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湘

周叶双花、银桂高威、不拆不逆~

【柱斑】珍奇物种研究所——童话里的美人鱼(上)

研究员柱间×美人鱼斑

作者打酱油~

这篇拖了好久,终于完结了......

————————————————————————————

“大哥又去哪了?”走进办公室,把厚厚的一叠报告放在桌上,扉间脱下穿了一天的白大褂顺手搭在了椅背上。

 

“导师去看今天要送过来的人鱼了。”筱湘从茶壶里倒出一杯新沏的热茶递给扉间,“听说是昨天在南贺川的入海口发现的。是受了伤之后被渔网缠住了,然后有关部门联系了院长,决定送到我们这来了。”

 

“可能因为昨天的台风吧,确实威力很大。”扉间的目光透过窗子,落到庭院中被吹倒之后还没来得及处理的大树上。

 

“是啊,还真得感谢这场台风。不然人鱼这种生物从没有被捕获过呢,以前发现的骸骨也没检查出致命伤,可能没有天敌吧。现在终于有活体被抓到,可以好好研究一下这个物种呢。”筱湘的语气里有难掩的兴奋。

 

“筱湘,我们是做物种研究的,在没有经过系统的研究分析之前,不要给任何事情下定论。”扉间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这个新项目确定谁带队了吗?为什么大哥会过去?”

 

“上午的时候院长打电话过来说了这件事,柱间导师听到后很感兴趣,就主动要求负责这个项目,虽然院长还没有正式答应,但同意了暂时由导师接管相关事宜。”

 

“他负责的‘有翼人项目’根本没有进展,竟然还跑去接别的项目。”扉间不悦的皱起眉。

 

“那个……那个项目被导师交给赤砂学长了。”筱湘说的很心虚,虽然不是针对她的,但说实话她有些怕这位千手教授,那细长的眉眼间带着说不出的威严,总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交给赤砂蝎了?”

 

“是的。是上周的事。导师说把那个‘有翼人项目’作为学长的论文题目,如果让他满意就让学长提前毕业。”筱湘在扉间的威严下马上屈服,彻底出卖了她的导师。不过以她导师千手柱间的性格,大概不会因为这个不让她毕业。

 

“居然敢偷懒把工作交给学生。”扉间慢慢放下茶杯,赤色的眼睛微微眯起。

 

在旁边站着的筱湘偷偷的同情了一下差点被捏碎的茶杯兄,更为柱间的处境捏了一把汗。

 

 

 

 

 

 

而此时——

 

“你们怎么可以这样!不要扔啊!!诶诶——轻点!轻点!”柱间对着粗鲁扔下箱子的搬运工喊道。

 

从刚刚起他的怒气就在持续增加着——难道他们不知道箱子里装的是珍贵而稀有的、只在童话中出现的美人鱼吗?!居然是装在木箱里直接用卡车拉来,而且木箱里装的是超大的塑料桶——好在他们还知道在桶里放上海水。

 

“算了,辛苦你们了。”柱间在接收证明上签了自己的名字。好脾气的他还是放弃了跟搬运工较劲,虽然觉得他们这样轻慢的态度和粗鲁的手法,应该去转行做快递。

 

“日斩啊,快来搭把手,这木箱钉的还挺结实。”柱间开始徒手拆木箱。作为科研机构,这里虽然有不少精密仪器和特制工具,但一时还真没看到适合拆木箱用的东西。

 

猿飞日斩放下手里的报告,用一种很无奈的眼神看了看正在努力的柱间,缓缓道:“教授,刚刚那群人说把钥匙放在那了。”他抬手指了指旁边柜子上的钥匙,“我觉得打开锁会比拆木箱快得多。”

 

“啊?居然有钥匙啊。我都没注意,啊哈哈哈哈哈哈~”柱间看看柜子上的钥匙,又转头看看猿飞日斩,爽朗的笑了起来。

 

猿飞日斩苦笑了一下,这位在生物学界享有盛誉的千手柱间教授,在日常生活中脱线的频率还真不低呢。研究所多亏有自己的导师千手扉间在,大家做事才有主心骨。

 

“猿飞组长,麻烦您过来看看,龙蜥的状况不太稳定。”正在猿飞日斩感慨间,同组的实验员转寝小春急匆匆的把他拉走了,只留柱间一个人在海魂馆里跟塑料桶做伴。

 

 

 

 

海魂馆是珍奇物种研究所专门研究海洋生物的地方,虽说是打着海洋生物的旗号,但是由于资金问题,其他淡水生物也生活在这个馆里。

 

柱间所在的研究室有着馆中数一数二的深水池,以前用作饲养虎蛟,故被称作‘虎蛟研究室’。不过自从上个月唯一的一只虎蛟寿终正寝后,这里就一直空着。上午接到院长的电话之后,柱间马上吩咐工作人员把这里换成了海水。十多米深的大水池在注满海水后变成了剔透的深蓝色,美丽的像一块蓝宝石,入口处的名牌上也换上了柱间亲手书写‘人鱼池’字样。

 

“不是说你受伤了吗?怎么被这样粗鲁的送过来啊,真可怜。不过现在好了,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希望我们俩可以好好相处哦~”柱间絮絮叨叨的说着,并仔细观察了一下半人高的塑料桶——简陋的盖子上有几个明显是刚扎出来的换气小孔,桶身有两人合抱粗——虽然透明度很差,但是在白色的桶壁上还是隐约印出了一个鱼尾的影子。

 

“出来吧,宝贝儿,欢迎你来到新家!”用力打开桶盖,柱间期待的看着塑料桶,生怕错过人鱼跳出来的美丽场景——根据以前发现的人鱼骸骨分析,有力的尾部可以使它们像海豚一样高高跃出水面。可是,柱间等了一分钟又一分钟,桶里还是没有动静。

 

难道是受伤太重不能自己出来?可至少也得有移动的水声啊,现在桶里静悄悄的,这让柱间很担心。他慢慢弯下腰,去看他的人鱼是怎样的状态。忽然,一条白皙的手臂猛然从桶中伸出来,尖利的指甲直奔柱间抓去。

 

柱间的反应很快,连忙起身躲避。但由于距离太近,还是被比较长的三根手指在脸上抓出三道血痕。不过他也没有白白受伤,此时他已经紧紧握住了那偷袭他的白皙手腕,不顾人鱼的挣扎把‘它’拉了出来——皮肤很白皙,是那种像深海珍珠一样的柔和颜色,而且摸起来滑滑的。

 

柱间的目光顺着被他抓住的手臂上移,停留在人鱼脸上——那真是一张美丽的脸,尖削的下巴,挺直的鼻梁和顾盼生姿的漆黑眼眸都让柱间震惊不已——不光是震惊于他的美丽,更惊讶人鱼竟然跟人类如此相似,如果不是真切的看到水中那闪着银光的紫色鱼尾,他几乎以为他就是一个人。

 

他看起来应该是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水藻一样的乌黑长发湿漉漉的贴在身上,虽然眼神凌厉而危险,但是一种独有的海韵气质却吸引着人去接近他。柱间忽然觉得童话也许并不是毫无根据的,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能杜撰出如此神奇的生物呢?

 

 

 

就在柱间愣愣的盯着他看的时候,人鱼忽然用力抽出了被抓着的手腕,一个转身跃出了塑料桶,‘噗通’一声跳进了旁边的水池。回头瞪了柱间一眼后,潜入水中不见了踪影。

 

柱间这才回过神来,一脸苦笑的抖了抖被甩了一身的水,又扶起那个被故意推倒的塑料桶。是的,他看见了,那人鱼跳出去的时候特意推了它一把。不过这也让柱间发现了人鱼的伤处——有很大一片带着严重擦伤的淤青从后颈延续到背部,紫色的鱼尾也缺少了十几片鳞片,露出了粉白的嫩肉。

 

柱间摸了摸被抓伤的脸颊,喃喃道:“看来宝贝儿不喜欢我呢。”

 

 

 

 

 

“有本事你就一直侧着脸别转过来。”扉间撇了一眼一直在‘看窗外’的柱间,低头继续解决碗里的食物。

 

“哈哈哈,今天的天气挺不错嘛。”柱间一边说着闲话,一边慢慢转过脸,特意垂下的发丝也掩不住脸上被抓出的伤痕,“一会吃完饭我们去散步吧!”

 

“怎么弄的?”扉间抬了抬眼皮,用眼神示意柱间脸上的伤口。

 

“你不喜欢散步吗?那一起去看看你那只豹尾鳄怎么样?”柱间岔开话题的企图很明显。

 

“怎么弄的。”扉间可不会让他含糊了事。

 

“呃…就是……被宝贝儿抓了一下而已嘛。”柱间挠挠头,一副很不好意思的表情。

 

“别说的好像被女朋友抓了一下似的。”扉间不屑的哼了一声后,板起面孔严肃道,“你不知道你这样是违反规定的吗?!人鱼是怎样的生物根本没有研究数据,你居然私自近距离接触,还被抓伤了!万一它们和某些水母、海蛇一样有毒怎么办?大哥你究竟是怎么想的!”

 

“对…对不起……我果然很没用。”柱间弱弱的缩起身体,要不是有桌子挡着,他差点就要坐到地上抱膝了。扉间几乎看见有实体化的黑云笼罩在他头上。

 

“大哥……”扉间无奈的扶额,“下次别再这样了。”

 

“嗯嗯!”听出扉间没有继续追究的意思,柱间马上复活,生龙活虎的拿起筷子准备解决掉一直没来得及吃的晚餐。

 

“那么大哥,接下来我们来谈谈‘有翼人项目’吧。我想你应该有很多话要说。”扉间优雅的用餐巾擦了擦嘴角,笑得高深莫测。

 

“!咳咳…咳…咳咳咳……”柱间努力把刚刚放进嘴里的一口饭咽下去,虽然避免了喷到扉间身上的可怕结果,但是还是被呛得咳嗽了起来。看来,今天的晚饭注定吃不到了呢。

 

 

 

深夜的海魂馆很安静,为了更好的研究生物习性,馆里尽量模拟了自然环境。柱间端着一盒便当,趁值班的工作人员不注意,悄悄溜进了人鱼池。

其实他来这里也没有特别的事要做,只是晚饭没吃,半夜饿得睡不着,跑去桃华的便利店买了份便当后忽然想到了他的美人鱼。入馆后的二十四小时内一般是不会喂食的,不知道人鱼进食规律是不是跟人类一样,他会不会也饿着呢?

“ban——ban——ban、ban——”

柱间听到水池中的人工礁石上传来了人声,便悄悄走到近前——美丽的人鱼正半趴在礁石上仰着头看月亮,口中不时发出‘ban’的声音。他可能上来好一会了,黑色的长发已经半干,发尾嚣张的翘起来,很配他凌厉的眼神。鱼尾在水中轻轻摆动,月光下呈现出闪耀的银色。

“鳞片的特性吗?是变色还是特殊的银色反光……”柱间看到这样的景象,不禁低喃出生。

敏感的人鱼听到声音后马上转过头,看了柱间一眼后就要潜进水里。柱间见状连忙阻止,情急之下模仿刚刚人鱼的发声,快速喊道:“斑!”

好不容易看到他,要是再让他回到深水中,不知什么时候才会出来。可是人鱼似乎不太喜欢他,第一次见面就送了他三道抓痕作为见面礼,现在看到他又要跑,柱间很是郁闷。

值得庆幸的是,在听到他的喊声后,人鱼停住了动作,转过身看着他。柱间很高兴,没想到这句如此有效,他缓缓蹲下身,对他伸出手,试探的继续喊道:“斑斑。”

人鱼垂下长长的睫毛想了想,似乎有些不太情愿,但还是向着柱间游了过来。

 

 

 

“斑是你的名字吗?”看着游过来的人鱼,柱间高兴极了。

 

不过人鱼怎么可能会回答他的问题,他只是游到池边,安静的浮在水中。

 

“那我就叫你‘斑’好了。我是柱间,千手柱间。”大概是想尽可能的表达对他的喜爱,柱间打开带来的便当盒,从里面拿出一块寿司递给他——他压根就没想起来随意喂食是违反研究所规定的——温和笑道:“吃吧,这个可是桃华做的寿司,味道很好的。”

 

人鱼,应该称呼他斑,只是看着柱间手中的寿司,并没有回应。

 

柱间看斑不动,再看看手里的寿司,忽然恍然大悟。他收回手把寿司放进嘴里,吃完后又从便当盒里拿出一块金枪鱼寿司,再次递给斑。

 

可能是看懂了柱间的意思,斑慢慢凑过头,先闻了闻柱间手中那块寿司,然后伸出舌头轻轻舔了舔。在确认了味道之后,张口把上面的那片鱼肉吃了进去,却对下面的醋饭不屑一顾。

 

柱间觉得斑这种孩子气的挑食可爱极了——虽然更大的可能性是生活在海中的人鱼不吃谷物,但柱间看到斑用嫌弃的眼神看着醋饭的时候,还是觉得他只是在挑食而已。他又拿起一块黑鱼寿司,把上面的鱼肉拿下来递给斑,自己吃下了那块醋饭。

 

斑大概也饿了,虽然脸上的表情还是带着冷冷的傲气,但对于柱间递给他的鱼片和贝类,都一一吃了下去。一人一鱼没多久就把一整盒的寿司吃光了。

 

斑似乎没有吃饱,他有些恋恋不舍的舔着柱间带着腥味的手指,好像在考虑要不要一口咬下去。

 

柱间也看出了斑的意思,他轻笑一声抽出手指,说道:“先忍耐一下吧,我明天带好吃的给你。”说罢抬起手,想去摸摸斑的头。

 

斑快速的转开脸,躲过柱间伸过来的手。之后他瞪了柱间一眼,似乎对他这种摸头的行为很是反感。

 

“是我错了。对不起啊斑斑。”柱间苦笑着垂下肩膀,跟他的美人鱼道歉,“原谅我好吗?”

 

柱间向斑伸出手,耐心的等着他的回应。

 

斑看了柱间伸过来的手一会,缓缓抬起自己的手,放在了柱间手上——柱间高兴的握住掌中那只白皙滑腻的手,把斑缓缓拉向自己。

 

 

 

就在这时,黑暗中忽然传来一声喝问:“你在做什么!”

 

看着斑快速挣开他的手,钻入水中消失不见,柱间无奈扶额,跟来人打招呼。“扉间,你怎么来啦?你不是已经睡了嘛。”然后小声抱怨道,“好不容易跟斑打好关系的。”

 

“当然因为你一直没回来。”扉间走过来,居高临下的看着蹲在地上对着池中涟漪沮丧的柱间,“我去桃华店里问过了,你买完便当就往这边来了。难道还猜不出来你是来这里吗。”

 

柱间站了起来,想解释一下。“扉间,我只是——”

 

“住嘴!”扉间毫不客气的打断了他的辩解,“现在可不是工作时间,你这样根本是非法入侵科研机构。赶紧跟我回去。”

 

“哦。”柱间消沉的拿起便当盒,垂着头跟在扉间身后,嘴里小声嘟囔着,“你还不是也进来了嘛。”

 

好在柱间说话的声音小,或者扉间是不想跟他计较,并没有出言反驳。

 

总之两人顺利的离开了人鱼池。

 

 

评论(5)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