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湘

周叶双花、银桂高威、不拆不逆~

【柱斑】珍奇物种研究所——童话里的美人鱼(下)

“筱湘,柱间哥去哪了?怎么好几天都不见人呢。”泉奈拿着速写本走进办公室,没看到要找的柱间,便有些失望的向正在吃便当的实习生问道。

 

“导师被派去参加雷之国的学术研讨会了。”筱湘努力咽下嘴里的食物,口齿不清的答道,“大概下周才会回来。”

 

“还要那么久啊。”泉奈的声音里充满失落。他坐到旁边的的椅子上,像是在解释又像是在抱怨,“我很喜欢斑,一直想要画他的。可是可恶的扉间根本不带我进人鱼池。”

 

筱湘听了这话,不禁松了一口气,她原以为泉奈找柱间有什么要紧的急事。她带着轻松的笑意,对泉奈说道:“你要是想进人鱼池很容易啊。我带你一起过去好了,导师让我每天去给人鱼喂食,现在正好要去呢。”

 

“太好了。”泉奈听到可以去看人鱼,俊秀的脸上露出笑意,颊边一对浅浅的酒窝若隐若现,看起来可爱极了。

 

“那我们走吧。”筱湘收起便当盒,从小冰箱里拿出一盒鱼片,招呼泉奈一起离开了办公室。

 

 

两人开心的一路走来,本以为可以看到那个美丽的人鱼或在水中嬉戏,或在礁石坐卧。没想到刚进门就看到了让人揪心的一幕——池中的海水几乎被放尽,现在只剩浅浅的一汪,尚不及膝。几个身穿防水服,脚穿高筒靴的研究员正围着躲在礁石旁的斑,企图用他们手中带杆子的坚韧大网网住他。

 

斑怒视着他们,不停的抵抗着,可是射中肩头的针管中流出的麻醉剂正渐渐带走他的体力。

 

“怎么会这样?”泉奈转头看向同样惊讶到不知所措的筱湘。

 

“人鱼项目明明是导师负责的,为什么团藏会来?导师不可能把这个项目交出去的。”筱湘盯着站在水池边冷冷指挥着研究员的团藏,也没办法给出一个明确答案,但是她知道,斑到了团藏手中绝对不会好过。

 

虽然同样是千手扉间带出的学生,团藏的行事作风可跟同期的猿飞日斩、转寝小春等人的温和渐进不同,很是果决狠辣。绝大多数活体研究样本到他手中之后都是以死亡为结局的。

 

虽然他的这种作为对珍稀物种的损害较大,但不得不说团藏的报告每次都是完整又详细,就算没有活体存在依然可以完整的了解物种特性。相较之下死亡一两个活体样本反到不算什么了,毕竟他们是物种研究所,而不是物种保护机构或动物园。

 

但是现在落到他手里的是柱间最在意的斑,就算很怕阴沉的团藏,筱湘也没办法坐视不管,不然柱间回来她要怎么向他交代。

 

打定主意后,她马上转头对焦急又不知所措的泉奈说道;“你快去找扉间教授,请他帮忙阻止这件事。就说团藏要带走斑,他会明白的。”作为团藏学生时期的导师,现任的上司,扉间对团藏的行事作风可是一清二楚。

 

筱湘见泉奈点头答应后,继续说道:“我去联系柱间导师,再去尽量拖住他们!”

 

“好。”泉奈应了一声后,便匆匆跑了出去,隐约听到身后传来筱湘的说话声。

 

 

 

 

泉奈是在扉间的实验室找到他的。

 

扉间刚刚做完豹尾鳄的皮肤细胞分析实验,被泉奈急匆匆拉出去的时候,连手上的白色塑胶手套还没来得及摘下。

 

“什么事?”扉间板着脸,从紧皱的眉头和凌厉的眼神可以看出他的不悦。

 

“你快去救救斑,团藏正在抓他。”泉奈急急说道,因为心中忧虑,抓住扉间胳膊的手不自觉的用力,似乎想寻找一点安慰。

 

“我知道。”面对那双泛着水光的大眼睛,扉间轻叹一声,拍了拍泉奈抓着他的手,“这是院长的意思。不然团藏也不敢去碰大哥的项目。”

 

“可是筱湘让我来找你,从她的表情看,斑被团藏抓走后绝对不会平安无事的。”泉奈虽然不知道团藏的‘事迹’,但是聪明如他怎么可能看不出那个实习生的担忧,“而且……柱间哥同意了吗?”

 

扉间垂下细长的凤目,摇头道:“大哥不知道。他对那个人鱼太过宠溺了,到现在为止也只写了行为学方面的研究报告。虽然也通过以前获得的骸骨分析和人鱼的活动推测了一些身体结构和学习能力之类的报告,但院长对此可很不满意。”

 

看到泉奈咬着唇,眼泪在眼圈直转的可怜表情。扉间接着说道:“我以前就提醒过大哥,但是他还是一意孤行,现在院长终是等不下去了。所以趁他去雷之国的时候,把项目交给了团藏。”

 

“那斑会怎么样?”泉奈忍不住问道。

 

“斑到底会怎么样啊?”看扉间不说话,泉奈锲而不舍的追问着。

 

扉间抵不住泉奈不休的追问,缓缓叹道:“如果他能活下来,我会带你去看他的。”

 

 

 

最后斑还是被团藏带走了,筱湘和泉奈也无可奈何,只能通过电话把这一情况告诉了正在雷之国开会的柱间。

 

听筱湘说完过程,电话那端的柱间久久不语,在筱湘不安的追问中淡淡回了句:“我知道了。”

 

“导师!我们该怎么办?团藏的手段你是知道的,也许斑等不到你回来。”

 

“我回去也没有用的,到底研究所里还是院长在做主。”柱间的声音中有一种筱湘从未听过的低沉,“你不要再插手这件事了,我会处理的。”

 

“可是导师——”没等筱湘的话说完,就被电话中传出的‘嘟嘟’声打断了。

 

你打算怎么办呢?柱间导师……

 

 

 

 

从一脸沮丧的实习生那里听说了人鱼项目被团藏接手后,猿飞日斩和转寝小春连忙放下手中的工作,赶到团藏的研究室。希望在可以在柱间回来之前尽力保住人鱼的性命。

 

“团藏,你这样大量抽取血液会严重影响样本的健康。”猿飞日斩见试验台上面一排排试管中装的满满都是血,而那条作为样本的人鱼则虚弱的蜷缩在一人高的圆柱形实验缸底部。

 

“这是为了可以全面的化验分析,以便精确的得到各项数据,而且这样的量它是死不了的。”团藏接过助手递来的一瓶蓝色试剂,小心的往试管中滴了两滴,丝毫不在意猿飞日斩的不满。

 

“就算你不在乎人鱼的健康,怎么也得顾及一下千手教授的感受吧。”转寝小春也站在日斩这边,竭力为柱间说话。

 

团藏手中摇动试管,不屑的轻哼一声,冷冷道:“我们研究所什么时候开始也讲起人情了?难道不应该对自己的工作尽职尽责吗。”

 

两人一时被反问的哑口无言。

 

“好了,请两位别在这里打扰我工作,下班前我还得完成这个血液分析的报告。”团藏下起逐客令,“我可不想像千手教授那样毫无建树,使得院长大人把这个珍贵的人鱼样本收回。”

 

“走吧,小春。”猿飞日斩无奈,只得跟转寝小春一起离开了团藏的实验室。

 

 

 

 

今晚的月光很冷,斑从不知道他喜欢的月光可以冷到这种程度。他无力的蜷缩在小小的实验缸底部,瑟瑟的抖着。

 

已经被困在这里四天了。每天斑都会被抽取大量血液、切掉部分皮肤或鳞片,遍体鳞伤的他已经没办法用自身的机能去适应周围的环境了。

 

“柱间。”斑缓缓的开口,轻轻呼出那个人类的名字。

 

刚来人鱼池的那些日子并不觉得怎样,离开大海被困在小小的人工池中他无法开心。与广阔无垠的大海相比,实验室中那一池之地实在太小了——吹不起头发的微风,泛不起浪花的水涌,连贝壳都没有的礁石……

 

只有见到那个带着一脸明朗笑容的人类时候,他才会忽视掉周围的一切,让心情也变得明朗起来。虽然无法明白对方的语言,但是眼神和笑容是不会撒谎的,斑能感受到他对自己的关心和照顾。虽然抵触那些囚禁自己的人类,但是斑还是不自觉的接受并依赖着柱间。

 

斑垂下眼睛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右手手臂上的鳍被剪掉了一大块,早已没有了原来优雅美丽的形状。左手的无名指和小指已经被齐根切断,惨不忍睹的手掌上只剩下三根毫无血色的细瘦手指。

 

已经很多天没有见到他了。自从被强行带到这里之后,柱间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看来。他又一次被抛弃了呢。

 

“柱间……”斑无声的开合了一下苍白的唇,眼中涌出的温热泪水还未成型,便迅速消散在冰冷的水中。

 

 

 

 

 

 

柱间一脸平静的站在海边,注视着狂风携着湿气在海面上掀起巨浪,急速翻滚的浪涌使原本剔透的海水变得浑浊。眼前的一切都预示着一场台风将要来临,而且看这架势,威力绝对惊人。

 

传说中人鱼总是在这种恶劣的天气救起遇难的人类并与之相爱。童话都是美丽的,但是离开大海的人鱼公主最后还是化作海面上的泡沫,永远的消失了。

 

“所以人鱼就应该回归大海呢。”柱间眉眼带笑,总结性的说了一句。他已经等这场台风足足三天了。

 

自从得知斑被院长交到了团藏手上,柱间就在计划如何把斑带出研究所——从团藏手上带走斑无济于事,只要斑在物种研究所里,就避免不了被伤害的的命运。必须让他回归大海,才能有快乐的生活。而这场台风,正是最好的契机。

 

 

 

“今天雨真大。”猿飞日斩用毛巾擦着被雨淋湿的头发,湿掉的皮鞋踩在地砖上,留下了一串脚印。

 

“是啊,这场大雨已经连续下了两天了。”转寝小春叹了口气,“本来约好周末要出去野餐的。”

 

“跟门炎吗?”

 

转寝小春也不在意猿飞日斩戏谑的语气,瞪了他一眼,幽幽答道:“当然,难道跟团藏啊。”

 

“说到团藏……不知道那人鱼怎么样了,柱间教授明天就要回来了。”猿飞日斩收起毛巾,坐到自己位置上,“他可是很重视那条人鱼,甚至给它起了名字。”

 

“重视又能怎么样呢?”扔下手中的一叠报告,转寝小春有些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团藏就是那种个性,可不会因为柱间教授而对人鱼手下留情。”

 

“唉。”猿飞日斩叹了口气,无奈的摇摇头。他们都知道,团藏的做法虽是激进了些,但也确实有成果。归根结底他们是做物种研究的,按柱间教授那种温和的方法,要想深入了解人鱼种群需要的时间实在太久了。

 

 

 

“不好了!”一个全身湿透的实习生慌慌张张的跑进来,打破了办公室宁静的气氛。

 

“怎么了?”猿飞日斩比了个稍安勿臊的手势,安抚着实习生,“别急,发生了什么事慢慢说。”

 

实习生深吸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过快的呼吸频率,快速说道:“海魂馆那边器械发生了爆炸,连带着旁边几间实验室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毁。可能是由于台风吹倒的树木砸到了电线,影响到了馆里面的器材电路。但是具体原因还未确定。现在大家都去那边帮忙了。”

 

“有人受伤吗?”转寝小春比较担心人员安全问题。

 

“没听说有人受伤,因为是午休时间,大家都去餐厅了。”

 

“我们也过去看看吧,也许可以帮上什么忙。”猿飞日斩站起身,转头对转寝小春说道。

 

“希望那条人鱼没事,团藏的实验室可是紧挨着海魂馆的那一间。”转寝小春随着猿飞日斩一起走出办公室,还不忘提醒站在一旁的实习生,“别忘了给扉间教授的豹尾鳄喂食,已经到了给爬行馆动物喂食的时间了。”

 

“是。”实习生一愣,急急忙忙跑去干自己未完成的本职工作了。

 

 

 

 

大家忙碌了大半天,终于在天黑之前完成了器材、样本的抢救和损失清点,至于一片狼藉的几间实验室,只能明天再清理了。

 

“扉间教授,情况怎么样?”猿飞日斩用手胡乱的抹了一把脸,挥手甩掉上面的雨水。

 

“器材还好。”千手扉间又拿着笔在本子上勾画了一下,“精密仪器损失不大,资料因为有备份可以重新整理。主要损坏的是海魂馆部分墙体和饲养池。”

 

“还好还好。”猿飞日斩松了口气。

 

但他刚刚松懈下来的表情就因为千手扉间接下来的话再次紧绷——

 

“人鱼和有翼人样本丢失。”

 

 

 

 

斑是被规律的涛声唤醒的。

 

此时他正躺在细软的沙滩上,海浪一下下轻柔拍打着他紫色的鱼尾。

 

他这些天由于过度虚弱导致有些神志不清。只模糊的记得一声巨响,然后是实验缸碎裂,他被满缸的海水冲了出来……

 

斑努力睁开酸涩的眼睛,接着便看见那多日不见的熟悉面孔正对他温和微笑。

 

“斑,欢迎回家。”

 

 

 

 

 

 

“之后呢?人鱼找到了吗?”新来的实习生波风水门饶有兴趣的追问着带他的学姐,他对这个研究所的轶闻十分感兴趣。

 

“之后啊~”筱湘拖长了声音,眼睛看了看自己的杯子。识趣的学弟马上端起杯子,跑到茶水间接了一杯咖啡,又急匆匆的跑了回来。

 

筱湘端起杯子慢悠悠的喝了一口,才缓缓道:“之后人鱼当然没找到,不然资料室的档案还会空那么多啊。”

 

波风水门显然对这个回答十分不满意。继续追问:“有翼人在设施损坏的时候确实容易逃走,毕竟他们飞行速度很快。但是人鱼是海洋生物,怎么可能实验室爆炸就消失了呢?难道真的像童话里说的那样,尾巴变成了双腿?”

 

见学姐不接话,波风水门转头看向办公室墙上的一幅画——长发的人鱼坐在海中的礁石上,水天相接的蓝色背景衬得他紫色的鱼尾更加美丽。他侧身回头,像那边有人在呼唤他,表情淡淡的脸看起来有种内敛的温柔。——这幅画是著名画师宇智波泉奈十年前画的,据学姐说他当年在这里采风过一段时间,见过那条人鱼。

 

筱湘看着年轻的学弟望着画一脸的失望惋惜,不禁轻笑出声。这不是她第一次把这个有关人鱼的故事讲给研究所的新人听,但是像波风水门这样专注认真的却是第一个。于是她又把自己知道的、从没给别人讲过的部分说了出来——

 

 

“传说在月光明亮的晚上,在南贺川的入海口可以听到有动听的歌声从海上传来。当地人都说那是人鱼在唱歌。”

 

 

 

那是斑唱给柱间教授的歌吧……

 

 

 

END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