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湘

周叶双花、银桂高威、不拆不逆~

【周叶】传说传说1

*ooc必有,逻辑无能,狗血遍地~见谅Q_Q

---------------------------------------------

“就用这个?”

 

“这是最高等级的封魔环。可以从禁咒封到四级魔法,已经是现存封印段数最多,上限最高的了。”

 

“那就它吧。反正最高能使用三级魔法就跟普通的法师学徒差不多,量他也翻不出什么风浪。”低沉的男声停了一下又再度响起,“绝不能被其他人知道。”

 

“是。请陛下放心。”

 

 


 

 

 

叶修深吸一口气,忍着周身彻骨的疼痛和阵阵晕眩,艰难的移动着。回头看了看蜿蜒的血迹和已经追至不远处的追兵,他觉得自己的身体真的坚持不住了。

 

作为一个法师,体能从来不是他的优势,他喜欢的是在浩瀚的书海中寻找强大的魔法并掌握它们,而不是拖着长袍在训练场上锻炼他那并不发达的肌肉。他甚至没有其他法师的顾虑——因为没去赚钱而无法支付庞大的实验费用——因为他是嘉世兵团的团长,背后有整个嘉世帝国的财政在支持他。

 

难道陶轩是因为他做实验花了太多钱才要‘处理掉’他的?叶修自嘲的想着。

 

摸了摸左腕上翠绿色的封魔环,叶修无奈一叹。这种上古流传下来的东西属于制作方法失传的消耗品,用一个少一个,价格也是昂贵无比。他不理解陶轩为什么要逼着他带上这个——自己无法使用魔法对他并没有什么好处。

 

大概真的像刘皓说的那样,他多年来为嘉世南征北战反而成了对政权威胁最大的那个人。叶修自己当然也清楚什么是功高盖主,但他以为多年来的相处可以让陶轩认清他并没有这方面的野心。不是忽视矛盾它就不存在了,现在矛盾终于在他反对出征的时候爆发了。

 

只是可怜了邱非,为了顺利让他带上封魔环,刘皓给他下了毒。为了救自己唯一的学徒,叶修顺从的伸出手,任那精美如装饰品的翠绿手环扣上手腕。刘皓会给邱非解毒,他毫不怀疑这一点。邱非有天分,又对嘉世忠诚无比。何况刘皓以他威胁自己的时候他已经昏迷不醒了。

 

好在命运之神还没彻底抛弃叶修,至少在他被刘皓关进魔法笼带到嘉世王城的地底监狱之前让他逃了出来——这段山路蜿蜒崎岖,加上这几天一直下雨,道路变得湿滑泥泞。叶修所在的马车因此翻了车,上面的笼子跟马车一起滚落山坡。

 

 

 

这一摔使叶修身上的伤增加了不少,不过笼子也因此摔坏了——应该感谢这种专门囚禁精灵的魔法笼,虽然限制了他们使用魔法,但是材质却不像魔兽笼那样坚固——叶修趁此机会逃了出来。

 

不过负责押送他的贺铭发现他逃掉之后,马上派出雇来的佣兵四处寻找——叶修在嘉世的声望无以复加,秘密关押他这件事无论如何也不能被外界知晓,自然不能动用嘉世兵团的人——很快他们就发现了叶修逃跑时沿途滴落的血迹,一路追了过来。

 

堂堂嘉世兵团前团长,大名鼎鼎的精灵大魔导师叶修。此时正手脚并用的爬过灌木丛,枝杈把他本就脏乱的袍子划的更加破烂,可怜兮兮的挂在伤痕累累的身体上。

 

刚刚钻出来,还没等站起来,就看见不远处一个佣兵打扮的神枪手正抬着右臂,手中一把暗红色左轮手枪直直对着他。

 

“救命。”叶修对着神枪手那张过分英俊的的脸,露出了自认为和善的笑容。

 

 

 


 

周泽楷是出来寻找晚饭食物的。刚刚他在湖边的矮树上打到一只红羽雉,虽然除此之外他还得到了几个蛋,但这显然不能满足四个成年人的需要。

 

正在四处寻找猎物的周泽楷听到旁边灌木丛里传出了窸窸窣窣的声音。从声音判断大概是一只小鹿或羚羊,他举起右手的荒火对准灌木丛,等着猎物自己送上门。

 

让他没想到的是,送上门的猎物既不是小鹿也不是羚羊,而是一个受伤的精灵——除了在有任务的情况下,精灵很少离开望月森林。虽然他们超高的魔法和弓箭水平受到了所有冒险小队和佣兵团的欢迎,但不得不说精灵骨子里就有种排外的情绪,他们不喜欢和非同类相处。所以在森林里偶遇受伤的精灵,还真算得上是个奇遇。

 

周泽楷呆呆的看着他,甚至没来得及放下对着他的枪口,那精灵就已经笑着跟他求救——救命。这个词从那有些干裂的唇瓣中滑出的时候,他可丝毫没听出有惶恐和哀求的意味。

 

“精灵。”周泽楷饶有兴趣的看着叶修的尖耳朵,平淡的语调里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兴奋。

 

“很明显。”叶修微微侧头,让尖尖的耳朵更加明显的露出来,维持着一贯懒散的笑容,“有人在抓我,你要是不想帮我,我就先走了。如果他们跟你打听我,记得要告诉他们一个相反的方向哦。”

 

“没用,在流血。”周泽楷指了指叶修脚边正在扩散的血迹。没计较精灵刚刚那句话里的不合理——帮他欺骗追捕者就不算帮忙了?

 

周泽楷还是很愿意帮助弱者的,特别还是这么个浑身是伤的柔弱精灵。但有些事还是得问清楚。于是缓缓开口道:“为什么...…抓你?”

 

“如你所见,我是个法师。”叶修伸开双臂似乎是想向周泽楷展示一下他的法袍,但是那件破破烂烂的袍子满是破洞和泥水,实在难以看出原本的样子,“在做药剂实验的时候被那群人抓住,然后扔进了笼子。”

 

看周泽楷还是面带疑惑,便再次补充道:“当然,是很普通的增幅魔法阵的药剂,可不是研究禁咒的辅助材料。”

 

单就刘皓闯进他的实验室拖着中毒的邱非逼他带上封魔环,并将之关进笼子想秘密押回嘉世这段来说,叶修说的确实是事实。所以他对着周泽楷探究的目光,脸上的神情坦然极了。

 

那些追捕他的佣兵已经离得很近了,两人从这里可以隐约听到他们的说话声。

 

周泽楷把手中的枪插回腰后的枪套里,走到叶修身边——既然决定了帮忙,周泽楷出众的行动力便体现了出来——他微微弯下腰,一把搂住叶修的膝弯,把他抗在了肩上。

 

被坚实的肩膀顶在胃部的感觉实在不舒服,但是叶修却没有要求换个姿势,毕竟让一个佣兵把背后留给一个陌生人是很无礼的要求。至少遇到危险时,这个看起来入行没多久的年轻神枪手能用空着的那只手拿武器。叶修这样安慰着自己。

 

 


评论(2)

热度(35)