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湘

周叶双花、银桂高威、不拆不逆~

【柱斑】珍奇物种研究所——童话里的美人鱼(中)

柱间第一次对工作如此热情,他早早的来到研究所,从办公室拿走了厚厚的资料和几样器材之后,匆匆赶到人鱼池。这反常的举动让通宵加班的筱湘惊讶到忘了跟他打招呼。

 

“斑,我来了!”柱间把资料和器材放在地上,然后从白大褂的口袋里拿出了一个便当盒,里面是他早上去桃华那里买来的新鲜鱼片——原来那些资料和器材只是他为了挡住鼓鼓囊囊的口袋而用的障眼法。

 

“斑斑,斑斑。快出来嘛,斑——”柱间不厌其烦的喊着,似乎不把他的美人鱼喊出来誓不摆休。期间还脱了鞋袜,卷起裤腿,小孩子一般坐在池边,用脚划着水,笑看一圈圈涟漪在水中荡开。

 

清澈的水中忽然多了一个深色的影子,影子快速的向上移动,在柱间看清之前高高的跃出水面——那是斑,他紫色的鱼尾在空中划出圆润的优美弧线,长发甩出的一串串水珠在阳光下闪着晶莹的光晕。他似乎不太高兴,坠下去的时候甩了柱间一身水。

 

“打扰你睡觉了吗?”柱间擦擦脸,露出灿烂到晃眼的笑容,“可是再不吃鱼就不新鲜了啊。”他打开便当盒的盖子,从里面拿出码得整整齐齐的新鲜鱼片递给斑。

 

虽然被柱间的喊声吵醒让他心情很糟,但是看到美味的鱼片,斑的脸色还是有所缓和,他轻轻摆动鱼尾,游到了柱间身边。线条优美的手臂搭在柱间腿上,撑起了身体。斑张口把柱间手上的鱼片吃进嘴里。

 

柱间看到斑对他如此亲近,笑得更灿烂了,丝毫不在乎斑湿漉漉的身子在他衣摆、裤腿上留下大片水迹。

 

斑似乎困了,吃完‘早饭’后,他懒懒的趴在柱间腿上,任由柱间一下下的抚摸他的长发和脊背,原本灵动的大眼睛此刻正无精打采的半眯着,好像随时会闭上一样。

 

“想睡就睡吧。”柱间抬手把斑散落的脸颊的碎发拢到背后,

 

可能了解了柱间的意思,斑用脸在柱间腿上蹭了蹭,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后,安心的闭上了眼睛。

 

 

 

 

 

之后的几天里柱间一直持续着送饭的工作,并且跟斑相处的很愉快。因为斑很中意这个抱枕,毕竟睡觉的时候趴在柱间的腿上比趴在礁石上舒服得多。

 

柱间也很高兴,因为斑背后的伤经过他这几天不懈的抹药已经痊愈了——虽然私自给‘研究对象’使用药物也是违反研究所规定。

 

而且斑不喜欢被抹上粘乎乎的药膏,柱间只能趁他睡觉的时候偷偷的涂上薄薄一层。

 

 

“斑,童话里都说人鱼是会唱歌的,你唱给我听听好不好。”柱间讨好的说着,“唱几句就可以的。”

 

正在池里游动的斑听到柱间跟他说话,转头看了看他后,继续追着水面上漂着的一个塑料小鸭子玩。倒也不一定是他不想理柱间,可能‘想听他唱歌’这个要求没有被很好的传达给他。

 

柱间也发现了这一点,他想到第一次听到斑说话的那个晚上——也许不能称之为说话,但他那清楚的记得斑发出‘ban——ban——’的声音。作为生物学界的泰斗级人物,柱间可以断定人鱼和人类有着相似的发声系统。这也是为什么他说想听斑唱歌的原因之一,强人所难可不是他的行事风格。

 

“斑,过来一下。”柱间对着斑招招手,自己盘腿坐在池边。

 

听到柱间的呼唤,斑利落一把抓过小鸭子,游到了池边。用不解的眼神看向柱间——每次柱间这样喊他,不是给他好吃的鱼片就是给他做抱枕。可是他今天已经睡饱了,并且刚刚吃过东西。

 

柱间指着自己,清晰而缓慢的说道:“柱——间——”

 

斑歪歪头,依旧用疑惑的眼神看他。

 

柱间倒也不气馁,语言的学习可不是一蹴而就的。就算有相似的发声系统,想学成一种语言也不是那么容易,何况是在完全无法沟通的情况下。柱间用手指指了指自己,继续重复自己名字的发音 “柱间。柱——间——”。

 

看斑还是没有说话,他又指向斑,缓缓念着:“斑——斑——”然后继续指着自己说道:“柱间。”

 

斑的眉头展开了一点,他似乎明白的柱间的意思,眨眨眼睛认真说道:“柱、间。”他的声音清澈纯净,带着海洋般的温雅。

 

听着那声期待已久的‘柱间’,柱间喜形于色。他高兴的抱起池中的斑,在他脸上用力亲了两下,激动的说道:“斑,再说一次。柱——间——”

 

斑虽然对柱间这个举动不明所以,但是柱间闪闪发亮的眼睛和喜悦的笑容还是让斑感受到了他的情绪。他抬起手指,指着柱间的胸口,清晰的唤道:“柱间。”

 

“斑。”柱间再次亲了亲斑的脸颊。虽然带着海水的脸颊亲上去有些咸咸的,但柱间心里却比吃了蜜还甜。

 

 

 

 

 

 

“哇!居然真的是美人鱼!”一声小小的惊呼从门口传来,柔和清澈的嗓音让人听起来很舒服。

 

“泉奈,你来啦。”柱间不自觉的压低了声音,生怕惊扰到已经睡着的斑.

 

宇智波泉奈,木叶美院的高材生。由于对珍奇生物十分感兴趣,所以他的父亲宇智波田岛不惜放下身段拜托老友千手佛间,让泉奈可以来柱间、扉间工作的研究所画感兴趣的生物。

 

“柱间哥,我可以摸摸他吗?”泉奈小心翼翼的走到柱间身边,试探着问道。前几天他到植物馆的时候,深刻体会到了美丽事物的危险,要不是扉间动作快把他拉开了,他绝对会被那朵美丽的花喷出的酸性汁液烧伤。

 

不过这也给扉间留下了话柄,现在每每他想去看什么珍惜物种,扉间总会冷嘲热讽的说没那个闲工夫保护他。虽然被气得咬牙切齿,但是在扉间的地盘上,泉奈不得不忍气吞声,谁让他想要进入的那些场馆、研究室总要有扉间的批准才行呢。

 

“这个我也做不了主啊。”柱间笑着挠挠头,对泉奈解释道,“他可是很骄傲的美人鱼,不经过他同意就摸的话,会像那些研究员一样受伤的。”

 

柱间偷偷指了指正好经过窗边的几个实验员——即使带着手套和口罩,泉奈还是看见了他们每人身上都有几道血色抓痕。

 

“那你是怎么跟他打好关系的啊?”泉奈很好奇,既然人鱼具有较强的攻击性,那柱间是怎么做到跟他和平共处的?

 

“其实,我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啊。”柱间转过脸,把还没完全消去印记的那边脸转向泉奈,“他刚来的时候,第一个攻击的就是我。不过斑还是很温柔的。跟他混熟之后就不会被抓了。但是目前也只有我跟他混熟了而已。”

 

“他叫斑?”泉奈抱着画板坐到柱间旁边,认真的观察着。

 

柱间的笑容里带了点自豪,解释道:“是啊,这是我给他取的名字,他也很喜欢的。”

 

“那……他可不可以跟我姓宇智波?”泉奈水汪汪的眸子里闪着动人的光,让人无法拒绝他的任何要求。

 

“这个……”柱间有点为难的挠挠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时候他特别希望扉间能在这里,虽然扉间和泉奈见面就会斗嘴,但是研究所里也只有扉间能制得住这只好奇心旺盛的宇智波。

 

可能是老天听见了柱间的心声,没等他想好怎么回答,泉奈就被一只有力的手抓住胳膊,将他扯离了柱间身边。同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旁边响起:“这里不对游客开放。”

 

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这个研究所里只有一个人敢这样对他。泉奈皱起细长的眉,回身用力甩开那只讨厌的手。愤愤骂道:“我可不是什么游客!而且只有粗鲁的野蛮人才会先动手后动口——可恶的千手扉间!”

 

“不要吵架嘛。”面对这对天生的冤家,柱间只能充当和事佬。而且斑被他们的争吵声惊醒,此刻正浮在水中,皱着眉一脸不耐——被吵醒之后他总是心情很差。

 

“哼。”扉间轻哼一声,松开对泉奈的钳制,绷着脸对柱间说道,“大哥,你总这么护着他们,能护得了几时。要不是你顶不住老爸的唠叨,我们现在也不用在这里给小鬼做保姆。”

 

“我才不是什么小鬼呢!”泉奈可不会因为扉间是对柱间说话,就忍气吞声的无视掉他的污蔑。“看你那未老先衰的样子,估计谁跟你比都会变‘小孩子’的。”

 

“未老先衰?”柱间转头看向扉间——虽然紧绷的面孔和细长的眉眼让他有种威严的成熟感,但是没有什么‘衰’的感觉啊。

 

听到柱间疑惑的语气,泉奈指了指扉间的头,解释道:“你看他那一头白毛,难道不是未老先衰吗?”

 

柱间很想说扉间的白发是天生的,但他知道泉奈并不想听这个,只要能打击扉间,泉奈才不在意所用理由的真实性。

 

“赶紧跟我离开这里,人鱼属于研究中的物种,过多的人类接触只会影响到行为分析和活动结构的研究成果。”扉间也知道打嘴仗他不是泉奈的对手,好在在研究所里他有自己的优势。

 

虽然不情愿,但是泉奈也不得不背起画板,跟在扉间身后。

 

离开前,扉间回头对柱间说道:“大哥,你的报告院长已经看过了。他对你的进展并不十分满意,虽然对你有足够的信任,但是人鱼的受关注度极高,你再这样下去,相信很快就会有人接手你的工作。”说罢,拉着不情愿的泉奈一起离开了。

 

“柱间。”斑看着柱间一脸落寞,坐在池边一动不动,便伸手拉他的衣袖。虽然不一定明白柱间此刻的心情,但他不喜欢柱间脸上那种表情。

 

“我没事的。”柱间见斑有些担忧的望着他,便笑着握住他湿滑的手掌给予安慰。

 

斑见柱间恢复了平常的样子,也就安下心来,一转身游到水池中央,去追着这几天他特别喜欢的小鸭子玩具玩。

 

“我该拿你怎么办?斑……”柱间维持着脸上的笑容,温柔的视线追逐着斑的身影,可那笑容中少了些平时的开朗,多了几分无奈。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