的胸口,抚着那刺青般的印记——那是‘命运的枷锁’。是逃不开、抹不掉的命运轨迹。是他成为祭司那天,他的神赐予他的礼物——可以知晓自己的命运,但是无法改变。

 

迪达拉知晓自己的命运——他会在很年轻的时候,在爱人面前死去。——但是他不能把这个秘密说出去,这是所有安贝尔信徒的默契。

 

“既然我的死亡不可避免,那我会坦然接受。也许在下一世就可以和旦那幸福的在一起了。”他俯下身,温柔的吻了吻蝎的唇,轻轻笑了起来,“其实现在我也很幸福,不是吗?”

 

 

多么残忍的命运,注定他在最灿烂的年华凋零。

多么仁慈的命运,死亡之时还可以见到最爱的人。

 

但迪达拉不想全然顺从,目睹自己死亡对蝎来说太残忍了。他想,至少可以不让蝎看见那鲜血淋漓的场面,以后的日子也许就不会那么痛苦。

 

悄悄起身,套上雪白的祭司袍,迪达拉小心翼翼的把手中已经成型的睡眠魔法推到蝎身上——这能让他再睡上一天。

 

 

 

“老师。”迪达拉刚到客厅中,就被一脸严肃的半精灵喊住。

 

“迪安。”迪达拉笑着拥抱了一下他的学徒,而后问道,“起这么早是为了要跟我告别吗?终于没有人逼你抄书了呢。”

 

“老师,即使让会长大人睡过去,他还是要面对你的死亡。他们会把你的尸体挂在城门旁——跟那些王族一起——向大陆展示他们的胜利。精灵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仁慈平和。”

 

“我知道。”迪达拉抬手揉了揉迪安咖啡色的长发,“不知道我是会被羽箭射成刺猬?还是被魔法打穿心脏?毕竟精灵受体力限制,不太可能用斧头砍我的头吧。”

 

迪安不说话,只是用紫色的杏眼看着他。

 

“对不起迪安,我得走了。”迪达拉抬手指向窗外,“城门已经开了呢,看来我得用跑的去神殿了,我不想在最后一天还迟到。”

 

 

 

“迪达拉!”望着那走出门口的雪白背影,迪安忽然大声喊道。

 

“要叫我‘老师’。”迪达拉回过头,温柔的纠正。

 

“你的愿望是什么?”迪安执着的问着,“什么愿望都可以。如果可能,我想帮你实现它!无论多少年,无论需要多少精力,我都一定会帮你完成愿望的!”

 

“愿望啊......”看着那孩子坚毅的神情,迪达拉笑了起来,用手指着自己的心口“我想,打破这命运。我想和旦那一直在一起。”

 

“不过啊,我现在的愿望是等旦那醒过来,带着你一起离开这里。说实话,被爱人看到我曝尸街头的难看样子真让人不愉快。”假装忧郁的叹了口气,迪达拉嘱咐道,“旦那最拿手的就是空间魔法了,你要好好跟他学啊。保护好自己,迪安。”

 

 

 

 

蝎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迪达拉显然低估了他的抗魔能力,能让普通人昏睡一整天的魔法在蝎身上的作用不超过六个小时。

 

“迪!”蝎焦急的喊道。他有种不好的预感,不仅因为空荡荡的卧室,还因为他身上残留的睡眠魔法的痕迹。

 

“老师去了神殿。”迪安出现在门口,解答了蝎的疑问。

 

“他什么时候走的?”蝎忍住头部的晕眩和困倦,急急的穿着衣服。

 

“天刚亮的时候。”迪安望着街道上随处可见的精灵士兵,淡淡说道,“也许现在神殿已经被攻破了。”

 

蝎的脸色一瞬间苍白了下去,跑向门口的脚步也停了下来。他深吸一口气,用魔力震碎了法杖顶端的水蓝色宝石,发动了瞬间移动魔法——神殿都是有结界保护的,就算蝎是魔法师工会的会长也很难打破,所以他牺牲了珍藏的魔法宝石。

 

 

 

还算幸运,迎接蝎的并不是迪达拉的冰冷尸体,他还活着。此时迪达拉正孤零零的站在祭台上,周围地上横七竖八的堆满了祭司的尸体,零星有几个死亡的精灵士兵混杂其中,雪白的祭司袍浸泡在血水中,颜色浓烈的刺眼。

 

蝎刚站定,就见一个精灵士兵用长矛刺向迪达拉的后背。

 

“迪!”他惊叫出声,聚起未散开的魔力,瞬移到的迪达拉身后,紧紧抱住了那纤细的身躯。

 

可是这没能阻止那锋利的长矛。它穿透了蝎的身躯之后,又刺进了迪达拉体内,把他们串在一起钉在了莹雪石的祭台上。

 

也许是死亡来的太快,蝎并没有感觉到痛楚和恐惧。他只是紧紧抱住怀里的人,轻声说道:“迪,我们又在一起了。”

 

 

 

 

 

四、结束,在开始之前。

 

“旦那,你在发呆啊?”细白的手在蝎眼前晃了晃,迪达拉清澈的声音中带着疑惑。

 

“啊?怎么啦?”蝎的精神有些恍惚。

 

“到底要不要去那个‘被遗忘的神殿’冒险啊?”旁边的飞段不耐烦的用力咬着面包,模糊不清的说道,“我讨厌荒原的道路,太难走了。”

 

“佩恩会免费提供大贤者迪安书写的卷轴,还真让人想不通。他不是为了娶小南在攒钱吗?”角都也提出疑问。

 

 

啊,蝎想起来了。他们正在经常聚会的小酒馆里讨论佩恩送来的卷轴。

 

“我们要去吗?”迪达拉水蓝色的大眼睛看着蝎,等待他的决定。

 

蝎笑了笑,握住迪达拉放在桌上的手,轻轻摇了摇头。“不,我们不去。”

 

 

 

 

 

“斯纳城的枫叶应该红了。迪,我们去旅行吧。”

 

“嗯,我一直想看看那传说中的景色呢。”

 

 

 

 

 

如果死亡只是开始,

 

那么就让这一切结束在开始之前......

 

 

 

END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